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明流匪 線上看-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流言熱推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京城。
一座普通的院子里,几个汉子,围坐在屋中。
“李弘,你把大家都找来,是不是驸马又有新的任务?”说话的是一个身穿短打衣衫的壮硕汉子。
周围另外几个衣着各有不同的汉子看向坐在主位上的人。
坐在主座上的李弘看着说话的汉子,说道:“许金水说的不错,确实是驸马派人从辽东送来了消息。”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屋中的几个汉子中有人忍不住说道:“到底是什么消息,非要让大家都到这里见面,你要知道,以我的身份,经常出现在这里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
说话之人身上穿着绸布的衣衫,和身边的其他人比起来,他看上去更像是有一定身家的人。
李弘目光在面前的这些人身上依次看过,嘴里说道:“这件事非常重要,不然我也不会把你们都找来。”
“说得这么严重,到底是什么事呀!”许金水忍不住催问道。
屋中其他人也都好奇的看向李弘,等着他说出来。
咳!
李弘咳嗽一声,正了正声,说道:“驸马交代咱们,想办法把虎字旗想要造反的消息散播开,上到坐在大殿里的那位,下到贩夫走卒,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
“这个虎字旗是不是大同的那家商号?”许金水问道。
李弘点了点头。
“这个虎字旗真要造反,对咱们大金来说是一件好事,为何要把这个消息弄得人尽皆知!”身穿绸布衣衫的汉子皱着眉头说。
李弘对他说道:“此事是驸马交代下来的任务,轮不到你们来置喙,咱们要做的就是做好这件事。”
“是属下多嘴了。”穿绸布衣衫的汉子低头认错。
大金军法严格,不允许质疑主子的决定,尤其在对待他们这些汉人身上。
仅凭刚刚那句多嘴的话,一旦传回去落入驸马耳中,很可能为他引来杀身之祸。
李弘看了他一眼,语气淡漠的道:“再有下次,你不必留在京城,可以回大金了。”
“属下谨记李头的教诲。”穿绸布衣衫的汉子站起来躬身赔罪。。
像他们这种从大金来到明国京城的探子,除非带了绝密的情报返回,或是被大金召回,除此之外,一旦回大金,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坐下吧!”李弘抬起右手在半空中虚压了几下,示意他坐回去。
穿绸布衣衫的汉子这才小心翼翼的坐回到座位上。
李弘再次开口说道:“驸马交代的任务不能耽搁,从今天起,你们几个便去各处散播关于虎字旗造反的消息,半个月内,要让京城上上下下都知道这个虎字旗将要造反。”
“是。”
屋中的几个汉子全都从座位上站起身,躬身应下。
“行了,去做事吧!”李弘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走了。
屋中的这些汉子依次往屋外走去。
“罗忠旺你留一下。”李弘喊住走在最后的身穿绸布衣衫的汉子。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走在他前面的人看了一眼这个罗忠旺,然后离开了房间。
冥主
罗忠旺转过身微微躬着腰,小心翼翼的问道:“李头您有什么事要交代属下去做?”
“你那个铺子平时没少接触京城的官员吧!”李弘问道。
罗忠旺点点头,道:“是有几个,不过都是一些品级不高的穷官,但凡那些朝中重臣或是家财颇丰的官员,很少会去属下的铺子,就算从属下铺子里买东西,也只是派家中的下人去。”
“有认识的都察院御史吗?”李弘问道。
罗忠旺想了想,随后摇了摇头,道:“属下打过交道的官员里面,并没有都察院的御史,不过有一个人到是和都察院有些关系,他以前是都察院的御史,还做过一任巡按御史,如今在工部做事。”
“你说的这个人是谁?”李弘问道。
罗忠旺说道:“此人叫柳节安,现如今是工部的一位员外郎,属下想起来,好像此人当初任巡按御史的地方就是大同。”
“此人什么时候出任的大同巡按御史?”李弘再次问道。
罗忠旺想了想,道:“好像就是几年前,至于具体什么时候属下就不太清楚了。”
“几年前的大同,虎字旗也是在最近今年冒出来的。”李弘手指捻动自己下巴上的胡须,面露沉思。
站在一旁的罗忠旺不敢打搅到李弘的思考,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过了一会儿,李弘说道:“既然找不到都察院御史的关系,那就通过此人想办法把虎字旗将要谋反的消息泄露给都察院的御史知道,能不能做到?”
