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jfqm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黑科技制霸手冊 愛下-第五百五十三章 來玩呀!(防盜!)-mot15

黑科技制霸手冊
小說推薦黑科技制霸手冊
来到爷爷奶奶所在的房子,打开门,下去三个台阶便是略显黑暗的外厅,这里是拜访杂物的地方,右转之后,还需要经过一断略微狭窄的道路之后,才是徐斌爷爷奶奶所住的屋子。
一进屋,
魔血魂帝 l冷夜無風
便是热气夹杂着饭菜的香味迎面而来。
标准的东北大炕前立着刷着白漆的圆桌。
这是自徐斌记事以来便一直是自家的专用饭桌。
而饭桌上此刻已经有了三道菜,狍子肉,土豆丝,还有一个蘸酱菜。
自从徐斌辍学之后,家里的饭时就改成了两顿,上午九点一顿,下午三点一顿。
熟悉的气息,熟悉的人,
这是一个能够被称之为家的地方。
“哎呀,你这孩子也不多穿点!”
爷爷徐勤勉看着孙子披着棉服,里面却是啥也没穿之后,顿时埋怨起来。
如果是曾经,徐斌只会有些不耐烦的说他又不冷。
可是今天,徐斌却是眼泪含眼圈的道:“嗯,我下次多穿一些!”
“下次可一定得多穿点!”
奶奶王慧琳也在一旁帮腔,两个年过六旬的老人并没有察觉到徐斌的异常。
元旦,
按理说应该是阖家团圆的日子
徐斌家里其实人口也不少,爷爷奶奶,父亲继母妹妹,叔叔婶婶弟弟,加上徐斌一共九口人。
徐斌仍然记得,小时候不说逢年过节,就是每个周末其实家里都会很热闹。
但这种热闹却是建立在爷爷的支撑下,
从什么时候起就不再这么热闹了呢?
哦,
应该就是爷爷的事业败了之后。
曾经对于这一点,徐斌虽然颇有怨言,但他什么都做不了。
没钱!
说话就不硬气。
燃燒的鐵 寂寞江湖紅顏
曾经徐斌就是少爷的身子,少爷的秉性,偏偏却又一个奴才的命。
但三十岁的徐斌不说成熟了,但怎么着也算是懂事了。
所以在这次重生之后,徐斌第一个改变就是走到了奶奶身边轻声道:“奶,我帮你!”
说着,徐斌便要将热饭的蒸格自奶奶手里接过来。
可奶娘却是连忙道:“不用,你上炕等着吃饭,这个我拿就好了!”
自幼丧母的徐斌从未感受过什么叫做母爱,但在他的成长经历中,却并未因此缺少过爱。
虽然没有母亲的疼爱,
可是来自爷爷奶奶那加倍的爱,真正给予了徐斌一个宠溺的成长环境。
慈母多败儿?
作为儿的徐斌又有什么资格抱怨这个呢?
抱怨爷爷奶奶太惯着他了,
让他养成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习惯?
惯着他就算辍学了还养着他?
重生之前,
徐斌没有抱怨这个,因为他知道,没有爷爷奶奶那加倍到过分的爱,他甚至可能都活不到成年。
所以,曾经的徐斌哪怕工资微薄,也会经常拿出一部分为爷爷奶奶添些衣物与用具。
不多,
但也是聊表孝心。
而重生之后的徐斌则更加珍惜这段‘子欲养而亲尚在’的时光。
“没事!”
護花保鏢都市行 小李子
不由分说的将蒸格自奶奶手里接过来,然后又依次拿了碗筷之后,祖孙隔代,却是真正的一家三口,便开始享用09年的第一顿饭。
洪荒葫蘆傳 黑水鶴
狍子肉,
怎么说也是野味了。
可再好吃的东西,连续吃了一个冬天之后都要吐了。
更不要说狍子肉本身并不是很美味,肉丝粗不说,更难以消化。
曾经的徐斌就是吃了一个冬天的狍子肉,搞得他接连抱怨。
但又能怎么样呢?
没钱啊!
只能吃这些邻居给的狍子肉。
“大孙子多吃点,今天可是过年了!”
