enu9k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870.三災九難相伴-yy9uf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小說推薦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870、三灾九难
随着大禹再次怒喝,也代表了大禹下了最后决心,刘浩预计之中的大战升级也不出意外的抵达,虽战场远离刘浩不知多远,可依旧让他备受波及。
无支祁的咆哮声越发巨大,兵器的碰撞声也时不时传到他耳边,使得他根本无法再次修炼,这些声响,每一次都让他胸口发闷不已,彷佛无数的大锤在不间断的敲打着他周身上下,也幸亏这里的恢复速度快了无数,否则这般影响,早就让他饮恨当场。
这种状态持续了好久,在河底数着约月余时间之后,才逐渐开始减弱。
“轰……”
这一声炸响似乎比以往还要强大百倍,直接将刘浩震入黑暗之中,等他从昏迷之中醒来,那战场似乎早就归于平静,而他也不知被冲刷到了哪里。
眼前,浑浊的洪水变清澈了许多,身旁还有着些许小鱼小虾在悠闲的晃动,若非周身水域传来的压力更大,刘浩都会以为自己来到了某个池塘之中。
也不知道这些小鱼小虾是不是对这些压力有了免疫能力,相比于此前洪水浩瀚的冲刷,这里似乎更加恐怖,周身的压力使得刘浩移动都变得有些艰难起来。
“不会是被冲到大海之中了吧?不对,还是淡水,这些小鱼小虾依旧是淡水种类,莫非被冲到某个湖泊之中了?”
刘浩操控着身体好不容易浮上水面,眼前场景让他依旧震撼。
水面上,依旧是无尽的浑浊之色,浩瀚汹涌的洪水急速流淌着,和水面下那清澈、平缓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之色。
“莫非水下有什么宝物不成?”
也由不得刘浩多想,实在是情况对比性太过强烈了。
他心中一动,朝着水面下潜去,越是朝着下方潜水,也越是清澈,到了万米之下,依旧十分光亮,水质至清,丝毫无有杂色,刘浩越发好奇,一直朝着下方潜水,这一下潜,就是几日功夫,好不容易看到了河底,却差点让刘浩心脏跳出。
只见那河底之中,一口三米口径大小的水井深扎其中,露出大约一米高度,其上,更是有着九条漆黑如墨的锁链缠绕,这些锁链之上,密密麻麻的刻画着无数符纹。
“不对,这不是‘符纹’,而是‘道文’!”
刘浩发现这点,全然忘记了危险,更忘记这分明就是大禹镇压‘无支祁’的‘锁龙井’,眼中只有那‘道文’,只想着好好查看一下‘道文’的布局,将之与自己所学好好验证一番。
传言,无支祁,有着诞生死之能,之所以被大禹镇压锁龙井之内,乃是他发现自己未来无论如何行走,都只能踏入死局,唯一能逃过一死的,便是被大禹镇压在这‘锁龙井’之内,如此一来,虽未来只能坐牢,却也逃得一条性命。
事实上,也是如此,否则,以无支祁实力,大禹想要将其镇压,也不会如今日这般容易。
坐牢,对无支祁而言,也就那么回事,和闭关似乎也没有什么区别,虽失去自由,但总比化为灰灰来得好多了。
刘浩出现在‘锁龙井’之时,井内的无支祁便已经察觉,以他修为,虽被镇压其内,但周边区域状况,依旧瞒不过他,甚至只要他想,将刘浩一把拿下也不是不成,无非是耗费一些代价而已。
今日方被镇压,无支祁也不想惹事,当真再次将大禹惹来,以为镇压他的锁龙井不够坚固的话,给他加上几层,那才是要命的事,这锁龙井,等他修炼提升一些,再耗费一些代价也能破开,只要等哪日他觉得危险解除,便是他重获自由之日,这也本是他算计良好的。
如此大好局面,他还真不想贸然破坏,刚被镇压,大禹势必时刻盯紧与他,这个时候还是莫要惹事的好,等到时日久一些,大禹认为安全之后,不管是捉拿周边血食还是自行修炼皆不在话下。
刘浩哪里知道自己刚才已经被无支祁绕过一回,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沉入了‘道文’的研究之中,每发现一个,便和自己所学一一验证,时不时在脸上闪过明悟之色,这般状况不知持续了几何,等他将这些锁链之上的‘道文’完全验证之后,才从其中醒悟过来,这个时候,他才发觉了恐怖,才让他寒毛竖起。
“好险!看来无支祁并没有打算搞定自己!否则这下早凉了!”
