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6cg人氣都市小说 牧龍師 亂-第654章 天棋神盤展示-4tgjr

牧龍師
小說推薦牧龍師牧龙师
“他们过来了,要不要现在动手?”宓重筠下意识的开口问道。
问完这句话,宓重筠心里也涌起了一分疑惑。
自己才是老大,为什么做什么事情前都先征求一下人家的意见,难道对方才是有真正领袖才能的男人?
“不急,放他们过去。”祝明朗说道。
“放他们过去??”齐昏不太明白这样做的用意。
“听祝大哥的准没错啦!”那位年轻的女子神民沈影说道。
沈影和宓容的关系不错。
大概是宓容不小心告诉了他祝明朗是神选之人的关系,现在沈影与宓容一样已经成为了祝明朗大哥哥的小迷妹了。
祝明朗要得就是这个效果,一点点蚕食这个玄戈神国的人。
也幸好这一次玄戈神国派遣来的都是一些年轻子弟,还由宓重筠这个草包在领队,不然要拐带他们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没有宓容给自己做内应,偷偷的洗脑,祝明朗也只好剑走偏锋了。
大家分散在了原野中,人数少的好处除了移速快之外,隐蔽起来是最轻松的,敌人想要发现他们的行踪非常困难。
人群之中,祝明朗已经看到了当初那个被小白岂摁在地上疯狂摩擦的神裔明练杰,这家伙伤势倒是恢复得非常快,受了那么重的骨伤,现在看上去跟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生活在港片世界
“明神族有什么疗伤圣药不成,怎么我看这明练杰生龙活虎的?”祝明朗询问宓重筠道。
其他神下组织的事情,宓重筠知道的不少。
“确实,明神族最有名的就是他们的疗叶,将那种特殊的叶片榨成叶汁,然后配合上一些愈泉,可以在极端的时间内治愈内外伤势。”宓重筠点了点头。
祝明朗眼珠子转了起来。
圣阙大陆中还有一大批伤员,这些日子董夫人仍旧在圣阙大陆残骸附近找寻那些存活下来的同胞,其中也有许多实力卓越,可惜伤势严重的人。
假如能够治好他们的伤,这些人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
尤其是圣阙大陆的皇王宏耿,这家伙的实力放在天枢神疆中也是极其恐怖的,只要不是遇见神明,他基本上不惧任何强者。
“要是能够让他伤势恢复过来,要弑雀狼神的话,也会有更大的把握!”祝明朗心中谋划着。
明神族的疗叶……
必须全部洗劫了!
……
既然是伏击就必须有耐心,祝明朗特意等到他们完全进入到了地形复杂的歧峡后,这才让圣阙大陆中的一名牧龙师去告知郑俞。
若是让郑俞的大军去与明神族厮杀,实力悬殊过于巨大。
实力宠妻:女王养成记 独冷月
但让郑俞将他们阻挡在长蛇城要塞之下,不让他们闯过去,这难度会大大的减轻。
“祝大哥,他们马上要到防线了,我们还不动手吗?”齐昏有些焦急的说道。
对方已经脱离了他们伏击的范围了,感觉再等下去,他们可能错失最好的机会。
祝明朗一直在等,直到那名派遣出去给郑俞传信的圣阙大陆牧龙师回来,祝明朗才决定动手。
……
厮杀声已经从歧峡之中传来,正是明神族在冲击长蛇城防线。
明明不到一万人,而十几个长蛇山垒中加起来更是有近二十万防御军,结果明神族还是势如破竹,用很短的时间便粉碎了最前面的几个山垒城池!
明神族的人下手也是极其残忍,所过之处基本上看不到任何一位活口,包括一些跑山货的歇脚商人,都是眼睛都不眨的就杀了。
大概在这些上界之人眼中,下界之民与牲畜没有什么分别。
越是如此,越不能妥协,祝明朗自然清楚这一点。
“动手吗?”庞凯询问道。
守卫的人死了很多,凡民与神民还是有很大的差别,明神族那些武者更是可以以一敌百,他们杀死那些装备精良的士兵,跟踩死一些小鸡崽一般。
“等他们到残山。”祝明朗说道。
残山城地势最为险峻,而且前后都筑起了非常高的山岗。
在那里动手,确保可以将明神族的这支军队一网打尽!
……
残山山岗,一座座矗立而起的高石岗犹如灰色的山塔,底部比较纤细,高处却是一个巨大的岩台,可以容纳足够多的军兵。
石岗是用极为坚硬的地脉灰盘岩建成的,即便是巨龙要摧毁它们也得耗费一些时间。
郑俞站在岗塔上,飞龙营的徐备驾驭着它的飞龙王落在了旁边。
攻不可没
“郑国辅,那些扮成我们军卫和商人的囚徒都被杀了,一个活口都没有留。”徐备说道。
“民也杀,看来也没有必要心慈手软了。”郑俞叹了一口气。
前几个山垒城中留守的并不是真正的军卫,也不是真正的商人。
郑俞将囚徒与战俘安排在了前面的几个山垒城中,一方面是想要了解明神族这些人的大致实力,另一方面也是想摸清楚他们的底线。
他们基本上是见人就杀,倘若离川落在他们的手上,基本上就成了一个恐怖的屠宰场了!
“祝尊者将所有内应势力都扣押起来也是明智的,这些神下组织根本就没有把我们当人!”徐备有些愤怒道。
“排兵布阵,迎战明神族!”郑俞抬起了一只手,手掌向着云天,似托着什么宏伟之物。
他的掌纹印向了长空,与此同时所有的岗塔处都浮现起了一道又一道的晦暗之线,它们精确的在这残山山峡之中交错着,仿佛有一个无形的天阵,将残山中所有的塔岗给连接了起来!
似响应着某种呼唤,原本暗沉无比的灰盘石山岗正产生一种共辉。
飞龙营的人在云层之上,它们俯瞰下去,惊骇的发现这残山山岗的分布竟极其讲究,尤其是在能够看到那些暗线与共辉的情况下。
整座山峡宛若一个起伏不一的山割棋盘,而有序分布的山岗与山垒,更似大小不一的棋子,最终以一个后翼之御的摆列呈现在了这歧峡战场中!
一个山岗驻扎四五千人,而这四五千军卫便仿佛化作了一个整体,是一枚一枚灰白色的棋,近二十万的防御军,纵然其中有大部分的人连修为都没有,可身处在这样一个恢弘巨大的天棋神盘之下,却似乎获得了某种天赐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