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cfqk好看的都市异能 你跑不過我吧 愛下-第802章 這是好事啊!讀書-qbdlw

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
慕远花了半个小时将所有的卷宗看了一遍。
说实话,若是不使用思维风暴药剂,慕远还真不能在半个小时内从这些卷宗中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誅砂 希行
不过这半年多的办案经理,却给了他一种难得的直觉。
这种直觉,让他在接手一个案子,了解了大致情况后,会有一个第一判断,认为这案子能不能破掉。
虽说这种直觉不一定完全准确,但却也可以作为一种参考。
穿越大明之漢骨永存
从概率上来将,慕远觉得这种直觉还是挺不错的。
他现在相中了一件案子。
感觉……比其他案子更简单一些,甚至比乐雅市目前正在办的那起杀人案还要简单一些。
3.23抢劫杀人案。
这是两年前发生在青禹县城郊的一起命案,
被杀的是一位出租车司机。
案发时间是凌晨2点多,这是通过出租车的行车轨迹判断出来的。
发现警情的是一个路人,这人喜欢晨跑,天还没完全亮,他就开始跑步,正巧路过案发地点,看到了那辆停在路边的出租车。
车门敞开,驾驶位上的司机耷拉着脑袋靠在方向盘上,献血浸了一地……
这个跑步的人吓坏了,立即报了警。
警方赶到后,对现场进行了细致的勘查。
司机是被割了喉,当场就死了。
警方初步判断,嫌疑人应该是乘客。
我就是好萊塢
而且,这应该是在城内搭上车的乘客,到郊区后才动的手。
为什么不是有人在郊区等车,待上了车直接就动手呢?
很简单,正常情况下,出租车夜间是不会接这种去往郊区的单的,凌晨两三点,一般也不会有人往郊区跑。
有客的情况下基本上都没有出租车往郊区跑,更何况还是没客的情况下了。
凌晨两三点想要在郊区的路边等到出租车,还不如自己走路进城更稳妥一些。
邪帝盛寵:天下第一妃 蕭歌
所以,嫌疑人就算想要抢劫出租车司机,也不会选择在郊区守株待兔,那不符合常理。
在确定了这一点后,青禹县警方还以为这案子很容易破,毕竟出租车都有定位装置,可以根据其行车轨迹,判断嫌疑人是在什么地方上的车,更何况出租车内还有监控。
然而,结果让人大失所望。
行车轨迹确实锁定了,车内也确实有监控。
结合这些线索,他们确实锁定了嫌疑人上车的地点。
然而,线索也就至此终止了,在警方锁定的上车位置附近,他们没能再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自然也就不可能进一步追踪嫌疑人的行踪。
不过在现场还是有意外之喜的。
警方提取到了嫌疑人的DNA。
这绝对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证据!
然而,DNA这种证据有着一定的局限性,你必须得找到这个人或者他的生物检材,进行DNA比对,才有价值。如果只是单一从现场提取出的DNA,那也就只是一份DNA而已。
青禹县警方也就遭遇了这种尴尬。
三年过去了,这份DNA就没能与任何一个人比对成功过,哪怕是嫌疑人的父系亲属。仿佛这个人在这个世上根本不存在一般。
警方所做的侦察工作当然不仅仅是这些,不管是在锁定的嫌疑人上车附近进行的摸排工作,还是为了锁定嫌疑人身份而进行的大范围采血工作,都耗费了极大的精力。
只是最终效果……不甚理想。
任何人看到这个案子,都会觉得头疼,更何况这还是放了三年的命案。
对慕远来说,如果是十天之内发生的案子,哪怕是再复杂,那也须臾可破。
可对于过了三年的案子,他也只能抱着试试看的想法。
而慕远之所以选中这个案子,最主要的原因,便是那份DNA。
这是一份铁证,也就代表着,只要自己找到嫌疑人,不管是通过怎么离奇的渠道找到的,最终DNA比对成功,这案子就算破了。
不用太劳心费神。
随后,慕远放下手中的卷宗,扭头看向刚刚吃完饭,正在打扫战场的三人。
“成哥,关于青禹县这起抢劫杀人案,你们看过没有?”
成斌点了点头道:“看过了!像这类抢劫杀人类案件,属于即兴杀人,性质恶劣,但破案难度却是很高。青禹县那边运气也不够好,明明采集到了DNA,却没能比对出嫌疑人。”
“你觉得这个案子还有没有破案的可能?”