“木的,修为被封禁了,还真是不适应!否则区区被封印大半的无支祁还真没必要恐惧才是!”
“也不知道对方如今越过‘锁龙井’能发挥几何?”
“为什么他会这么老实?”
“那巍峨身形暴虐气势,绝对不是什么善茬!”
“也对,四大神猴就没有一个是善良之辈!”
“还是被人族思维影响太深,什么良善,以人族思维来定义妖魔仙神,那才是真正的傻瓜吧!”
“这个世界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幻?眼下这个‘无支祁’当真是实物吗?”
刘浩摇摇头,懒得多想,深深的看了‘锁龙井’一眼,他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这一眼,让‘锁龙井’内无支祁眉头直皱,只感觉自己似乎被看透了一般,有一种自己辛辛苦苦算计,不过是他人眼中小丑一般角色的感觉,这让他心中恼怒不已,正想着是不是给刘浩一些颜色看看之时,又发现刘浩已经不知所踪。
刘浩既然不想和无支祁关联,自然是有多快走多块,有多远走多远,这一次,他没有继续在水下停留,而是直接出了洪水,选了一边河岸行去。
“这到底是什么世界?莫不是整个大地都被淹没了不成?”
刘浩朝着一岸行走了半个多月,依旧一眼望不到尽头,彷佛无边无际一般,使得他心中有些烦躁起来,又行了半个多月,这才发现一座山川直插天际,心中总算放下心来。
待到近前,刘浩才发现这山川太过浩瀚,说是高山,还不如说是一片大陆,便是整个地球放置其上,也不过冰山一角罢了。
“到底是什么世界?怎么会如此浩瀚?”
这已经不是刘浩第一次自问了,三观一次次被挑战,他感觉自己做为人族是不是太过弱小了,有一种自己来自小人国一般的感觉,又或者说眼前的世界一切都被放大了无数倍。
“不对,此前和大禹等人凿山开水,大家的体型是一致的!这么说来,乃是这个世界太大?”
“大禹的雕像,到底是大禹自己雕刻的吗?封印了一个世界在雕像之内?”
“应该是虚幻的吧?真若将如此浩瀚世界封印自身,那又该是何等修为才能做到?”
登上山川,行走了不知多远,远处传来炊烟之色,刘浩快步赶上,沿着山口位置,远远看到数百茅屋林立一出山坳之内,其内孩童嬉戏,一派祥和。
原本刘浩想着自己一个陌生人到访,当会引起村民的谨慎和敌视,可事实却完全相反,刘浩踏入村庄之时,得到了所有村民的热情欢迎,这反而让他有些不知所措起来,面对询问也有些支支吾吾不知如何作答,可计算如此,也没有得到村民的怀疑,似乎对方根本没有将他丝毫怀疑他是个坏人。
好一会,刘浩才算明白了其中道理,这个时期的人族和后世有着本质的区别,民风淳朴是其一,更重要的,还是人族真正的敌人根本不在内部,亦或者说,人族需要极致的团结才能面对外部的敌人。
而这个敌人,便是散播在各地的妖族、妖兽等等。
这种敌对,并非只是单纯来自敌人的威胁,而是生存空间的争夺。
人族需要从漫山遍野的妖兽手中取得安全的土地耕种,需要从这些妖兽身上猎取食物等等,也注定了这是一场种族之间的厮杀,你死我活;
故而,一切人族本身都是一份战斗力,也必须做到极致的团结来应对外界的威胁。
洪水来袭,人族磨难,损失更是不计其数,更不得不将生存之地搬迁更高处以逃避滔天大水的冲击,而这些高山之地,原本就是妖兽生存最为安逸之地,更聚集了无数大妖。
眼前的村庄,之所以能够如此安全,更多的还是这地块本就是大禹本家之地,也是后来夏朝人族的主要祖先。
附近许多妖族、妖兽,也多倍清理了一遍,眼前这个村庄更是不得了,根本就是大禹出生之地,大名鼎鼎的夏朝开启者‘启’便在这村庄之中嬉戏。
刘浩在大山附近转悠了一圈,休息了三五日时间,便在村民的指引下朝着洪水下游而去,他虽然不是这片天地本土人士,然做为人族的一份子,自然要投入到大禹治水之中来。
