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89sr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諜海王牌笔趣-第1397章 嚴謹看書-gkvxi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谍海王牌
油彩接着说道:“那辆车子被拉了回来。但从车辆的损毁度判断,应该是手雷之类的,小规模的爆炸物造成的。另外,这些天杜宾根本没有返回过特工总部,再加上杜宾是四孔桥事件后,就在没回来的,所以我们感觉有事。我便在这三天在市内转悠了一下。”
油彩说到这里,想了想,又说道:“我先是打听到了杜宾在四孔桥待了没多久就走了。肯定是发现了什么情况,他去追踪了。跟着我又打听到南通路出城的地方,也发生过交火。枪打的也很密集,那周围的一些不少住家都在三天前听见,甚至看见了,死了不少伪警务人员。
然后在南通路事发地,卑职多转悠了几次,打听到先是巡城营的人控制了现场,后来是特工总部的人来了。这些人其中可能就是杜宾从四孔桥带过去的,时间是可以对的上的。后来,在南通路没过多久,这些人也开车直接出了城。估计就是去追四孔桥埋伏的兄弟们了。”
最强仙门失踪人口 梦落流年郎
范克勤现在有些敏感,是以非常谨慎的问道:“你说的意思是,不难打听到发生的这些事?”
油彩点头承认道:“没错,不难打听的。”
“那你就说说。”范克勤道:“刚刚你说的是大概的过程,我需要了解你究竟怎么打听的,以及跟谁打听到的。”
“好的。”油彩说道:“在四孔桥埋伏的时间过去后,第二天,卑职按照计划正常的出门,完成生活轨迹的活动。我在来南京之初,曾经在城内转悠过,就是为了完成货物掮客的身份信息,使之更加逼真。四孔桥卑职当然也去过。并且还有那附近几家店铺的信息。是以卑职在四孔桥事件的第二天,首先在市内各个区转了转,其中就有四孔桥的店面。”
“嗯。”范克勤表示听明白了。并且表示认同,因为油彩的意思是,他先在市内别的地方联系货物掮客的业务,比如说先去了南区,又去了东区,然后是四孔桥,又是北区。这样是正常的业务行为,但其中四孔桥隐藏在其中,光是看他的活动轨迹,是没有任何毛病的。
油彩接着往下说道:“到了四孔桥之后,卑职是掐着时间的。首先联系了两个业务,然后正好到了午饭的时候,于是卑职就在附近吃了个饭。在吃饭的时候,一些食客,还在谈论这件事,根本就不用问。所以卑职只是听着,就能够了解个大概的情况。”
范克勤点了点头,道:“对,不主动的打听,被动的接收是个比较高明的办法。在加上前一天刚刚出事,第二天,人们谈论的热度很高,确实是不难听见。然后呢?”
“其中有一个食客很爱显摆。”油彩说道:“听见人谈论这些之后,这个食客反而很是来劲,好像是非要做最明白的那个人才行。将事情说的挺详细的。甚至还加上了自己的一些分析。卑职听了个差不多后,没有久留,而是正常吃完就出来了。但当时我有个担心,怕这个人是伪政府故意派过来散播虚假信息,或者设置什么圈套的人。是以就躲在一边慢慢的等着。”
油彩说道这里,顿了顿,仿佛回想一般,续道:“过了能有半个小时,那个人出来卑职就在后面悄悄的跟着,结果发现,这个人就是一个普通的平民。他直接回了家,而且在家门口还和几个街坊打了招呼。我看的非常清楚。”
“好。”范克勤道:“然后你才去的南通路?”
“对。”油彩点头,道:“在南通路卑职也几乎用的是一样的办法,不过吃饭的时候是在晚上,就在距离事发地大概二百多米的一个人很多的小馆子里。卑职考虑的是,晚饭,喝点小酒的人,有很多都是那里周围的居民,那么他们喝酒的时候谈论一下,前一天刚刚在附近发生的枪战,这个概率非常高。”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天降公主带着球
油彩说到这里,喝了口水,续道:“这次倒是没有爱显摆的人了,不过倒也算是和卑职预料的差不多,里面确实有不少人在谈论此事,卑职注意听周围人的谈话,尤其是喝上酒后,谈话声渐渐增大,也不懂得克制,是以卑职整理了他们的谈话信息,就整理出了之前卑职向您汇报的信息。”
“好。”范克勤听见他这么一解释,倒是放下了心。他之前担心的就是怕油彩冒然打听情况,可能会留下后患。但被动接收信息那就是两个效果了,安全系数是很高的。于是再次问道:“医院呢?你怎么确定杜宾是受了伤的?”
油彩答道:“这是卑职的一个猜测,因为杜宾这三天都没有回来。另外,就是在南京医院附近,却多出了不少伪政府的警卫,在那家医院出现过。”
“哦?”范克勤道:“你也详细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油彩答道:“这几天美娜依旧在观察特工总部的动静,就是在四孔桥事件那天。确切的说,是动手的时间几个小时之后,有一队警卫非常紧急的开了出去。然后等回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而且是在第二天又有一队警卫出去后,大约是四十多分钟后,才回来的。这看起来很像是去某地换岗。
之前卑职就觉得杜宾一直没回来肯定是有问题,又看见第二天除了特工总部的警卫好像是做出换岗的动作后……大概是中午吧,那辆被炸毁的车子被拉了回来。于是卑职就大胆的猜测了一下情况,这是不是杜宾的座驾?不过美娜说,这辆车虽然被炸,但从外表看,肯定不是杜宾的那辆专用车。于是卑职就感觉,杜宾是不是在追击的时候中了陷阱,要不然那辆车怎么解释?再加上一直没回来,所以大胆的推测,杜宾很可能是受了伤。”
“嗯。”范克勤道:“这个推测确实很大胆,可是却并不离谱。然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