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auh好看的都市小說 勇者的師傅是魔王 線上看-第444章 威爾帝凱的祕密-vvf2r

勇者的師傅是魔王
小說推薦勇者的師傅是魔王
轰隆轰隆~
无人的街道上忽然传来了一阵车轮声,黄沙城的兽人平民几乎不敢走出家门,占领城市的异族军队不断地搜寻反抗分子,吓得它们藏在家里不敢出去,它们食物不多,几乎一天只能吃一顿。
街道的车队运送了大量的食物,嗅觉敏锐的兽人们纷纷从屋子里探出头。
砰砰!
“今天有救济粮领,带着房屋证明去中央广场报道就能领三天的粮食。”
一群以兽人为主的士兵挨家挨户地敲着门,很少兽人敢开门,不过它们听到士兵所说的话后,一下纠结了起来。
有粮食?
会不会是圈套?要把它们一次性杀光?
多数兽人依旧是观望的态度,中央广场中已经搭建好临时的救济粮发放工作区,但过了好一会,没有一个兽人居民出现在这里。
母皇右手叉腰,露出一副郁闷的表情站在广场中,眼睛盯着广场的入口,。
“什么嘛,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她自言自语道。
一旁的兔人苦笑着说:“毕竟刚刚发生那么恐怖的事情,它们会感到害怕也是正常的,慢慢等吧,这是魔王大人的指令。”
闻言,母皇的额头上冒出了一根青筋。
……
“奇怪了,怎么会找不到呢?”
坐在房间里的魔王放下了手中的地图,在他面前的桌面上摆满大小不一的纸张,这都是兽人的账本,它们不擅长记录,甚至是文字相关的东西,所以能在很多纸上看到一条条的划线,那是兽人的数字。
魔王叹了口气,他还是第一次看文字看到想吐。
黄沙城是兽人生产盔甲武器的主要城池之一,但攻下这座城后,魔王第一件事情就是寻找锻造盔甲的地方,他想把那些兽人铁匠全部归化到自己旗下,这些兽人铁匠能够生产出比人类更好的盔甲,非常的有价值。他之所以把黄沙城作为第一个攻占目标,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就在魔王小心翼翼地打下这座城后,他发现里面的锻造工厂压根没有铁匠,不,那与其说是工厂,不如说是一个伪装成工厂的大仓库,里面没有熔炉,也没有工作台,里面甚至找不到一个锤子。只有一箱箱的盔甲和武器,不过这都是为兽人量身定做的武器,非常的沉重,并不适合人类和其它魔族使用,所以魔王给手下的配齐了两套后便大方地送给了盟友。
难道说兽人察觉到敌人的入侵,早就把那些铁匠和生产的工具设备全部挪走了?
不,这不可能。
魔王皱着眉,撑着下巴,眼睛看着桌上的地图。
如果它们察觉的话,就不会输的这么惨,而且根据魔王的调查,兽人的内乱从未引起过太大的注意,按理说城里一切如常才对。而且安排在城里的变形怪间谍并未汇报过类似搬迁的动作,所以这个可能性非常低。
“也就是说,或许黄沙城并不是生产地,只是一个存放的地方?”
魔王眯着眼睛,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如果黄沙城不是生产的地方,为什么在兽人们口中把它叫成生产武器之地?这肯定不会是巧合,黄沙城肯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来人!”
他大喊一声,顿时两名半马族士兵出现在门前。
魔王站了起来。
“带我去见宫殿的俘虏。”
“是!魔王大人!”
漆黑的地牢中,关押着许多兽人,它们是唯一没有被杀死的反抗者,因为这些兽人,是城市的管理者。年纪也偏大,魔王认为它们肯定知道些什么。
地牢非常的明亮,点亮这里的不是墙壁上的火炬,而是魔王手中发光的魔球。
眼睛刚刚习惯黑暗环境的兽人们蜷缩在角落,把手挡在眼睛前面,这些高贵的兽人死也不会想到,有一天牢房里那一根根铁栅栏的影子,会出现在它们身上。
魔王扫了众人一眼,他把目光放在年纪最老的兽人身上。
“我问你们一个问题,老实回答我的人,我会放了它。”
“哼!你死心吧,肮脏卑鄙的邪族!我们不会告诉你任何消息!”
“终有一天,我会亲手扒了你的皮!!”