况且,他也不好意思继续在这里有闲下去,附近众多村庄之中,已经少有青状,多是一些老弱妇孺,也从这点可以看出,这场大水,当真是滔天之祸。
朝着下游行走百万里之远,刘浩才寻到大禹等人,这一次,却是更多人员参与,许是因为天地之中的人族看到了大禹治水成功的可能性,积极性大为提升,从原本第一次参与的几千人,到现在刘浩看到数十万人投入到凿山开水的事务中来。
人数增多,效率也大为提升,同样,原本悲壮的送死状况也大为收敛,因为许多人族的修为得到了巨大提升,等到了快要决堤之时,留下挖掘之人,就会变成一些高阶修士,而大禹却是雷打不动的一员。
刘浩做为大罗金仙的一份子,也自然是坐着这最大风险的一个,他却是一点不惧,反而很乐意参与其中,且不说其他,多他一个,至少能让人族少一些牺牲。
也是在这里,刘浩遇到了一同进入雕像天地的霸下,更遇到了自己‘蒲牢鼎’封印其中的‘蒲牢’,只不过此时的蒲牢,也得了一个真正的肉身,皆是人族身体。
原本,刘浩还在为‘蒲牢’可惜,须知蒲牢不过是灵魂之体,难以在肉身得到好处,可当接触之后,他才发现自己想差了。
没有了身体的蒲牢,同样得到了巨大好处,这个好处,便是灵魂的完善。
在这个治水当中,最大的奖励并非其他,而是天地功德,而功德本就是万金油,再次接触霸下和蒲牢之时,他不需要问话,一眼就看出了二者在这方面的提升,尤其是蒲牢,和此前进入之前相比,更具灵性了。
“‘无支祁’阻挡之时,你二人可在场?”
“前辈说笑了,若我二人在场,前辈哪还能在这里看到!”
“哈哈哈,也是,便是我也差点被起震死当场,也不知这天地到底施了什么法门,使得我们修为被封禁一空!”
蒲牢和霸下二人对视一眼,最后还是由霸下做出了回答,他二人却对此有着不小的了解。
“前辈可知这洪水由来?”
“哦?”
刘浩还真没想过,或者说,他一直就以为这是天柱不周山倒塌而出现的洪水,如今霸下问起,这才发觉时间对不上。
不周山倒塌之时,巫妖尚且是天地主角,人族三皇五帝尚且没有出世,自然不可能是天河倒灌导致,可若非如此,为何天地之间会有着如此巨大的洪水?简直是要将整个天地的大陆淹没了一般。
“前辈,这大水虽非天河倒灌,倒也和他脱不了干系,当初女娲娘娘补天之时,天河灌入大地之中的河水被圣人禁锢,然时间流逝,圣人退居混沌,这些大水无处倾斜,如今天象大变,暴雨连连,使得禁锢也松动许多,便有了这滔天洪水。
也非是诸天大能不出手再次禁锢,而是如此也只能治标不治本,这些大水流入大海才能一劳永逸。
再者,人族虽成为天地主角,然想要成为永恒主角,却需要自己争取,三灾九难更是必须之劫。”
霸下之言,让刘浩点头不已,从原先村庄之处,刘浩便发觉了这个问题,妖族虽退出天地主角身份,然却没有真正退出历史舞台,最大的缘由,还是妖族繁衍同样不可小觑,这使得他们四处可见,想要从他们手中取得生存空间,就必须由人族真正直面。
而‘三灾九难’之说,本就是道家成仙之中的门槛,成仙尚且如此,想要成为天地真正的主角,势必也需要越过重重困难。
当然,这其中有没有诸多大能的手尾,谁也不清楚,但刘浩却知道,人族这个天地主角想要真正自己做主,还真有些艰难,说到底,也是本身力量的不足,诸多大能也好,圣人也罢,为了争夺人族气运,自然要搞出各种事件来,眼前这个大水,若说没有圣人手笔,他还真不信,说不得在天河倒灌之时,圣人就早早算计了。
对此,刘浩也没有太过恼怒,一来,这本就是早已发生之事,恼怒也不可能改变;二来,他信奉弱肉强食法则,很清楚恼怒根本改变不了问题,真正的解决之法,从来都需要自身强大,取得真正的话语权方可。
而他如今不同样在这条路上行走吗?靠别人,还不如靠自己,他相信只要人族出现一个圣人或者混元修士,这些暗地里的算计就势必要少了许多,至少这样人族可能灭族的大灾难再不会发生。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