爷爷在一旁喝着酒还不断让徐斌多吃一些。
而徐斌再次品尝到曾经吃到吐的狍子肉,味道确实不一样了。
好像,
多了那么一丝丝的苦涩。
爷爷,
奶奶,
我真想你们啊!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真没想到我也有这一天。”
前半句是徐斌在学生时代,讲台上的老师对下面那群学生说的最多,也是徐斌听得最不耐烦的一句话。
当然了,
就徐斌这个小本毕业的家伙其实经历过的也就那么几个老师。
自嘲一般的说了一句之后,徐斌又开始对着一张白纸写着。
上面是接下来的一年,乃至每一个月徐斌需要做到的事情。
重生在十八岁,
这个一样的年纪,即避免了很多的不便,又能够享受成年人的便利。
但对于徐斌而言,这却并不是最好的年纪。
十八岁,
徐斌已经辍学五年,几乎没有重读的机会。
技校也已经毕业,什么都没有学会。
但既然是重生了……
“我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重活一次,
徐斌不可能做到尽善尽美,将一些都做到美好。
毕竟人的时间是有限的,哪怕徐斌多了一些。
无法挽回的就让它过去,徐斌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将精力都放在那些需要,以及他可以补偿的事情上。
皇室小寵兒
好在……
“老天给了我这次机会!”
虽然在重生之前,徐斌只是一个连屁都算不上的失败者。
但他也并非是一个扶不起来的人。
对于朋友所介绍的工作,徐斌都会努力去做,并且每一次都做的很好。
但怎么说呢,
机遇,
徐斌在彻底懂事之后,有能力,也愿意抓住的时期却偏偏缺少一个机遇。
而现在,
徐斌遇到了他这一生当中最贵不可言的存在,给了他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最大机遇——重生!
兇靈秘聞錄
“终于写完了!”
看着那张上面已经是密密麻麻的纸张,徐斌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
纸张上的字迹横七竖八,繁乱无比。
恐怕除了徐斌本人之外,其他人很难一眼就认出,这是一张简化版的重生者手册。
不过在纸张的最上方的四个字却是异常清晰——尽力而为!
没有什么世界首富的野望,更没有什么妻妾成群的妄想。
重生之前徐斌就是个小人物,
重生以后小人物虽然升华了,
但长久以来保持的心态却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所以在发现自己重生之后徐斌没有觉得他能够成为世界之王。
他只是想要借着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去弥补他曾经的遗憾与悔恨,顺道让自己过与家人朋友过的好一些。
哪怕做不成人上人,也不能见到谁就装孙子。
你们说是不是!
所以,
就如千篇一律的重生文一样,徐斌的第一步就是搞钱。
鄉村鬼事
俗!
俗不可耐!
但,
是不是呢?
而大致的方向既然已经定好了,那么就只剩下一个问题了。
“该找谁呢?”
搞钱,
搞这大钱!
这个战略方针是没错,
可也得需要起步资金啊!
“这个时候爷爷的工厂应该是不行了,他自己都欠不少钱,应该不会,也拿不出钱了,至于我爸唉……”
由于身体的原因,徐斌的父亲这些年就只能靠着低保勉强生活,更不要说他与徐斌之间的关系说是父子,倒不如说是名为父子的熟人。
“找狗哥试试?”
狗哥,
本名韩啸天,
是徐斌的同学加好哥们,重生之前两人更是死党。
但在这个时期,徐斌与韩啸天的关系还并没有达到那种托妻献子的程度。
所以仅仅只是同学的关系,徐斌还真摸不准韩啸天能不能借他钱。
毕竟钱这种东西,看起来不过是薄薄的一张纸,但这东西的分量却着实不轻。
可徐斌现在也没有什么其他借钱的地方了,并且按照重生之前的关系远近亲疏,徐斌第一个想起来的就是韩啸天。
“试试吧!”
拿起电话,徐斌按下了名为‘狗哥’的通讯人。
“喂,斌子咋了?大过年的你这是要请我喝酒啊?”
提前进入社会,提前适应父辈的生活节奏,这就是徐斌他们这种小城市人的现状。
韩啸天也只不过比徐斌大了两岁,却已经彻底被北方的酒桌文化所浸染。
并且据徐斌的记忆,韩啸天的这种状态还要持续十年,在他结婚生子之后才好很多。
“狗哥别闹,找你有正事!”
“靠!你能有什么正事!”
两人自技校相识,到了今天已经认识四五年了,在狗哥的印象中,徐斌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我真的有正事,你那还有多少钱?”
