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5ke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日娛浪人 愛下-第五百章有村架純讀書-tt334

日娛浪人
小說推薦日娛浪人
忙碌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一月末。
高桥浪人总算是将年初的各项工作都处理好,comoli的代言以及因为两部电影而参加的各项晚会。捧回的奖项随意摆在桌子上,当成家中小鬼飞内练习学校书法作业时的镇纸,别说还挺好用。
这学期飞内的成绩突飞猛进,一下子成为了班级的前茅,高桥浪人自然兑现诺言将他带上京继续体会演员的生活。
如今高桥浪人在事务所里有话语权了,跟古河说帮飞内找个老师很快得到回应,飞内和其他童星一起在某位演技老师旗下学习。像是寒假班。
后面古河甚至让飞内客串了一个小成本网剧,这让飞内兴奋了好久。
总算是闲下来,高桥浪人难得的在家里呆着瘫在沙发上看书。飞内去上课了,家里就他一个人,他放下书起身开始打扫房间。
虽然定期有家政公司的人来清洁,但高桥浪人还是喜欢在闲暇的日子里自己整理房间,将东西一样样摆在自己熟悉的位置对他而言是个整理自己情绪的过程。
高桥浪人是在搬家之后养成的这个习惯,一开始只是觉得家里整洁看起来会比较舒服,到后面演变成他自我审视的一个手段。
又不是机器人,人产生情绪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成为演员后高桥浪人感觉有两个自我同时存在体内,一个在为当下所经历的所有而烦躁不安,另一个则站在客观的角度上观察这一切,并且将其记录下来。
他逐渐形成自己一套体会生活的方式,加濑说成功的演员大概率心思细腻能够感受到很多细枝末节的事物,高桥浪人正在往这方面靠近。
他一边打扫一边将不需要的东西都扔掉,为自己的生活做着减法。
等他将东西都收拾的差不多往窗外看之时,洁白的雪洋洋洒洒地从天空飘落。
东京下雪了。
“下雪了啊。”高桥浪人感叹一句,走到阳台看落雪。
这是东京的初雪,隐隐约约能够看到太阳,对于不常见雪的东京人来说挺令人兴奋的。高桥浪人看到楼下突然出现一些身着厚实衣服的人三三两两在雪地里玩耍,有小孩有大人,虽然玩闹的声响不大但高桥浪人仿佛听到了他们的聊天内容。
眼见这样美好的画面他嘴角不自觉挂起笑容。
他视线往旁边移动,先放在随意奔跑的小孩身上,紧接着关注一旁的大人,还有坐在长椅上腻腻歪歪的情侣。
男生把女生的手捧在面前哈气,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女生乐得前仰后翻。
高桥浪人关注着,虽然自己没办法拥有甜甜的爱情以及美妙的生活,但是看看别人的也还不错。高桥浪人目前为止还没正儿八经拍过爱情片,不过古河有这方面的念头。
看了两分钟高桥浪人收回视线,正想回屋的时候听到了旁边传来的轻笑。
他俯身侧头看过去,绕过凸出来的墙壁。
靠着阳台外墙的女孩留着时下难得一见的昭和时期的发型,像是波波头却又有点当代的气息。她侧面对着高桥浪人,高桥浪人只是看到了三分之一个侧脸,更准确地来说是女孩的鼻子。
但感受着她整个人的气质,高桥浪人突然想起某个只有几面之缘的同组演员。
当下已经是二十一世纪,女孩子的整体性格也随着时代变换而发生改变。不过上世纪的优点也被传承下来,温柔大方可爱的审美流传到现在。
而有村架纯就是因为在当下圈子里独一份的昭和感以及讨喜的五官而受到大众喜爱。虽然被诟病脸大,但是经过有意识的控制体重加上找到合适的发型以及足够打眼的五官,有村架纯成为特别的那个,路人缘经过各个配角的累积而稳定上涨。
跟高桥浪人同年的有村架纯出道三年,发展轨迹跟高桥浪人类似却又不同。她可没有高桥浪人的好运,从配角开始,到现在依旧在配角当中打转没拿到过好的番位。有村背后的Flamme事务所不算大,目前能拿得出手的一个加藤小雪、一个广末凉子、一个户田惠梨香,全是配角专业户。
三位女星的情况也足以证明Flamme的能力,现在转到有村,依旧是以配角起家,但她目前还没起势。
有村本来竞争的是女主天野秋的角色,但在与能年的最终比拼当中落选,那个时候导演井上问她愿不愿意出演天野秋母亲天野春子的年轻时候——不是主役,比起种市的戏份还少,算是丰富背景的灵光一闪。
有村也不挑,本来以为落选女主没办法再出演晨间剧,结果还有角色,听到井上的邀请没有任何犹豫一口答应下来,最近一段时间跟着剧组拍戏。
高桥浪人跟有村是没有对手戏的,只是因为摄影棚用的同一个偶尔遇见过,打过几次招呼。
现在,高桥浪人看着旁边那人心中满是不可思议。
不是吧·····不会是有村架纯吧?
女孩还没发现高桥浪人在看她,注意力放在空地上两个小孩幼稚的争执上,津津有味。
高桥浪人犹豫了两秒最终喊出口。
“有····有村桑?”
“在!”
有村下意识应了一句,回头还以为哪个工作人员在叫自己,但应过之后她才反应过来自己这不是在家里吗,怎么会有工作人员。而且听声音也不像是隔壁小孩,另外隔壁小孩叫她是有村姐姐。
有村稍微疑惑地往家里看了看,没发现人影,抿抿嘴起了疑窦。
而在她越想越不妙之前那个声音又响起。
“有村桑,这边,这边!”
究竟是谁?
有村都快以为自己遇见了灵异事件之时余光瞥见了一个胳膊在自己身侧摇晃。
“鬼、是鬼吗!?”她飞速远离。
“啊抱歉,是我。”
说完,有村并没有任何放松,而且在被吓到之后有村已经往后退,高桥浪人看不见她了。
高桥浪人这才后知后觉地探出头来:“有村桑你好。”
“高、高桥桑?”有村贴着外墙侧头瞪大眼睛看他。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