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gk75火熱言情小說 低調大明星討論-【269】依然愛你閲讀-z48te

低調大明星
小說推薦低調大明星
张洪康启动了车子,张扬则赶紧给林依然打电话,接通之后,林依然照常“喂”地应了一声,嗓音柔柔地道:“你起来啦?”
“你先别管我起不起来了,让袁叔慢一点开车,找个能停车的地方把车停一下。”
“啊?”
林依然似乎有点懵,张扬道:“我在你们后面呢。”
“啊?”
“我原本想来你家,给你一个惊喜,结果保安非说得通知你才让我进大门,我不是想给你惊喜嘛,干脆就在门口等着了。”
“真的假的呀?”
“你说呢?”
“噢……袁叔叔你看哪里可以停车,靠边停一下车,张扬说他在我们后面呢。”
袁通开车很稳,并不求快,加上今天时间比较充裕,自然也不会开多快,张洪康又是加速追赶,虽然落后了一步,但距离并不远,张扬很快看到林依然的车慢慢减速,打着右转灯在路边停下,开启了双闪。
“我刚刚没看到你啊,你怎么不叫我?”
“呃……见面再说。”
张扬有点尴尬,好在距离很近,张洪康很快在林依然车后停下了车,张扬挂掉电话,迅速地整理了一下衣领、头发,下了车再打开后车门,小心翼翼地把那束残花捧在怀里,走向林依然的车。
林依然已经在车内看到了他的动作,见他在马路上就捧着怀走过来,虽然觉得傻兮兮的,但仍感到很开心,打开车门下来。
她穿着素雅的白色长裙,在这初夏早晨的暖阳微风之中走下车来,站在路旁葱郁的国槐树下,乌黑柔顺的秀发披肩,明眸清澈如水,淡淡的欢喜与微微的羞涩交织在一块,如同一朵出水的清莲,清新脱俗,不染纤尘。
张扬捧着那束残花走到她面前,递了过去,林依然的目光这才从他身上移到花上,美丽容颜上抑不住的甜甜笑容僵在那儿,亮晶晶的眸子看看花,再抬起来看着他,露出几分疑问的神色来。
“呃……”
张扬有点尴尬地解释,“早上花店没这么早开门,所以我昨晚就去买了花,就想给你一个惊喜,怕被哈哈祸害了,所以特意藏在我房间,结果……早上洗漱之后,忘了关门……就变成这样了……这还是我从它嘴里抢过来的……”
林依然听他说完,脸上的表情从错愕变成了忍俊不禁,似乎想要忍住,可还是没忍住,低下头吭哧吭哧地憋笑,张扬无奈道:“想笑就笑吧,反正也是为了你开心的。”
“噗……”
林依然捂住嘴巴,还是忍不住,索性垂下头来,往前顶在他肩膀上,身体一阵乱颤,起先还想压抑,后来终于忍不住“嘿——嘿——嘿嘿嘿嘿嘿……”地笑起来。
七点出头的时间,相对于多数上班族还是比较偏早的,但路上已经有了许多车辆,两人在路边驻足短短片刻,已经有人认出了他们,有的开车过去,落下车窗朝这边看,有人举着手机在拍照,也有人干脆也把车停了下来围观。
张扬等了一会儿,见她还是笑个不停,眼泪都出来了,才没好气地用一只手给她抹泪,“行啦行啦,笑一下意思意思就行了,你还笑个不停了……”
林依然抬头看他一眼,又低头用脑袋顶着他的肩膀吭哧吭哧地笑起来,“哈哈哈哈……你笑死我了……”
“真笑死我不亏大了!”
张扬揉揉她的头发,“好啦好啦,等下该交通拥堵了,先上车再说。”
林依然闻言转头一见,真有好些车辆停了下来,还有不少人减缓了车速,虽然这会儿车流量不是很大,也很快给交通造成了一定的压力,她脸红了红,从张扬手里接过花。
张扬前后一瞧,见张洪康在后面,交流更方面,于是果断朝师兄示意一下,拉着林依然的手上了她的车,在后排坐下,关上车门之后,就发现在这个过程里,林依然怀里的那束花,花瓣又少了好多。
十八朵花本就不多,花瓣再次掉落之后,露出不少光秃秃的花枝,看起来更加「残花败柳」了,林依然低头看了看,有点嫌弃地道:“好难看啊!”
话这样说,语气表情却仍是掩不住的甜甜的欢喜。
“这不怪我啊,我昨晚买的时候可好看了,被哈哈从床底下拖到客厅,又抓又咬,我能抢救出来这些,已经费了吃奶的劲了……”
张扬握住她一只手,添油加醋地把哈哈如何撕咬花,自己如何紧张、激动、英勇地从它的魔爪下把花抢救下来的过程说了一遍,林依然笑得直不起腰,好半晌才止住,张扬又说了人算不如天算,被保安拒绝,结果脑袋没转过弯来,躲着看她走远才反应过来的事情,林依然又笑个不停,几乎软倒在他身上。
“你怎么这么笨呀……笑死我了……”
这个并不如意的倒霉的早晨,所有的不顺都因她的欢笑而变得美好起来,就算一切顺利,她的欢喜也未必就超过现在,而此刻,由于不顺而导致的落差与滑稽,或许在多年之后,让她回忆起来时,反而会对今天这个生日的惊喜印象格外深刻。
唯一的不足,大概就是作为「破坏之王」的哈哈并未收到惩罚,林依然与张扬一块回到他住处吃早饭的时候,哈哈凑了过来,林依然抓着花束质问它“哈哈你干嘛弄坏姐姐的话”时,语气也温柔的简直让张扬都羡慕,如果这也算质问,他也愿意撕坏她点什么东西,然后被她这样质问。
除了花之外,张扬还准备了一条有可爱小兔子的生肖手链,是顶级时尚品牌「谪仙」推出的最新生肖系列产品,虽然「谪仙」是「红妆」的最主要竞争品牌之一,但谁让这款手链好看又应景呢,想必苏徽就算知道,应该也不会介意的才对。
给林依然戴上手链的时候,张扬把玩她修长纤嫩的手掌,柔声笑道:“等我把你身上所有首饰都送满的时候,就可以给你戴上戒指了。”
林依然脸颊微红,轻轻咬着唇,眼波盈盈地望着他道:“那你准备送多久呀?”