“钱?你还不知道我,现在还欠一屁股饥荒,我那有钱啊!”
生生世世愛 灑脫居士
果然,
听韩啸天这么一说,徐斌就知道,这个时候他与韩啸天的关系还没有达到一人有难,鼎力相助的程度。
不过徐斌也不会这么简单就放弃。
毕竟这一次事关原始资金累计,他根本没有要脸的打算。
“狗哥你就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有多少钱,我是真有用,不行你帮我借点,我跑不了。”
这也就是两个人的关系还算不错,并且韩啸天的年龄还不大。
不然的话,
你算什么东西,
我去为你借钱,你万一不还我怎么办。
“唉……”
叹息了一声,韩啸天最后只能无奈道:“你需要多少?”
APP大師 酒漸濃
有门!
这边的徐斌一听这话差点兴奋的跳起来。
虽然按照年龄来说,韩啸天虚长了徐斌两岁。
但重生以后的徐斌在心理年龄上可是足足大了韩啸天十岁。
所以徐斌明白,借钱的时候就不能要脸。
同理,
要账的时候就不能把对方当人。
因此一听韩啸天松口,徐斌这边则是狮子大开口道:“两万!”
傾城廢後 若兒菲菲
两万,
是徐斌预估的标准单位。
到不是说少于这笔钱徐斌的计划就施展不来了,而是资金的累积会变慢。
“两万!!!你特么看我像不像两万!”
“额……实在不行一万五?一万?怎么着也得五七八千的啊!”
“还五七八千?我这个月工资一千五,我只能给你一千,行就行,不行就拉倒!”
“一千……”
徐斌想过这次借钱难,会很难。
但是没有想过会这么难。
一千,
与徐斌预估的数字相差了二十倍。
“狗哥,你看能不能再多点,我这次是干正事,你就帮我借点?”
“大哥,我就这么多,你要觉得少我也没办法,再说你让我向谁借吧?你觉得谁能借我两万?”
的确,
在什么时候两万块钱都不是一个小数目。
若是家里长辈真出了什么尽力情况,徐斌或许还真的能在韩啸天这里多借点。
但是空口白牙说有正事就想要借两万?
想都不要想,
毕竟两万块钱虽然不少,但在2010年也真的不多。
要是真的做点什么,两万块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好吧……一千就一千!”
蚊子腿也是肉,虽然差了不少,但总比没有强。
“那就这样了,等我开工资你来我这里拿。”
借钱嘛,总不能还让人家送上门吧?
而徐斌也明白,这个时期的韩啸天虽然可能真的拿不出两万块钱,但也绝对不止一千。
可徐斌也明白他现在与韩啸天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太好,起码没到曾经那种托妻献子的程度。
但徐斌怎么说也已经见识过了韩啸天可交的一面,所以他对于这次的一千块并没有太多的怨言。
而在结束了与韩啸天的通话之后,徐斌又给几个他觉得关系不错的朋友同学打去电话。
只不过在得知徐斌的目地是借钱之后,这些朋友同学的态度出奇的统一。
虽不至于一毛不拔,但徐斌最后的收获却是寥寥无几。
“加上狗哥的一千才三千,差的太多了。”
几个同学加在一起就借了两千,足以说明徐斌的人缘也真够可以的了。
不过心理年龄已经三十的徐斌到是没生出什么怨天尤人,又或者是什么所托非人的想法。
毕竟在这个时期他的同学也刚刚毕业,能拿出三百五百都是从自己的生活费里扣出来借给徐斌的。
他,
应该心存感激。
“可还是不够啊!”
三千与两万之间差的实在是太多了,别说达到徐斌的最低要求,哪怕是让他挥霍一晚就去死也不够啊!
“还有谁呢?”
看了看自己的通讯录,徐斌将视线停留在最下方的一个联系人上面。
这个人,
徐斌与他的关系一直很好,但由于对方之后几年就会搬到外地,这就导致两个人之间的情分虽然未变,但却不如以前熟络了。
这也是徐斌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联系这个人的原因。
“他好像也没多少钱吧?”
心里这般想着,吴冬的手指却还是按下了拨通键。
并且很快山寨苹果手机里就传开了一个很和善的声音:“斌子?正要给你打电话呢,出来玩啊?”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