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xq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起點-第371章 翻譯一下什麼叫驚喜-hi2rb

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小說推薦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余秋说道:“是啊。这一点,一箭多雕。”
雷布斯暂时停止了看方案,抬头认真地问:“详细说一说。”
余秋知道他们诧异的是什么,但非爷对这一点很有把握的样子,于是他也就故作镇定地说:“没错,他们正在筹划上市,估值高达8亿美元左右。我打他们的主意,似乎蛇吞象,不现实。”
三个人一起看着他,心想你知道啊?
“但我们天花板完全不同。我盯上他们,其实逻辑很简单:作者群体。你们知道我在写小说,我来说说这一箭多雕是怎么回事。第一,我们未来想要做的,是优质的文创内容。小说,是其中一种载体,也会成为未来具备影响力的衍生文艺作品原著库,这是一种储备。”
雷布斯接着问:“它也是一种应对其他竞争对手低质量内容的手段?”
余秋翘起了大拇指:“这是第二个好处。如果用我们这种技术逻辑,搭配上大量的低质内容,就会出现不断撩拨用户兴奋点的信息茧房,他爱看什么就给他看什么,消磨掉大量的时间。但是,他再怎么消磨时间,也比不上看小说。而他从那样的内容里得到的爽点,在网络小说里全有。这个地方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板块,会有一定的防御作用。”
雷布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用户时间的争夺。”
余秋继续说道:“第三,在我们的商业模式设计里,未来有基于优质创作者的影响力,去做他的内容付费的尝试。引入他们这个平台的付费阅读用户,会扩充内容付费的用户规模,让到时候的内容付费计划可以顺利展开。”
李知行听得一拍手掌:“没错,有这种意愿了,不会排斥,这样创作者的热情可以得到激励。”
余秋点了点头笑道:“第四,我们商业模式设计当中,还有未来设立文创产业投资基金,进行具有文化影响力的文艺作品动漫影视化开发的想法。以我们的小说库和我们平台积累的数据,对开发时候的作品选择、改编都能提供决策依据,提高基金投资的成功率。”
“还有第五吗?”雷布斯已经心里有数了。
“有!”余秋答道,“第五,作者群体的能力,绝不仅仅只是创作小说。他们有的本身就有丰厚的底蕴,有的是文案天才,有的深谙互联网文化。这个群体,同样能够成为自媒体平台的优秀创作者,或者未来平台内计划开放的问答领域的优秀回答者。”
“还有第六。咱们都同意,随着网络速度的升级和手机处理能力的升级,未来肯定会进入视频时代。视频时代的内容创作门槛,比纯粹文字和图片要高一些,稳定优质的视频内容,有许多都要以小团队的形式才能展开。在同样一个生态里,我们聚拢的各类自媒体创作者,也许他们就能孵化出不少这样的团队,为未来的视频自媒体产出最初的一批优质内容。”
雷布斯笑着看他:“理由是够多的了,问题是怎么做到呢?除非你在三年的时间里,能把比特春秋做到几百亿的级别。”
余秋想起非爷说的话,强行豪气地说:“也许要不了三年。你们忘了我手上还有很多币?这个东西,我看好它两三年内,就能奔着几百美元甚至上千美元一个去。”
韩浩坤盘算了一下,倒吸一口凉气:“如果真的那样,公司里的10万个币,就是1亿美元!”
雷布斯神情复杂地看着他:“怎么?到时候你准备自己追加投资?那我们的股份不得稀释到小数点后面了?”
“我只是说,想吞下他们还是有可能的嘛。”余秋干笑道,“具体的形式,可以再想想怎么做。再说了,这东西要升值的话,只意味着大家现在做的事,除了平台本身的价值提升,还能有额外可能百倍的升值,难道不好吗?”
“……你说得我得回去想办法再搞一点币了。”雷布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这个判断从何而来?”
他是长期看好,但完全想不通余秋凭什么说两三年内有可能冲击千元级别的币值。
这玩意不是前不久刚刚跌到半年来的最低点吗?
“蓄力嘛。”余秋笑呵呵地转述非爷的话,“现在暗流涌动啊,雷哥你应该也知道,关注这个的人越来越多了,很多都是有钱的。”
“可不止这些,高层也很关注。”雷布斯轻描淡写地说道。
“如果这些关注转变成了具体的法律事件甚至政策规定,那反而会是一个刺激。”余秋继续转述非爷的话,“真要看到这些新闻了,那就可以期待它涨起来了。”
“且走且看吧,这个不能作为短期指望。”雷布斯说道,“这个策略只能作为储备策略,或者真的能让公司在两年内走到足够高的估值水平,才能想一些办法尝试操作。按你的需要,不控股也行,参与投资,交换一些合作。”
余秋点了点头:“是这样的想法。”
然后,就具体的下一阶段策略,因为已经确定了能有一笔1000万的投资,四个人就开始讨论起细节。
当然,说是讨论,主要还是作为掌舵人的余秋向他们解说自己的想法和安排。
只要公司还在正确的道路上迅速发展,余秋所提出的方向和策略就不会受到大的质疑。但余秋同样需要集思广益,倾听他们的想法。
至于最后的决断,除了他自己,还有非爷。
……
非爷怒骂:“你别想再给老子穿上了!”
