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k5t火熱都市异能 我有超體U盤 線上看-440-回家讀書-zcd4p

我有超體U盤
小說推薦我有超體U盤
“爸、妈,你们这是几个月了,男的女的?”
“才刚两个月,是男孩,还是前几天才检查出来的,我本来不想要,谁想你爸拦着不让我打掉……”
“咳咳,如果是过去,我肯定让打,不过现在嘛……我们身体比原来硬朗多了,和二三十的小年轻差不多,小晨也出息了,我就想着既然这样要不就留下来吧……”
一间别墅的客厅内,陈晨和父母坐在面对面的沙发上,所有保姆都被支了开来,空荡荡的客厅只有陈晨一家三口。
此时,陈晨的父母两人面对陈晨,竟然有些拘束和尴尬。
“这是最后一个了吧?”
你是我年少時路過的風景 沐沐
此时,陈晨忍不住问道,他就怕自己无缘无故多出一群弟弟妹妹。
闻言,陈父顿时老脸一红,“臭小子说什么呢,肯定是最后一个!”
见此陈晨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也行,反正二胎都开放十年了,你们想要就要吧,我没啥意见。”
“那就好。”
陈晨母亲顿时松了一口气,她就怕陈晨不同意自己多出一个弟弟,毕竟如今自己儿子出息了,他的意见在家中还是很有分量的。
不得不说,在使用过Medpod 3000之后,陈晨的父母无论是相貌还是身体机能,都从五十岁来来到了三十出头,也难怪陈晨会多出一个弟弟出来。
狼性小叔,別玩我!
“对了,等过完年,您俩再跟我去生命科学城一趟,今年的保养也该做一做了。”
陈晨突然提醒道,“其实这种保养最好是一月一次,只是你们不愿意和我搬去纳米比亚,不然你们的身体比现在还好。”
“怎么又要去?”
顿时,陈晨父亲不愿意了,“一年一次就差不多了,一月一次,那谁受得了?岂不是要天天做飞机?”
说着他不住地摆手,“不去,不去!”
“说什么呢!”
陈晨母亲气得狠狠拍了拍张父,“儿子也是一片孝心,到时候能多活三十年还不好吗?”说着她抬起头,有些期待的问道,“可以让人变得更年轻一些吗?”
“当然可以,变成二十多岁的大学生都行。”
陈晨打趣道。
接下来,陈晨又和父母聊了一会天,这才起身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
房间内,只有一张床和一张书桌,床上的被褥已经被晒过,散发出烤螨虫的香气,而书桌桌上除了几本小时候看过的《蜡笔小新》外,只有一台笔记本电脑,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下意识地,陈晨的场能一扫而过,将房间扫描了一遍。
很干净,没有任何窃听装置。
陈晨点了点头,看来自己派来负责保护父母的那群人还算尽责,当然,最大的功臣依然是小X。
坐拥整座万维网,就算有人想对陈晨父母有什么企图,除非他不使用网络传递信息,否则很难逃出小X的监察。
“教父阁下,从刚才开始,您父母小区的防卫已经被官方紧急接管。”
就在这时,小X的声音突然从耳机中传来,“看来官方已经得到您回来的消息了,不过他们并没有直接找您,而是打扮成保安守在了您的小区外,还挡住了几个想来找您的商人。”
“很正常。”
陈晨点了点头,“任谁手握数十种跨时代技术,甚至疑似拥有能摧毁一个洲区的秘密武器,都会受到这种待遇的,就看他们什么时候找我谈话了。”
在房间中休息了一会,就在这时,陈晨突然听到门口传来两个由远及近的脚步,其中一个是自己父亲,另一个却不是自己母亲。
随着几秒之后,两个脚步声来到了房间门外,陈晨这才起身,拉开了房门。
“呃……”
陈晨父亲刚想敲门,却看到陈晨已经打开了门,顿时说道,“看看是谁来了?你哥一听到你回来了,立即就跑了过来。”
陈晨看了看旁边三十岁左右的青年,正是陈征,于是点了点头,打招呼道,“表哥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陈晨表弟。”
我心非請莫入 黎諾寒
陈征傻笑着,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
“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你们进去说,陈征你等会就别走了,中午在小叔家吃饭。”
“诶好,谢谢小叔。”
陈征谢了一声,才跟着陈晨来到了房内。
“随便坐吧。”
陈晨指了指桌前的椅子,然后随意的靠在床上,继续刷着手机。
“陈晨表弟,回来咋没给我说一声。”
陈征有些热情道,“你一整年都在国外,我也来不及和你汇报咱们的广告公司的情况。”
陈晨这才记起,去年过年时,陈征曾经问陈晨借钱,于是陈晨干脆以投资的名义,注资一百万帮陈征开了一家广告公司,平时陈征负责管理,而股份则按照陈征百分之三十,陈晨百分之七十计算。
不过如今看来,广告公司经营的着实不错,如今陈征明显开始有了一丝大老板的气派,一身西装革履,身材也圆润不少,而且啤酒肚也出来了。
“盈利的分红我已经收到了。”
此时,陈晨点了点头,“而且我也相信表哥你不是从中做手脚的人。”
“那是当然!”