“你最好现在就杀了我们,不然你会后悔的!”
这群兽人大骂道。
魔王脸色不改,无视了它们的咒骂,淡淡地问道:“我问你们,黄沙城的盔甲和武器,究竟是谁打造的?”
“你是聋子吗!”
“是我打造的!用你的腿骨做斧柄,用你脊椎做长矛!用你的……”
就在兽人们咒骂着的时候,魔王忽然一抬手,霎那间最年迈的那位兽人忽然倒在地上,好像被什么东西扯住一样,在地上滑行。
“啊!!啊!干什么!啊啊!!”
老兽人惊慌的大叫着,就在其他兽人反应过来,想要拉住它的时候,这位老兽人已经被扯到了栅栏前,它的头靠在栅栏的间隔间,好像被卡住了一样,动弹不得。
它的眼睛因为恐惧而睁得奇大,只见一只手掌按在了它的脑门上。
“我给过你们机会了,但你们不珍惜。”
魔王冷冷的说道,只见他按在兽人头上的手,忽然闪着一个诡异的魔法阵。
“啊!啊!!”
老兽人张大嘴巴惨叫着,眼珠子不断上下翻动,并伴随着像触电一样的颤抖。其它兽人见了,纷纷闭上了嘴巴,一脸害怕地观看着。
精神魔法,平常状态下,魔王能够简单地探知对方的想法,但要像知道更复杂的信息,那就得像这样直接接触,控制对方的大脑。
“威尔帝凯,可笑,真是可笑,原来如此,哼!是伽罗山。”
魔王自言自语地说道,满脸泪水和口水的老兽人瘫在地上一听到伽罗山这三个字,忽然表情夸张,激动了起来,咬牙切齿道:“你!你会被诅咒的!使用邪恶魔法的邪族,我们黄沙城的兽人就算是死,也不会向你低头,总有一日,威尔帝凯会把你血洒在这片大地上!你!你将会堕入深渊地狱!”
它不断咒骂着,兔人士兵看不过眼,抬起手中长枪,用枪柄狠狠敲在它的脸上。
“闭嘴!野蛮的家伙!敢这么对魔王说话!魔王大人,需不需要惩罚它!”
兔人士兵愤怒地说道。
魔王拍了拍手。
“这些家伙已经没用了。”
他说出这句话后,牢里的兽人们心里咯噔的一下,绝望了起来。
“不过你刚才说,兽人不会向我低头,我决定带你去看看事情是不是这样。”
魔王转过身,忽然一股力量将老兽人提了起来,牢门一下打开,它飞了出来,跟在魔王背后,离开了这里。
兔人士兵愣在原地,它回头一看,发现里面的兽人早已全部变成了石头。
“放开我!我要和你单挑!可恶的混蛋!”
老兽人挣扎着,忽然一团像是布一样的东西封住了它的嘴巴,此时魔王带着它,来到了宫殿外的一个高台处。
“闭上嘴,好好看看,你说兽人不会服从我,那这你又该怎么解释。”
魔王说完,便退开了半步,老兽人看向前方,高台前是一个巨大的广场,此时的广场围满了兽人,它们个个争先恐后,但在异族的军队管理下,排着一行行整齐的队伍,为的居然就是一点粮食。
老兽人还发现,这些聚集在广场的兽人,手里拿着一张张羊皮纸,它知道那是兽人的房屋书,也就是地盘的证明。
“快点!完了可能就领不到粮食了!”
“对,万一屋子被人冒认了可就麻烦了。”
一些兽人的讨论声传来,老兽人听到后,气的一直咳嗽。
这群混蛋!!平时干邪大人召集它们的时候,一个个不催都不来!现在却因为异族的一点粮食,全部争破头地往这挤!老兽人死咬着牙,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痛。
这些愚蠢的懦夫把自己信息交给敌人后,敌人可以利用这些信息排查外敌,到时候暗藏在城市里反抗军将无处可藏。
它被捂住嘴巴,什么都说不出,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这些同族,把还在反抗的战士逼上绝路。它真想大吼一声,把这些糊涂蛋叫醒。
然而它却不知道的是,这些兽人早就受够了威尔帝凯严苛的制度,兽人虽然比其它种族更为忠心,但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忠诚,特别对于平民来说,而魔王知道它们想要的是什么。
老兽人跪在了地上,双目无神。
就在此时,泽吧带着布鲁和德里正好来到此处,看到了这一景。
“魔王先生!?”
