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g79d超棒的都市异能 宋煦-第三百九十九章 歸京鑒賞-t04ph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
元祐八年,九月初六。
鬼修士
宋夏辽三方达成和议,从战果以及最后的和议书来看,宋朝大获全胜,不止获取了以往渴望的疆土,更是大幅度向西北拓展,更是逼迫西夏李氏低头,战果,战略上,都是前所未有的大胜!
庆州府府衙。
赵煦坐在椅子上,堂下站着章楶,郭成,其他人都还在前线,忙着各种布置,一时间难以回来。
赵煦打量着郭成,赞许的点头,笑着道:“章卿家时常与朕说,最知兵者,莫过郭成。郭卿家平夏城一战,确实令朕大开眼界,此战功勋最大者,莫过于卿家!”
郭成倒是从容,没有过分惊喜,躬身道:“臣不敢当官家赞赏。”
赵煦笑着,越发满意,看向章楶,道:“郭卿家叙功第一等,朕意封爵,章卿家怎么看?”
郭成顿时色变,神色惊慌,再难淡定。
薄情总裁,请放手! 言花花.
大宋对武将的控制极其严厉,几乎就没有封爵的!
爵位,只有文臣才有!
章楶也很是意外,想着赵煦时常提及秦汉军制,挂在嘴边的就有各种军侯,对郭成稍微示意了下,就躬身道:“官家,军改大略未经朝廷审议,各路将领在外,此事还需回京共议。”
赵煦知道这些文官的想法,双眼微微眯起,笑呵呵的道:“那是自然,陈皮,先记下来,免得回京后朕忘了。”
“是。”陈皮连忙应着。
郭成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他要突然被封侯,固然是官家的恩宠,只怕汴京城内外的文官会将他生吞活剥!
想当初,狄青功劳多大,最终是什么下场?
章楶不慌不忙,转换话题,道:“官家,郭成到了,宗泽走不开,种建中明天到,不知何时返京?”
赵煦深吸一口气,到这里,这一战,是彻底收尾了,他该回去了。
赵煦手在桌上轻轻敲击了几下,目光微微闪动,猛的一拍,道:“九月初九!”
这是,早就定好的时间了。
章楶抬手,道:“是,臣领旨。”
班师回朝,也是件大事,对庆州以及陕西六路来说是,对开封城来同样也是!
陈皮同样躬身,他也要做准备。
赵煦看着他们陆续走了,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目视门外。
这一战结束了,却又是一个开始!
开封城,现在又在演绎什么样的剧情呢?
庆州城,随着这一战的结束,反而更加激烈的运转。
无数的战利品开始运送回京,相关人员也在打点行囊,庆州与开封府之间的官道,突然间繁忙起来。
所有新占领的城池,宋军都很忙碌,正在规划新的防线,修筑城池,要塞,警备着夏人。
待到九月初九一早,赵煦坐上马车,大队人马护送,开始离开庆州城。
沿路不知道多少军民百姓尾随,高声呼喊,声音太过嘈杂,此起彼伏。
李婶也在人群中,抱着一个坛子,拼命往前挤,神情焦急:官家心心念念的酱还没吃上,怎么就走了呢?
赵煦坐在马车里,稍微打理了下头发,与边上的陈皮道:“吩咐下去,慢点走,天气炎热,过热的话,就找地方避暑,咱们不着急赶路。”
陈皮见赵煦要假寐,连忙道:“是。”
一言卿艾君宁
赵煦闭着眼,人还在庆州,心思却已经离开庆州,到了开封府。
解决了夏人的麻烦,重心又要回归了。
重生完美女神
在得知赵煦离开庆州城,西夏与辽国方面,都是大松一口气。
李乾顺咬牙忍辱,等到宋军退回,离开西平府,知道赵煦离开庆州,这才双眼发红,调转马头,返回兴庆府。
萧天成,耶律巩眼见着,知晓大局已定,不再多停留,留下几个人观察后续,便起身返回辽国中京。
魔神太子
与此同时,开封城越发的热闹起来。
我即天意
官家御驾亲征,得以前所未有的大胜,超越历代先皇,这样的功勋,不说朝野上下,就是普通百姓也欢欣鼓舞,难以自持。
开封城,整个大宋都是关于这一战的讨论,章惇等暗中推波助澜,赵煦俨然是古今往来,前所未有的圣主!
青瓦房。
来去匆匆,不止是青瓦房的官吏,还有不少六部的,官家即将回京,有太多事情要做了。
蔡卞正在匆匆写着什么,语气很快的道:“户部那边上报,各地巡抚督促用力,今年的钱粮,上来了八成了,但运河以及诸多河道有堵塞,加上今年大雨,可能又要延迟,好在官家缴获了李夏诸多,能应付一段时间……”
章惇在审视着一个名单,随口的说道:“各路巡抚也不是全用力,那几位现在天天上书,这个困难,那个不容易,我看他们还是安逸惯了,舍不得动一点皮毛,走几步路就喘……”
蔡卞摇头,写完一个,飞速拿起另一道,继续写,头儿也不抬的说道:“今年先这样,明年再做调整,不止是巡抚,各参政参议都有问题,还有,名单快点拟定,我好做安排……”
校長姐姐是高手 三寸法師
章惇抬头看了他一眼,拿起笔,将几个名字给划去,又添了几个,说道:“基本定了,六部尚书都在京,加上一些勋贵,朱浅珍,赵佖我也加上了……”
——————
蔡卞笔头一顿,倒不是因为章惇直呼‘赵佖’全名,而是想到了另一些事情,转身向章惇,道:“皇后娘娘那边,你是怎么安排的?”
章惇直接淡淡道:“娘娘七月身孕,行动不便,皇嗣大过一切,就不劳动娘娘了。”
蔡卞见章惇用大话搪塞他,放下笔,认真的道:“娘娘必须加上,还有,你,要不我亲自去请见,另外,太妃娘娘你怎么看?”
“不必。太妃娘娘是长辈,哪有出去迎接的道理,就在宫里吧。”章惇神情平淡,字句坚定。
蔡卞能明白章惇的想法,‘新党’对这位‘旧党’所立的孟皇后一直不喜,暗中推动废后的行动,一直没有停歇过。
蔡卞不赞同,继续劝说道:“你执意如此,娘娘不会高兴,官家也未必会高兴。”
章惇将名单放好,道:“官家预计月底之前到京,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除了论功行赏,几位殿下的爵位也要定下,诸多麻烦事,要在年底前解决,明年——改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