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sj4q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試圖慎重的DND冒險者》-第九百十七章 鼠人蹤影-va34x

試圖慎重的DND冒險者
小說推薦試圖慎重的DND冒險者
那是一个穿着一身穿着看上去似乎有那么一点点防弹功能的皮衣,脚下的铁靴前端装着钉子,一只手拿着刺剑,一只手拿着火枪,头上戴着仿佛筒子一样的帽子,在身前地围带上有一个“纯洁”的黄铜骷髅头。
一个非常典型的猎魔人的感觉。
只见在他的面前,还有一个最少50岁的大妈,明明是大妈,但是却是浓妆扑脸,身上还穿着略显肉的火焰服装。。。。。。好吧,那其实是火焰学院的女性“校服”,只是很显然,穿在年轻女人身上还好,但是穿在这一个大妈的身上,实在是有点辣眼睛的感觉。
不过,能够看到,这个大妈最少是一个还算是比较厉害的火焰法师,因为她的头发甚至直接形成火焰,看上去就很唬人的感觉。
只是,此时的这个大妈,两只手都被用枷锁捆绑住了,看上去倒像是一个犯人的感觉。
而在这个大妈的身边,还有一个非常典型,穿着银白色的帝国铠甲,两边有着鬃须,然后一个八字胡的帝国人。
从他左边的肩膀上的两个奖章还有他腿甲上的一个奖章来看,他最少是一个帝国队长。。。。。。
而在他们的周围,还有差不多30个左右的士兵,全副武装,一副随时做好战斗准备的样子。
只是,林云和太刀兄都不由有些。。。。。。啊。
虽然说知道,乌博瑞克,牵扯到鼠疫的话,那么差不多就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但是,当真的就这样直接“出现”的话,却是充满微妙的感觉。
猎魔人虽然说有些神经质,但是还不至于神经质到,林云他们有些微妙的表情看着他一下,然后他就怀疑对方到底是不是邪教徒之类。
而对于那一个火焰法师为什么会被抓住,林云他们没有丝毫想知道的想法。
虽然说他们是议会主持,但是并不代表,他们什么都管。
再说,猎魔人大部分处理工作的方式都是,直接砍人,很少会找证人或者是证据之类。
加上这一个火焰法师身上穿着火焰学院的标准装饰,理论上的话,应该是“合法”的法师。
所以,估摸着应该不是因为邪教徒之类的问题。
估计更多是涉嫌犯罪之类的情况。
毕竟,战斗法师目前来说的话,也算是在帝国之中,展现出了他们应该有的价值了,那么帝国自然也就将他们当成人来看了。
甚至,林云都能够大概猜到,这个火焰法师,怕不是连涉嫌都说不上,可能只是卷入犯罪之类的情况,所以才会。。。。。被一个猎魔人和一个帝国队长押送着。
毕竟之前都说了,大部分的时候,猎魔人都不会讲究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反正就是砍了就对了。
他们擅长的是另外一种的“审判”,而不是这一种的“审判”。
虽然说对于这一个队伍稍微有些微妙的感觉。
但是林云还是操纵着马车,避开这些家伙,向着乌博瑞克就赶了过去。
可以说非常轻松地,林云他们就凭借着他们的各自的徽章,然后成功地进来了。
能够看见,此时在一切还没有发生之前,暂时来说的话,还算是比较正常地。
正常的喧哗,正常的脏乱。
然后人来人往。
因为乌博瑞克就在德菲尔河的河边,所以这里是有港口,并且因为很多商人经过,加上独立的权力,所以不知不觉之中,就变得非常繁华了。
虽然说一如既往地,该杂乱无章,脏乱异常,还是那样。。。。。
甚至应该说,更加脏乱了。
因为随地,林云他们都能够看见老鼠的尸体,虽然说这在其他的城市也经常看到。
但是在有了“心理准备”之后,林云他们就开始觉得,这里的老鼠未免也太多了吧。
林云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就驾驶着马车向着中间的隆格弗利德家族的城堡就驾驶了过去。
因为现在,林云也算是能够光明正大地“持有”自己的家族旗帜了。
所以林云。。。。。直接就将他的圣战旗帜,那一支纹着大熊猫花纹的旗帜在马车上飘荡着。
能够这么干的,基本上都只有贵族了。
所以,这一路上,虽然说引起了一些警惕,尤其是某个名为红月酒馆里面的人的警惕,还有就是掌握着港口那一边的某位基斯里夫的老妇人的警惕。
但是林云他们还是一路上直接就来到了这一个隆格弗利德家族的城堡之中了。