“哦,泽吧,你来的正好,我正想找你。”魔王回过头,他看向德里,说:“把它带到地牢里。”
“是。”
德里面无表情地说道,它毫不留情地将地上的老兽人提了起来,强行把它拉走了。
“那个,我也有一件事要找你商量。”
泽吧忽然说道。
“进去说吧。”
魔王说道。
一旁的布鲁默默地跟在一旁,三人回到了宫殿的房间里。
“我想问你一些关于威尔帝凯的事情。”
“威尔帝凯?如果是能力方面的话,我之前应该全部告诉过你了。”泽吧不安地问道。
魔王笑着摇了摇头,说:“不,不是这方面,你知道威尔帝凯的父母是什么人吗?”
闻言,泽吧和布鲁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对方,都是一头雾水的表情。
“那个,我也不清楚,嘶,我十七岁那年救它的时候,它好像还是一个游荡民。”
泽吧摸着下巴一边回想一边说道。
“游荡民?”
魔王有些疑惑。
“在我们兽人中,没有氏族之人,都是游荡民,它们要么是犯了错,被氏族流放出去,要么是这些被流放的人所剩下的后代,亦或者是投靠它族的兽人。”
泽吧解释道,它弱弱地看向魔王,说:“我们兽人和其它种族不一样,历代的王和族长都是经过比试和投票挑选出来的,和家族血统没关系,很少会注意他人的父辈,所以我上次没有说这些。”、
魔王自然知道它在害怕什么。
“我知道,只是我查到了一些关于威尔帝凯的事情,所以好奇的问一下。”
闻言,泽吧松了一口气。
“魔,魔王大人!那个,关于威尔帝凯的事情,其实,其实我小时候从父亲那里听过一点,不知能不能帮到你。”
就在此时,一直不敢说话的布鲁忽然开口说道,它像是一个腼腆的小姑娘,现在头也不该抬起。
“说来听听。”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威尔帝凯的母亲,好像和老兽帝是兄妹的关系,但不知为何,突然有一天兽帝派最信得过的手下将她秘密送走了,而我父亲就是其中之一。”
“有这事?你怎么不早说?!”泽吧大惊,它好像也不知道这件事。
布鲁的父亲布可螺,是老兽帝手下年纪最大最忠诚的人,这点魔王是非常清楚的。但如果这是真的,为什么威尔帝凯不告知天下人这件事,反而以游荡者的身份篡位?如果把身份说出来的话,它的夺位之路肯定好走很多吧。
这其中肯定有蹊跷。
“我,我也不敢说啊,空口无凭的。”
布鲁有些委屈地说道。
“那你知道威尔帝凯把他妹妹送去哪了么?”
魔王追问道。
“这个,后面我父亲发现我在偷听,而且它从不会提起这件事,我每次问它的时候,它都会很生气,所以我也不清楚。”布鲁回答道。
“什么啊!只知道一半的,真是急死个人了。”泽吧大骂道。
“抱歉,如果这很重要,要不我回去问问?为了赢下这场战争,我相信我父亲肯定会说的。”布鲁看向魔王,它好像是在征询魔王意见一样。
“不,我不认为它会跟你说,我猜这应该是老兽帝的命令。”魔王说道。
布鲁也点头赞同。
“那你们知道伽罗山的事情么?”
魔王继续问道。
“伽罗山?”
泽吧不知道魔王为什么说出了一个前后没什么联系的东西,它还是想了想。
“虽然伽罗山在我们兽人的领土范围内,但不论是老兽帝还是威尔帝凯,都严令禁止踏入伽罗山,说起来也奇怪,为什么禁止进入那里呢?”泽吧困惑地说道。
“你知道些什么吗?”魔王向布鲁问道。
“不,我对这个地方一无所知,只是,只是我父亲也曾说过,如果万一哪一天我能够打败威尔帝凯,一定不要让人接近伽罗山,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
布鲁说道。
这让魔王确信了一件事,那就是伽罗山,肯定藏着大秘密。他看向地图,伽罗山就在黄沙城往北两百里,周围群山缭绕,地形复杂,没有一座城市。
“那看起来有必要去看看了。”
魔王自言自语地说道。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