方欣雨提着西兰卡普小花袄,追在后面跑:“嘿你这个小家伙,居然会脱衣服了。魔魔,别跑啊!”
不跑那不是憨批吗?
非爷跑得飞快。
跑到树上,她就没辙了。
方欣雨在树下劝说:“穿上多可爱,粉丝们都说再多拍一些。那么多粉丝,你不给他们拜个年?上次喝醉了,没摆出这样的姿势。”
“你是不是傻?你觉得我应该能听懂这样的话?”非爷鄙视道。
方欣雨还在劝诱:“魔魔,穿上可爱!奖励一罐零食哦,想不想吃?”
非爷翻了个白眼扭过头,真新鲜,那还需要奖励?没我点头,小花敢吃老子的零食?
“不然就都给小花吃!”方欣雨居然还真就展开恐吓了。
“你让她吃试试?”非爷看着跟过来站在方欣雨旁边的小花,“没老子的命令,不许吃,听到没?”
小花呜呜呜地喵了两声,很委屈的样子。
“你又凶她!你这个渣猫!”方欣雨横竖劝说无果,只能提着小花袄,嘀嘀咕咕地走了。
非爷低头看自己刻在树上的字,无奈地骂道:“什么恶趣味,让自己男人穿女装!”
远远地看到方欣雨往陈皮家院子那边去了,非爷才下了叔,回到自己的房间。
打开手机,就又看到余秋的微信调侃:【非爷,你女装很受欢迎啊!小S说,回头给你准备两套新衣服。】
非爷言简意赅地回了一个字:【滚!】
然后又是方欣雨发过来的消息:【看在你帮我出了不少点子的份上,村里做的糍粑还有干菜,给你寄一点。把地址发过来。】
非爷犯难了。
没人签收啊!
于是他回道:【不用啦,你不是有不少客人要接待吗?快过年了快递也不稳定。】
过了一会,方欣雨就回道:【你跟老娘客气啥?】
非爷冷笑一声,我老娘早死了,你在我面前总是自称老娘干什么?展示糟糕的性格让老子放弃对你的幻想?
【要不你寄给余秋吧,过年前我们要碰个面的,让他带给我。】
【神神秘秘的……你怕什么?迟迟不发照片,地址都保密?】
【……想哪里去了?难道你对我有意思了,想来找我?】
【真是给你跟杆子你就往上爬,行了,那就让余秋带给你吧。】
非爷无奈地给余秋打电话:“那什么,方欣雨说要给我寄点当地年货,我让她寄给你了,让你带给我。”
余秋很佩服的样子:“不愧是你啊,非爷。网上都能聊得她给你寄东西?怎么做到的?”
“你想干嘛?想学了去外面挂彩旗?我回头跟何诗聊一聊这个问题。”
“……我错了,我多嘴。村里情况怎么样?”
“挺好,后天开始有客人来。”
余秋神神秘秘地说道:“有个惊喜哦。”
非爷愣愣地问:“什么惊喜?”
“等客人到了你就知道了。”
“有啥话不能一气说完?”非爷很不满,“老子不喜欢突发事件!”
“你心情这么不好吗?”余秋挺无语的样子,“不就是喝醉酒被穿女装了嘛!想想这是你中意的女人干的,你就当是私房情趣嘛。”
非爷冷笑道:“哟,你跟何诗玩得挺开啊。怎么,你也女装play过了?”
“……我错了,我多嘴。行吧,告诉你。惊喜就是,因为有一个特别的客人想去看看,腊月二十九我们也会过去。”
“你给我翻译翻译,这算哪门子惊喜?”
余秋楞了一下,然后骂了一句:“妈的,一心追女仔,忘了有兄弟。年前能聚一下也不惊喜?”
非爷笑了:“是你不来过年啊。反正你爸妈都到江城,一样不是在老家,到哪过不是一样?”
“你说得对,所以我爸妈来这边之后,我跟他们商量了一下,他们说也挺好。所以,我们去了之后,就呆到初三再回来。”
非爷挑了挑眉头:“真的?”
“惊不惊喜?”
“还行吧。”非爷淡淡地笑问,“特别的客人是谁?”
“雷哥啊,他也要回老家过年的,离得也不算太远,就去看看这个未来的文创基地是个什么模样。”
非爷有点意外:“他要来?”
余秋笑道:“雷哥说没关系,不惊动别人,他这张脸认识的也不多。”
非爷意味深长地说道:“那可不一定。”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