说着,他看向罗忠旺。
罗忠旺急忙保证道:“李头放心,属下一定把关于虎字旗将要造反的消息告诉这个柳节安。”
“你要记住,关于虎字旗造反的事情是你无意中听人提起,不要让这个柳节安怀疑上你,认为是你在散播这件事。”李弘警告他。
罗忠旺点点头,说道:“属下知道怎么做了。”
“去吧!”李弘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罗忠旺躬身行了一礼,从屋中退了出去。
所有人都走了之后,仅剩李弘一个人坐在屋中,端起桌上的盖碗吹了吹里面的热气,放在嘴边喝了一口。
从院子一出来,罗忠旺抬起手臂,用衣袖拂去额头上的汗珠。
先前在屋中李弘说要把他赶回大金,真是把他给吓坏了。
作为驸马安排到京城的探子,他对那位驸马的手段在清楚不过了。
哪怕他是清清白白的,回到大金都要被扒下一层皮,更不用说他在李弘面前当众质疑了这位驸马的决定。
“罗掌柜!”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有人喊了他一声。
罗忠旺扭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见许金水正靠在院门一侧的墙壁上和他打招呼。
“你怎么还没走?”罗忠旺走了过去。
许金水双手护插衣袖,缩着脖子说道:“等罗掌柜您呢!”
“等我做什么?”罗忠旺眉头微微一蹙,不明白这个许金水要做什么。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大明流匪》-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汗宮殺人看書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青城里里外外都是虎字旗的人。
扎木合来到城外迎接博格日进城,自然瞒不过守卫在城门前战兵的眼睛。
他们前脚进城,城门前的战兵便把消息送到了李树衡的桌案上。
“副司长若是担心这个博格日会做出对咱们虎字旗不利的事情,属下可以立刻安排人去解决掉此人。”黄鸿询问道。
李树衡轻轻一摆手,道:“林丹汗此人早有一统草原的想法,一旦他知道派到土默特部的监管大臣死在青城,很有可能借此率军西进,这不符合咱们虎字旗的利益。”
拒绝了黄鸿暗杀博格日的提议。
虎字旗需要的是把大板升地变成自己的根基,而不是与察哈尔部进行一场没有必要的战争。
打败察哈尔部,对虎字旗没有任何的好处,反倒少了一道与金人隔开的屏障。
“这个博格日任由他留在青城?”黄鸿问道。
朕的前夫是太尉
“不。”李树衡说道,“大板升地的地面上是虎字旗说了算,察哈尔部的林丹汗还不管到咱们虎字旗的头上。”
“副司长的意思是?”黄鸿看向李树衡。
李树衡放下手里的茶缸,道:“你去一趟汗宫,把博格日这个什么监管大臣赶走,顺便警告一下俄木布洪和那几个土默特部的台吉,让他们知道这里是由谁说了算。”
“是,属下这就去汗宫。”黄鸿答应一身,转身退了出去。
李树衡扭头对站在一旁的护卫说道:“通知下去,以后俄木布洪那边的开销减半,一些不必要的开销也免除了吧!”
俄木布洪虽然成为了土默特部的领主,可卜石兔什么财富也没有给他留下来。
当初卜石兔逃出青城,携带而逃的财富几乎全部落入虎字旗的手中,就连那些因为带不走被迫留在汗宫里的珍贵物件,也因为青城落入虎字旗手中,而成为虎字旗的战利品。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土默特部大败之后。
少部分土默特部台吉给了俄木布洪一些牛羊等财富,全了他这个领主的颜面,可这些东西早晚有消耗一空的时候,所以平日里汗宫的开销,都是由虎字旗负责。
可以说俄木布洪这个土默特部领主,完全是由虎字旗养活。
从李树衡办公房离开的黄鸿,带上了一队外情局的人,径直去了汗宫。
李树衡居住的地方离汗宫并不远。
连一刻钟都不到,黄鸿便带着人出现在汗宫的外面。
“滚开!”黄鸿冲着阻拦自己等人的汗宫守卫喝骂了一句。
重生之国民女神 四月安然
守卫汗宫的几名蒙古甲士,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退让到一旁,任由黄鸿带人闯进汗宫。
卜石兔还在时,这种事情绝不会发生在汗宫前。
如今青城已经落入虎字旗手中,统治者由土默特部领主变成了虎字旗。
这几名蒙古甲士虽然是汗宫的守卫,可也知道虎字旗的人不能招惹,而俄木布洪这位土默特部领主,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大打折扣,远远比不上当初的卜石兔。
偌大的汗宫,只有外面这几个蒙古甲士守卫。
进入汗宫的黄鸿在没有受到任何阻拦,径直出现在俄木布洪的面前。
吧嗒!