陈征连忙说道,“这一点你放心,我不是那样的人,你可以随时派财务来检查。”
说着,陈征突然有些忧虑道,“除此之外,我发现之所以我们广告公司一开始就能盈利几百万,几乎月月都有大单,是因为有好多人想通过我和你搭上线的原因,所以很多大单都被我推掉了,就是不知道会对你有什么影响。”
“没事,表哥你自己看情况吧。”
陈晨无所谓道,“如果只是人情往来那能接就接,反正我们又不偷不抢,不过如果有陷阱的可能,那就拒绝吧,我这边是无所谓的。”
“那倒也是。”
陈征顿时放心道,“咱们市的商会有不少人总是想通过我认识你,都被我婉拒了,可是就算这样,你家别墅小区的价格还是提升了不少,原因估计你也明白。”
陈晨点了点头,没有多谈这件事,之所以小区依然能保持安静,便是因为陈晨从中作梗的原因,那些想买陈晨邻家别墅和陈晨父母搭上线的人,都被陈晨暗中化解了。
如今整个小区除了几个不愿搬走的老住户,几乎全都是陈晨暗中安排的保镖和黑骑士。
接下来,陈征又谈到了二伯父的儿子和女儿,去年那场车祸之后,肇事者却始终没有找到,最后他们的儿子陈志便继承了他们家的房子,而女儿陈珊则只拿了一部分钱离开了这个家庭,和一个网恋对象结婚了。
“陈珊已经结婚了?”
陈晨顿时一怔。
二伯父的女儿陈珊和陈晨同岁,只是月份小于陈晨,小时候也能与陈晨玩到一起,而且并没有染上母亲的泼辣气息。
而后随着渐渐长大,两人因为常年分隔,关系才淡了下来。
“如果只是结婚就好了。”
陈征有些苦恼,“陈珊表妹也是命苦的人,我最近刚听说,陈珊谈的那个网恋对象拿了你给陈珊的一百万嫁妆,独自跑路了,只留下陈珊表妹和她肚子里八个月大的娃儿……”
陈晨顿时皱了皱眉,“什么时候的事,我爸妈怎么没给我说?”
“陈珊表妹让我不要告诉你们的。”
陈征苦笑道,“就是上个月的事情,她的性格你也是知道,要强的很,因为那个混蛋跑路,陈珊表妹差点连房租都交不起了,还是我看不下去,给她垫了一年的房租……”
“行,这件事我来处理。”
陈晨点头道,“之后你让陈珊表妹把那个男人的信息发给我就行。”
冷酷總裁的退婚嬌妻
“陈晨表弟,你打算怎么处理?”
陈征顿时精神一振,他毕竟不是陈晨父母那些老一辈的人,对于陈晨的公司到底有多大的能量还是心中有数的,别的不说,光凭和北美洲发生的那些你来我往,甚至最终让北美洲区妥协这件事,就足以令人咋舌不已。
“当然是先把人找到再说。”
陈晨摊了摊手,无奈道,“还能怎么办,看看陈珊表妹的意思,她如果想继续过就继续过,不想和这个人过的话,让他把钱吐出来就够了,毕竟现在可是法治社会,杀人是要坐牢的。”
“汗,好吧,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陈征顿时有些汗颜,如果对方这么容易找到还能把钱吐出来,那他也不会着急了,不过对于陈晨来说,这件事或许真的很简单。
豪門絕戀:替身小嬌妻
接下来,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三十出头的陈征在陈晨面前,却有些像是下属的姿态。
直至半个小时后,陈征才告辞离开。
洪荒之盤古傳人 地君
目送陈征走出房门,陈晨才对着空气说道,“X,能查到那个男人的信息吗?”
