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w32w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大明之雄霸海外 線上看-第2171章 乏油,發展高科技推薦-e0a8a

大明之雄霸海外
小說推薦大明之雄霸海外
棕榈油属于植物油,植物油燃烧,不仅灯光微弱,而且有异味有黑烟,并非理想的照明燃料。
颜常武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他着人杀鲸,用鲸油勾兑进棕榈油,增加亮度。
鲸油属于动物脂肪,能量高,烧起来亮度高,尤其是抹香鲸脑油和普通鲸油相比,燃烧更为充分,没有太大的异味,所以市场反响更好。华人为求油而杀鲸,鲸鱼宝宝就倒了大霉。
人类捕鲸的历史非常久远,在朝鲜发现的一幅史前岩画上,就有了人类乘坐小船和鲸搏斗的场景了。
驚世廢柴七小姐 作者:梵槿
中世纪欧洲的巴斯克人,则是靠捕鲸维生。
穷苦的倭国人,吃不到牛肉猪肉和羊肉,鲸鱼肉是他们重要的蛋白质补充来源。
捕获的鲸可以提供肉、皮、脂肪,以及用来制作衣服內撑的鲸须。当时的人类当然已经意识到了,鲸的脂肪量大,是非常好的照明原料。只不过,因为航海技术的限制,远洋捕捞还不太现实。
颜常武这家伙,首倡海军舰长的考证“科目”中有一项是该舰长率领一条船杀死一条鲸鱼,杀不到鲸鱼就没证,中国军人们就从倭国海岸到达了西伯利亚的东海岸,到达了海参崴,过了白令海峡,到达了北美洲。
杀鲸风行,商船队接踵而来,他们是不会浪费一点鲸鱼的东西的,鲸油也就成为了灯油的一部分。
随着两中华强大市场需求,捕鲸业越来越繁荣。近海的大规模鲸群越来越少,人们只能越走越远,向远海进发。
狂戰八荒 群熊堵鹿
中国的捕鲸船甚至跑到了中美洲,到达了墨西哥!
17世纪中期,两中华成为了世界捕鲸界的老大,两中华出产的鲸油产量超过了全世界鲸油产量的总和,甚至是三倍之多(中国人一发力,世界都害怕,很多产业都是如此),也成为了鲸鱼们的噩梦。
暴利让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进来,虽然远洋捕鲸危险重重,水手伤亡现象非常普遍,但勤劳的中国人们依然愿意去冒险,都期望一夜暴富。
但,油还是不够!
想想两中华人口接近三亿,越来越富,并且带动了中华八国小跟班也跟着富起来,还有受中国影响的外国,比方说在印度的莫卧儿帝国,一次就向南华商人下单五十万银元购买灯油,慷慨地先钱!
莫卧儿帝国为了粉饰太平,购买灯油去为都城德里点火,庆贺苏丹的生日。
这不算强,印度每年到了排灯节,信徒们大量点灯,他们认为光明战胜黑暗,灯火越多,越能取悦神明。
普通印度人穷得要命,都在树上住着,但点起灯来一点不含糊。
重生音樂傳奇
印度各大城邦的王公、土邦主团购一百万银元的灯油,先钱!
倒不是他们犯贱,而是他们知道灯油供不应求。
还有缅甸、柬埔寨、暹罗的佛诞节,需要的灯油也是极多的,再有波斯的拜火教信徒们一次就带来了十万银元要现购灯油带回波斯……
南华的灯油绝对是良心商品,勾兑的石油不多。
他们是直接把石油加进灯油里,现在南华人在颜常武的指导下,知道石油能够点燃,但自然界的石油点燃时烟多味大,只能少许的添加。
事实上,南华出的灯油有二种,一种是添加百分之十的石油,价钱高,另一种是添加百分之二十的石油,价钱就低了。
只是还是不够用,南华人培育灯油市场,市场越来越大,惊奇地发现自家的供应力不从心。
别说外国,尤其是一到春节,油绝对不够用!
两中华在颜常武的提倡下,全都放足七天假,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狂欢节日。
我的細胞監獄
官府点灯到元宵节,十五晚,晚晚亮。
轎娘 風小夕
老百姓开了油锅炸东西,炸得香喷喷的,他们不用上班,晚上点灯打麻将打牌、喝茶、吹牛皮。
傭兵戰
豪門蜜寵:首席嬌妻難搞定 三葉草
美食街营业通宵达旦,炒菜炸东西,这食用的棕榈油啊,就象倒水一般地使用!
用起来好象不花钱一样,让歪果仁叹为观止。
在中国的影响下,倭国、朝鲜、琉球和安南都在过春节,他们下大单,购买大量的棕榈油回国给子民改善生活!
乏油的问题日甚一日,杨莺儿写信给颜常武,问他怎么办?
次元超進化 流水的時光
他立即指导科技攻关,从石油中提炼出煤油来,代替棕榈油的灯油作用。
抗日之天狼突擊隊
原来,位于南华帝国西边,扼马六甲海峡的苏门答腊岛是座宝岛,因为“地上出产油,地下也出产油”:棕榈油和石油。
岛东侧的石油产量丰富,蕴藏的地方浅,石油直接冒出来,方便开采。
“光明”公司是一家合资公司,皇家出钱40%,各大财团出钱则为60%,募集人员进行科技攻关,已经取得了技术突破。
公司的产业区里,一座座的蒸馏釜林立,源源不断地生产出煤油、重油,产业区内洋溢着一股股汽油味,现在还不能够使用,只能任其燃烧或挥发。
在视察完产业区,回到会议室,该公司的总工程师叫做颜峘(念huan,意思是高于大山的小山),很年轻,负责进行介绍,当着颜常武与众多大臣的面前他一点都不怯场,而那些大臣们对他客气有加。
颜峘侃侃而谈道:“……我们使用了蒸馏的方法,原油间歇送入蒸馏釜,在釜下加热。现在已经能够做到将4~10个蒸馏釜串联起来,原油连续送入,进行连续釜式蒸馏。其工序包括有原油预处理:即脱除原油中的水和盐。接着是蒸馏:蒸馏出主要是煤油,用活性炭除臭和除去杂质,除此之外,还有其它的油,底层残余为重油。”
“我们即将量产煤油,预计年产量达到一千吨!其它的油正在进一步开发其用途!”颜峘指出道。
然后他说漏嘴了:“父皇,我们的汽油机老是爆缸,怎么都解决不了!”
崩壞外的神明 徐人雙
原来,颜峘正是颜常武与杨莺儿的第四个孩子,他不从军也不参政,而是成为了一个科技工作者。
自然喽,颜常武有什么好点子,绝对是肥水不流别人田,让颜峘主持石油开发,将来会在科技史上留下重重一笔。
见他发问,颜常武没好气地道:“你老子也不是万能的,你自个儿解决!”
讨不到便宜,颜峘是个有志气的孩子,也不多说什么,亲手拿来了几个煤油灯,灯壶里面放有紫蓝色的液体,点燃后,一座座灯具散发出明亮的光线来,颜常武首先拍掌,所有人一起拍掌,经久不息!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