张扬笑道:“项链、手链、脚链、耳坠,不就这几样嘛,就算我只每年生日送一次,最多也就五年之后,你就得戴上戒指了……抓紧时间享受你不多的婚前时光吧,女人!”
说到最后,他刻意模仿偶像剧里烂俗霸道总裁的语气,林依然被他逗得忍俊不禁,又觉欢喜又觉害羞,咬着唇横他一眼,她容颜极显脱俗气质,尚未褪尽稚嫩,但这咬唇横眸的一瞥,却是媚态天成,看得张扬骨软心沸,热血激昂,可惜试了文言文,仍无法描述,加上还有洛神窥视,只得作罢。
吃罢早饭,两人照常去上课,中午的生日会已经约好了同学,主要是她宿舍与张扬宿舍的舍友,此外还有她班上两个要好的同学,以及刘婵和王珊珊。
晚上是林家的生日晚宴,依旧在敦煌大酒店,不再是去年那样的大张旗鼓,只有一桌,林河山一家三口、江沫、特意来到京城给外甥女祝贺生日的苏诚一家三口,以及张扬。
几位长辈之中,数林河山最为陌生,好在林默然对张扬印象极好,尤其是《三体》发售之后,他简直爱不释手,有这个桥梁,对他的父母自然也就不会多么尴尬。
至于苏诚,对林依然本就宠溺,爱屋及乌,加上《英雄联盟》的合作——《英雄联盟》如今已经开始极小范围的内测,苏诚玩过几次,赞不绝口,对张扬描述过的未来蓝图信心大增,对这个未来外甥女婿自然更加满意,在桌上对张扬简直比自己儿子还亲,
林沧海看着短短一年的时间,这小子就堂而皇之地出现在自己家的家宴上,而且似乎融入的十分不错,大概觉得郁闷,见苏诚说得兴奋,语气随意平和地道:“不要太乐观,不要忘记了鸿蒙、昆仑、灵犀、青鸟的前车之鉴。”
这个世界里面的华夏,早在崛起之后就经历了张扬前世记忆中的国产软件、硬件公司的成长、出海之路,鸿蒙、昆仑、灵犀、青鸟都称得上是其中代表,其中又以鸿蒙的实力最为强大,堪称是软硬一手抓、产业上下游全方位扎根的代表,而这样一个逆天存在,完全就是由于出海受阻,在一次次制裁、打击之中成长起来的。
然而即便到了如今,鸿蒙手机、电脑产品在海外的推广仍然收到了不小的阻挠与不公平待遇。
林沧海的话,就是提醒《英雄联盟》可能会因为华夏的背景而遭遇这方面的打击。
苏诚道:“那不一样,我们这就是一款游戏而已,用不着被那么重视……再说了不是有合资嘛。”
林沧海点点头,提了醒之后,倒也没有再刻意去打击,眼望张扬,道:“你还年轻,不用着急。”
张扬自然点头称是,表示受教,并无任何骄态,林沧海既觉欣慰,又觉感慨,甚至于内心深处会感到有些不安,这小混球今年才多大,诗词、小说、音乐、电视、电影、游戏各个领域竟然都有涉足,而且看起来似乎都有着很不错的前景和潜力……二十年之后,他会站在怎样的高度上?
张扬对岳父心里的想法自然不知,吃完蛋糕之后,与林依然眉来眼去地陪着闲聊,好容易等到结束,林依然向爸妈提出跟张扬一块出去逛逛,得到应允之后,欢喜地与他牵着手先一步离开。
来到住处,张扬坐在前些天刚刚装好的三角钢琴前,眼望着她,给她送上今天生日的最后一份礼物。
林依然坐在唯一的听众席上,以手支颐,嘴角挂着甜甜的笑容,亮晶晶的眸子一眨不眨地望着他,宁静温暖的氛围里,清新浪漫的钢琴旋律缓缓想起,一如既往极具辨识度的嗓音在房间里面回荡开来。
“一闪一闪亮晶晶,留下岁月的痕迹”
“我的世界的中心,依然还是你”
“一年一年又一年,飞逝仅在一转眼”
“唯一永远不改变,是不停地改变”
“我不像从前的自己,你也有点不像你”
“但在我眼中你的笑,依然的美丽”
……
“我依然珍惜,时时刻刻的幸福”
“你每个呼吸,每个动作,每个表情”
“到最后一定会,依然爱你”
……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