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szol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官企》-第223章 臭味相投閲讀-l7efo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如果没有风雨,这个天气,就极不正常了。
一个单位一个企业,人际关系,犹如天气。
有几个人在闲适了一些日子后,再也不淡定。因为,分流下来的人,大多数人有了去向。一小部分没有去向的,其中的一些人,压根儿不想进什么公司,只想呆在家中。
这一小部分中还有少数几个,比较特别。他们既不想呆在家中,又不想做事。
这几个人,说白了,游手好闲惯了,就是不想失去曾经自由自在的好时光。可以拿出来说的,以连强和何义宏为代表。
连强分流之前的岗位是门卫。他以为分流后有一段快活时光,不用上班。他是闲了还想要更闲的人。
何义宏分流前是绿化班的人。分流前,绿化班有九个人。分流后只剩下两个人。
在这次机关人员分流前,他俩没有多少交集,属于见面点头就过去了的关系。因为分流下来,每天点名什么的,会抽上对方一支香烟,说几句话。
“你看啊,我们再这样呆下去,目标就太明显了。”何义宏开始抛出话头。
连强接了这个话头,敲起了边鼓,“就是,三个月后,我们还能拿到全工资吗?”
这个对话有前提。这么多的分流人员大部分有了归宿,他们这才急了。对于后勤楼那边新组建的小公司,他俩高不成,低不就。他俩有了共同目标,想回到原先的岗位上去。
“今晚。我请你喝酒。”何义宏发出了邀约。
有酒喝,是好事啊。连强答应了。
喝酒时,他俩商量着怎么办。因为,分流人员最终都要有一个去处。他俩目前还都漂着。
“我们再没有所表示,就被动了。”何义宏首选定调。
连强点头称是,“化被动,为主动,才有我们的生存空间。”
何义宏说:“就我们两个人,肯定不行。”
连强又附和,“说得对。要人多些。人多力量大。”
“我们,应该诉求吧?”何义宏是要定下策略。
连强又是点头,“我的心,不要大,就是回到原岗位上去。”
何义宏用手挠了挠耳朵,眼睛小眯,说:“我们的要求,其实不高啊。你回去,继续做你的门卫。我回去,继续做我的绿化工。”
连强说:“远峰一开始,就搞错了。我俩,不应该算机关的人。”
“就是。你做的门卫,其实,就是工人的事。我做的绿化,其实,就是农民的事。怎么把我们也划归到机关。”
这两个人这时说的,就有些不讲良心了。
当初,在程颂执掌远程公司时,企管部曾经有建议,把这样的一些人划归工人序列。这个设想,没能进一步落实。因为,有人闹事,不同意,说门卫属于保卫部,绿化属于后勤部,当属于机关人员。
闹事的人认为,不应该一个部门里的工作,出现两种类型的人,这是职业歧视。最终,管理层迁就了这些人的所谓诉求,还是把这些人当成机关的人。
这些人的诉求有自己的道理。到外面去,人家问起来,在哪个部门工作,可以理直气壮回答,保卫部。当然,会忽略门卫这个说法。也可以说在后勤部门工作。在一些人的眼中,后勤可是一个好单位,油水要比车间工人多。
两个人喝着酒,商量到这,连强有些担心。
“现在,门卫,规定了人数。我要是回去,够呛。还有义宏,你那个绿化班,定编了,你想要一个位子,难了吧。”
何义宏说:“这就不是个事。可以搞一个竞争上岗。”
连强问:“人家要是说,当初分流时,你们为什么不提这个建议。我们怎么回答?”
“好回答。就说,当时,我们是高风亮节,先天下之忧而忧。”
“哇。你好厉害。没想到,你这一出口,一套,又一套。以前,我还真的是小看你了。”
“你不知道吧。我也是读过四书五经的人。”何义宏这样说了后,居然耸了耸肩膀,扮了一个酷。
连强说:“讲了不怕你笑话,至今,我只听人说,四书五经。只是,不知道,什么叫四书五经。”
“这个,你也不知道。太遗憾了。《红楼梦》,知不知道?”
连强点头,又摇头。在他感觉中,四书中没有《红楼梦》吧。但他还是点头,以表明他知道了。
何义宏又问:“《三国演义》听说了没有?”
“知道。”
“《水浒》,知道吧?”
“知道。”
“《西游记》,看过没有?”
“我看过西游记。是那种有小人画的小画书。你不会说,这就是四书五经吧?”
嫡子身份——许一世盛世江山 南枝
何义宏说:“我说的这四本书,就是四经,不包括五经。”
“五经是什么?”
何义宏的手在头上挠了,说:“说实话,五经是哪五经,我也说不全。只知道有《山海经》,其它的,就不知道了。”
两个人这就是胡扯了。为正视听,把四书五经在此贴出来。
四书:《大学》《中庸》《论语》《孟子》
五经:《诗经》《尚书》《礼记》《周易》《春秋》
连强给何义宏竖起大拇指,并端起酒杯,说:“敬一杯。你太厉害了。知道这么多。今天,我也开了眼界,终于知道,什么叫四书了。没想到,我也看了一本四经中的一本。说实在的,《西游记》那本小画书,挺不错的。”
何义宏也就端起酒杯,接受了对方欣赏的目光。
连强放下酒杯,手在嘴巴上抹了一下,说:“这次的事,你牵的头,你就当我们的老大。”
“不要说老大。这个,不好听。就叫头吧。”
“好。头。从现在起,这个事,你就是头。你怎么说,我跟着怎么做。”
“这就对了。就像今天晚上,我叫你来喝酒,你带着嘴巴,就可以了。”
唉,唉。连强的笑中,夹带了尴尬。
何义宏看出连强的不自在,说:“我有钱。”
“是,是。我早就听说了。”
这一餐酒,两个人达成协议,分别再联络一些人,尽量把声势造大一些。
临别时,两个人还握了手。握手时,气场不凡,像球场上的球员们那种决战前的握手。
经过几天努力吧,何义宏和连强联络到一些人,总数目包括他俩在内,一共九个。
联络了九个还没有合适去向的人,接下来,应该要有所动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