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nwdw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劍卒過河 起點-第642章 祕地-9v4gc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两人一路讨论剑盘,一路接近那个荒岛。
寵婚撩人 墨子歸
这是一个很小的荒岛,百丈方圆,基本被火山岩所覆盖,整座岛就是一个冒出头的火山形态,仅以大小论,这样的小岛在千岛域不上万也有数千,连个建立海神殿的空间都没有,可见其旮旯。
火山头还隐约可见白烟冒出,这说明这是个活火山,还处于喷发期之内,至于什么时候喷,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你胆子不小,这样的火山你也敢潜下去?”娄小乙玩笑道。
李培楠实话实说,“不是我胆子大,而是当时实在是没有办法,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就只有钻这样危险的火山才可能有一条活路,换个安稳的地方就一定会被找出来……
不过弟子钻进去后,却是发现这个火山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活跃,里面的温度也不算高,修士完全可以忍受,应该是下面有岩浆流动,造成的喷发假象。”
朕的皇後有點閑
娄小乙点点头,围绕小岛转了一圈,再脚踏实地的感受了一下荒岛的五行平衡,果如李培楠所说,五行很稳定,很均衡,不是出现地裂前的那种紊乱无序状态。
这样的判断,只要稍微对五行有所了解就能认知,也由此而知当时追这李家子的人物也都是些不入流的小修,否则不至于就让他逃出生天。
有气运的人,总是要幸运些。
“带路,我们进去!”
李培楠在前,他在后,一前一后的钻进了火山口;娄小乙通过自己的努力,早已克服了对洞穴的恐惧,以他现在的土遁能力,这样的地形可陷不住他,所以也不怕万一可能的陷害。
李培楠在前面小心翼翼,不时停下摸索判断,口中道歉,
“已经有百多年没来这里了,可能有些小变化,得小心些。这里没有布置任何的修真法阵,任何灵机波动都没有,就纯粹是凡世的手法布置,所以如果修士用神识探查,什么也发现不了,当初我能逃过追杀,也正是因为这里特殊的构造……”
娄小乙点头,“是个谨慎的布置!能不引起修士的怀疑;但问题也有,如果哪一天真的地裂了,这样的布置就没有任何的保护力,传承化为乌有,还是,有人能预测上万年的地质变迁?”
李培楠同意,“布置的人可能也没想保存这么久,只不过这片海域地层万年来都保存稳定,机缘巧合吧。”
两人一路向下,有时就从岩缝中生往里挤,数刻之后,来到一处横断大石旁,凭感觉,这里已经深入海平面下百丈,不过周围环境倒不是很潮湿,密闭性很好。
“这里有个隐密的机关,陷阱我之前都拆掉了,也不知道这百年下来还有没有人进来过,”
大明名相徐階傳
李培楠在旁边某处一板,他做的很慢,就是为了让身后这个剑修看的更清楚;关于探密,有无数的规矩,如果你不想坑人,就一定要把自己的行动明明白白的展示給同伴,而不是抱着我的秘密只能我知道的想法,会让人想歪的。
轩辕剑修自下来起就一直大大咧咧无所谓的样子,但越是这样,李培楠就越是小心,因为这意味着这人有自己特殊的门道;探险几乎是每个修士的必备技能,无论是散修还是门派修士,涉及方方面面,他当然不知道娄小乙对这些还真就是个门外汉,就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
巨石落下,李培楠还特意叮嘱了一句,“这石头不能用蛮力的,我推测如果蛮力板开的话,会引来海水倒灌……”
巨石后是一间不大的石室,再往深里看,还有两间石室散布,顶壁上镶嵌有夜明珠,当然,对修士来说这没什么意义。
“一共三间石室,没有人居之物,也没有遗骸,应该就是纯粹安放传承的地方,像这样的地方在千岛域还有很多,我就参加过好几次,这里算是简陋的,但让人意外的是,这里的东西可不简陋。”
娄小乙仔细观察着这最外面的石室,一龛一笼一台,家徒四壁,清洁溜溜,不禁哑然失笑,
“你这是,都搬空了?”
李培楠就有些不好意思,“那时候穷,什么都看的上眼,不过也大部分都是些材料和灵石之类的,很多都腐朽了。”
娄小乙运起目力,只见龛中有一石刻之碑,上刻:云顶剑承之白霜。看来,是一个名叫白霜的云顶剑修搞的阵仗,能在火山岩中掏摸出这样一个空间,金丹有点难,以元婴的可能性最大,至于因为什么原因,就只有天知道了。
竹馬是只狼 睡懶覺的喵
拜托了學渣
看到娄小乙疑惑的目光,李培楠急忙道:
“三个石室,这个外室没什么东西,两个内室,一个放置的功术和丹药,功术我拿了,丹药没用,尽皆过期腐朽;另外一个内室放置的是剑盘,也就是我使用的那枚,我和道友所说比较蹊跷的地方,就在这里!”
靈氣逼人
两人走进其中一个内室,也是简陋得很,但正中心有一玉案,玉案上有一剑架,现在却是光秃秃的;娄小乙只觉这里的五行力量有些特别,还未来得及深想,李培楠已经大方的取出了他的剑盘,没什么好隐藏的,技不如人,又命操于人手,就不能太小家子气!
逆路青春
壁花小姐奇遇記 郭妮
把剑盘往剑架上一放,那剑盘立刻有了动静,悬空而起,飞剑开始慢慢伸直,出现击发的状态;完全伸展开后,又从另一个方向盘起……整个过程就如一条青灰色的小蛇,顺时针盘起,伸直,再逆时针盘起,再伸直,如此循环往复,仿佛活了一般!
当飞剑完全伸直时,它就是一把标准外剑飞剑的形制,当它完全盘起时,却骤然缩成芥子大小……
血月
李培楠就解释道:“我初见此剑盘时,它就是处于一种这样的状态,没有法阵,也没有灵机供应,完全自主曲伸,可能也正是因为一直在这样的规律运动,所以才能保持剑盘历经上万年而灵性不失!
问题在于它这样运动的能量来自于何处?是五行?还是阴阳?或者神秘?
当时的我不过筑基末期,看不明白,也怕毁了布置,就只是取了剑盘,其它的一切未动,想着等日后境界提高了,再来观摩,说不定就另有机缘。
后来我结丹后又来过一次,仍然是什么也没发现,才感觉应该是道境方面的力量;在金丹期,修士能理解的道境很有限,尤其像我这样的散修,一门心思的用在修为和剑盘上,其它的暂时也顾不得,所以放任至今天!
道友实力眼光见识远在我之上,也许能有所得,也未可知?”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