“当然可以。”
校園絕品狂神
小X回答道,“我已经查到了,对方名叫张恒,三十五岁,重州人,身高一米六二,体重一百三十斤。”
随着小X的回答,陈晨手机上也被发来一篇资料,陈晨轻轻点开,只见上面是一张男性的证件照,证件照上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
不过男子却长着一副娃娃脸,看上去有些猥琐,又有些俊俏。
“根据对方的各类社交账号的IP地址查询,如今对方已经回到了重州,需要派人将其带回来吗?”
小X问道。
“带回来吧。”
陈晨看了看手中的照片,随即关闭了手机,“看陈珊那边是什么意思,只要她不介意自己带孩子,就把这个男的处理掉。”
老婆等等我
说着,陈晨不禁狞笑起来,“再怎么也是我们陈家的人,如果就让他这样大摇大摆的走了,我们陈家的面子往哪放?”
……
而此时的另一边,随着陈晨回家的消息不胫而走,许多安全部门都顿时热闹起来。
这一幕并非一直存在,就算是去年过年,陈晨手握各种划时代专利,回到涵都时官方也没有大动干戈。
不过今年不同,在黑光科技涉足了航天和军工,并且展示出各种超出现实的武器和科技后,中洲区官方对于陈晨的重视程度直接上升了两个台阶,此时在涵都的联邦调查署分部内,陈晨的资料已经被摆在了十几人的面前。
“陈晨,商都交通大学学生,如今处于休学状态,从小学到高中一直属于正常表现,直至大一学期期末,突然研发出了衰老逆转治疗项目的初代方案,并刊登在了国际期刊《细胞》杂志上。”
会议室的讲台上,一名女性讲解员不断讲解着,“不过在发表期间曾出现过一丝波折,一个名叫郑建的学校副教授试图将这份论文归为己用,可是在见过陈晨后,却突然跳楼身亡。”
“是谋杀吗?”
有人顿时来了兴致问道。
“并不是,在对方跳楼时,陈晨有完整的不在场证明,而且经过对死者的调查发现,死者生前曾经有过谋杀嫌疑,而谋杀的对象是他自己的前妻。”
讲解员拿着指挥棒,指着幻灯片上的中年男子继续说道,“而根据陈晨的笔录,当时他通过桌子上摆放的照片细节、以及郑建的生物专业,还有其前妻的癌症种类,分析出郑建是谋杀前妻,于是当他揭穿后,对方只得畏罪自杀。”
“咦,这就有意思了。”
闻言,一名留着络腮胡,大约三十来岁的调查员抽着烟,翘着二郎腿道,“对方刚要潜规则他,结果下一秒就畏罪自杀,而且我看资料上说是二十五分钟内,也就是说陈晨只花了二十五分钟,就凭一张嘴说死了一个人,这份战绩……啧啧,属实有些可怕啊……”
“没错,资料上看似很简单,可是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中分析出对方的线索,并让对方无法反驳,至少在逻辑思维能力以及口才方面绝对是一绝。”
旁边一名四十来岁,头发花白的调查员凝重道,“对方不来当联邦调查员真是可惜。”
“拉倒吧老李,人家现在是什么身份?一家巨型集团的董事长,同时还是诺贝尔奖获得者,你让人家来当联邦调查员?做梦呢你!”
留着络腮胡的男子顿时讥讽起来。
“好了,不要跑题,接着往下说。”
就在这时,一旁坐在主位上的联邦调查分署分部的部长开口道。
“是。”
讲台上的讲解员面露难色,随即继续开口,“如果这件事原本只是一个意外,那么接下来的情况,可能会颠覆各位的想象。”
说着,幻灯片自动切换了一份资料,“就在半年后,也就是陈晨休学开办公司的那段时间中,根据我们后续的调查表明,他曾因为开发出的首款APP软件《小X翻译助手》,而邀请了几名商业领域的人物,不过具体的联系方式不明。”
“可是,在陈晨邀请这群人参与了一次线下商谈之后,其中一名叫做郭大壮的企业人物却在商谈结束时,因闯红灯而当场被车辆撞死。”
听道这里,在场的众多调查员终于停止了小声商谈,纷纷变得凝重起来。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