因为林云直接就驾驶马车进来了,所以就算是本来应该在外面做好“侦查”准备的一些人,自然是来不及报告他们的上司。
而听到林云他们到来的消息。
这显然让这一个叫做厄尔贝斯雷克伯爵下意识地就咯噔了一下。
因为现在,距离独立已经差不多有3年左右的时间了。
而传言说卡尔弗兰兹皇帝一直准备收回这里的自治权。
也因为这样,这位厄尔贝斯雷克伯爵对此一直比较苦恼,这一段时间以来,为了避免给卡尔弗兰兹皇帝插手的机会,可以说是兢兢业业。
而现在,听到大名鼎鼎的血斧直接就冲过来,他就意识到情况不对了。
毕竟上层的这些人,基本上都比较门清,尤其是像是林云这种在正面战场上面有展示出一定的实力的存在,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他的“战绩”。
知道这么一个猎魔人,而且还是议会主持,并且根据说法,似乎这还是比较难得地,喜欢两个猎魔人一起行动的团队,然后。。。。。双倍快乐,两个都是议会主持过来。
这没办法不让这位厄尔贝斯雷克伯爵感觉有些惊悚的感觉。
毕竟。。。。。猎魔人最喜欢的是,你有罪,火刑。。。。。。
好吧,说起来,燃烧女士似乎还能客串火刑来着。
总之,猎魔人做事,从来就不需要讲规矩,然后连选帝侯那样的存在都被干掉了,这无疑让他有些犹豫的感觉。
只是。。。。。在思考了一下之后,他最终还是。。。。。先让自己的禁卫军做好准备,一旦对方出手的话,直接就摔杯为号。
至于说银杯摔不响的问题,那不需要在意。
总之,在做好了准备之后,这位伯爵这才让林云他们进来。
而因为,这一件事的确是稍微有些。。。。。比较偏门了,林云虽然说稍微了解了一下,但是随后很快就抛之脑后,加上对于鼠人出现的焦虑,所以林云直接就来到了这一个伯爵的面前。
“请问众位大名鼎鼎的英雄,来到我这里是要干什么?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这位伯爵用略显冷淡的表情,瞄了瞄林云,然后说道。
“不是我需要帮助,而是,你需要我们帮助。”林云直接说道。
“不知道血斧阁下,有什么意见吗?”看着林云这么直白,让伯爵有些没反应过来的感觉。
不过,此时不是计较林云失礼的问题上了。
或者不如说,真要说的话,其实作为一个议会主持,他的地位还在他这一个小小伯爵之上。
“不知道阁下有没有注意到,最近老鼠是不是有些太多了。”林云直接说道。
“关于这一点,我认为不太需要在意,我已经拿出一部分的家族财富,招募一批下水道清理工,准备将那些老鼠彻底清除了。”这一个伯爵听到仅仅只是这样,稍微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
“你认为仅仅只是这样,我会过来找你吗?”林云现在完全就是扮演出一个充满冷酷的猎魔人的感觉。。。。。
“额,这。。。。。请说。”很显然,这个伯爵也是意识到这个问题了,如果是仅仅只是一个下水道清理工就能够解决的事情,那么林云过来干什么。
“你知道鼠人吗?”林云直接换了一个问题说道。
“这。。。。。不是传说之中的生物吗?”这个伯爵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
“我就知道会这样。”林云微微叹了一口气,然后只见他从次元袋之中,直接掏出了一只,用移除疾病以及圣水清洗过的鼠人的尸体。“这就是证据。”
“这。。。。。。”这个伯爵很显然被林云这一言不合直接就将一个尸体给拉出来的情况稍微有些不太适应。
虽然说这个伯爵也算是上过战场的人了,但是很显然。。。。。这就是差距。。。。。
“给我召集宫廷法师过来,还有让将军过来一下。”看着地上的尸体,伯爵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连忙就开始召集人过来了。
很快,伴随着几个应该是帝国将军的人,还有一个看上去应该是火焰法师的老头走了进来,一下子就看见了在地上的尸体,还有就是林云。
然后就在这时候。
“奥加尔。”林云却是突然喊道。
“知道。逝行之跃,闪现之触。”伴随着林云的呼喊声,只见太刀兄一个闪身,直接就出现在一个大厅二层支架边上,对着看上去,似乎什么都没有的地方,直接就是挥舞着手中的野太刀。
伴随着太刀兄瞬间抽出手中的野太刀。
伴随着一阵朦胧的闪光。
只见一个穿着皮衣,一眼看上去就感觉像是刺客的鼠人直接就出现在半空之中。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