“当然有!总有一天会采集到与嫌疑人有关的DNA信息,最终将嫌疑人捉拿归案。”
慕远脸皮扯了扯,按照成斌这话的意思,这案子就只能等了?这岂不是听天由命嘛。
“除了DNA这个突破口呢?”慕远随口问道。
成斌陷入了思索,半晌后道:“这个案子还有不少的疑点,比如凶手到底是从哪儿来的,他究竟是有预谋地抢劫还是激情犯罪,凶器到底是什么,它的获取途径是什么。这些,如果某一个疑点能揭开,对于案件的侦办都有很大的帮助。慕队,你提这个案子,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慕远回头看了一眼摆在面前的那一摞厚厚的资料。
“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这案子肯定是能破的。”
当时为了破这起案件,青禹县警方将沿途的监控视频、运营商的通信基站数据,全都调取了。
正常情况下,在这海量的数据中,肯定会有嫌疑人的蛛丝马迹。
如何将嫌疑人从这些数据中找出来,这是一个难题,需要花费的时间和精力难以估量。
……
唐朝好男人
翌日一大早,慕远便起了床。
非常自觉地进了厨房做起了早餐。
他对这一现状不是很满意,但生活就是这样,既然你无法反抗,那就坦然接受好了。
当然,他心头也有自己的想法,比如等老妈走了后,一定要好好指导苏瑾秋的厨艺。
不说与自己相提并论,至少不能差太远不是?
嗯……差距太大就容易产生隔阂,结婚讲究个门当户对应该也是这个道理吧。
脑子里一边想着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一边剁着臊子。
没过多久,一大锅香喷喷的臊子面便弄好了。
这是老妈和苏瑾秋都已经起床,慕远给她们盛了两碗,自己将剩下的连汤带面倒进了盆……呃,大碗里……
饭后,对慕远而言,洗碗是不可能洗碗的……但苏瑾秋要陪着老妈去郊区旅旅游啥的,他也只好端着碗去了厨房。
搞定厨房里的活儿,苏瑾秋已经带着老妈走了,慕远一个人开着那辆二手捷达,孤零零地去了市局。
等他到了市局后,就一点都不孤单了。
特别是那会议室里,一大群人都坐在里面,好不热闹。
这里大部分人都是熟面孔……现在全是刑侦条线的警察,对慕远来说是生面孔的已经不多了,特别是领导,基本上都打过照面。
比如眼前,青禹县分管刑侦的吴局长和刑警大队的教导员明建林。
呃,现在明建林已经是大队长了,上个月青禹县局人事调整,原来的大队长另有任用,明建林便被提拔上来了。
驅魔神探 碧海擎天
另外还有四五名警察,全都是青禹县刑警大队和案发地所在的城西派出所的。
除了青禹县局的民警之外,剩下的全都是市局的。
比如冯局长、龚支队……
冯局长倒是颇有几分期待……其实对于周末加班这种事情,冯局长自个儿也不是太乐意,但这是自己挖的坑,还能咋办?
至于龚支队,就挺委屈了。
虽说命案非常重要,但都是丢了三年的案子了,也没必要急在这一天两天吧?自从慕远到了刑侦支队,整个支队加班的时间就够多了,好不容易有个周末稍微闲点,又被抓来了。
当然,龚支队也只是这样想想而已。
这与大部分警察一样,对于加班深恶痛绝,但到了该加班的时候,还是屁颠屁颠地去了……
撒旦老公蘿莉控
倒是青禹县局的那些警察们,一个个脸上都带着一股子兴奋劲儿。
压在心头三年多的命案能破了!这是好事啊!
不就是加加班嘛,当年为了这个案子加班还少?现在如果能加几天班就把这个案子给破了,也能让之前的加班变得更有价值不是?
“好了!人都到齐了,我们现在开始开会。”龚支队很是干脆地说道。
“我们这次会议的主要议题,相信大家也都知道了。现在全省都在进行命案攻关,在前天的时候市局通知了各个区县局,对未破命案进行梳理,并报市局支队。经过我们这边的会商讨论,决定先以你们局的3.23抢劫杀人案为开局,争取打一个开门红。”
龚支队的话音落下,会议室里响起了一阵掌声。
随后,龚支队说道:“现在,有请冯局长讲话。”
然而,这次大伙儿的掌声还没响起来,冯局长便摆了摆手,道:“这是一次纯粹的业务工作会,我坐在这里只是为了督战。至于怎么破案,我也没什么建设性的意见,你们就按照慕支队的安排落实就行。慕支队,你有没有什么需要讲的?”
慕远抬头,一脸平静地扫了一眼在场众人,淡定地说道:“我没什么意见,只是希望大伙儿能通力合作,尽快把这案子给破了。”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