俄木布洪一见到黄鸿,突然愣住,手里的金樽掉落在身前的矮桌上,里面的酒水洒落在了桌子上。
“黄副司局长来的正好,今天大汗正宴请察哈尔部的博格日台吉,一起坐下喝几杯。”哈尔巴拉笑着招呼黄鸿入座。
放在以前,他连正眼都不带搭理这个黄鸿。
可如今不同了,土默特部和虎字旗的战争中失败,大板升地完全落入虎字旗手中,就连他这个兀鲁特部领主也成了虎字旗的阶下囚,只能留在青城生活。
一朝天子一朝臣。
连明朝官员的官职都叫不全的他,如今却能喊得出出虎字旗所有职位。
黄鸿瞥了一眼哈尔巴拉,嘴里哼了一声,道:“喝酒就不必了,只要不怪我打搅你们的酒宴就好,把他拿下!”
说着,他伸手一指站在俄木布洪身旁的扎木合。
可能因为指向的方向相同,俄木布洪吓了一跳,脸色霎那间苍白毫无血色,直到看到抓的人是一旁的扎木合,这才松了口气。
扎木合双手被捆在身后,两名外情局人员押着他走到黄鸿面前。
“放开我,放开我,你们凭什么抓我,这里是汗宫,你们这些虎字旗的人什么抓我。”扎木合奋力挣扎,嘴里叫喊着。
可惜他如何的挣扎,始终挣脱不开。
见扎木合被抓走,俄木布洪面露惊慌,结巴着说道:“黄,黄副司局长,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扎木合是我的亲卫将领。”
“没错,抓的就是他。”黄鸿冷笑一声。
扎木合挣扎着喊道:“你们凭什么抓我,你们虎字旗来汗宫里抓人,还有没有把大汗放在眼里,当初刘恒亲口说过,支持俄木布洪成为土默特大汗,莫非你们现在反悔了。”
噗嗤!
黄鸿手中的匕首扎进了扎木合的胸口。
“你,你!”扎木合嘴角浸出鲜血,脸上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完全没想到对方会在汗宫,当着俄木布洪和众多台吉的面动手杀自己。
黄鸿抓着匕首在扎木合身体里一转,使匕首在里面搅和了一下,随后拔了出来。
扑通!
扎木合的尸体倒在了地上。
“你们虎字旗太过分了,居然在汗宫里杀人,简直不把大汗放在眼里。”哈尔巴拉怒目瞪向黄鸿。
嘴唇被气的直抖。
扎木合的鲜血流了一地,染红了地面上的白色皮毛。
坐在大座上的俄木布洪脸色苍白,身体不停地颤抖着,眼中流露出惶恐。
黄鸿扭头看向哈尔巴拉,一脸冷笑的说道:“扎木合该不该死,难道哈尔巴拉台吉你不清楚吗?”
“我,这,你!”哈尔巴拉嘴唇哆嗦着,心中却明白,扎木合做的事情应该被虎字旗的人知道了。
这才有了黄鸿到汗宫杀人的这一幕。
黄鸿轻蔑的瞅了哈尔巴拉一眼,转而看向俄木布洪,又道:“俄木布洪台吉,你要清楚你的这个汗位是怎么来的,做人要学会感恩。”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流匪 線上看-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留下推薦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郑大等人发现虎字旗大军的同时,王云成也看到了郑大这些人。
哪怕离得有些远,他通过手里的单筒望远镜,看到汉人装束的郑大等人,猜到他们应该就是梁家车队的人。
“师正,前方三十里外有一片矮木林,梁家车队的人都在林子里休息。”去前面查探梁家车队消息的哨骑赶了回来。
正是被郑大等人追逐的那几骑。
王云成点点头,扭头对身边的传令兵说道:“传令下去,加快速度。”
命令很快传达了下去,行军速度开始加快。
队伍中的哨骑也都纷纷朝前方梁家车队休息的那片林子敢去。
既然发现了梁家车队,自然不可能再让梁家车队从眼皮子底下逃走。
就在虎字旗大军快速行军的时候,郑大带着人返回到了梁家车队休息的这片林子。
“怎么回事,人没抓到?”周旗官阴沉的一张脸走向刚从马背上下来的郑大。
之前他在梁掌柜面前把握十足的说能把人抓回来,现在没抓到人,这让他感觉在梁掌柜面前丢了颜面。
然而一直跟在他身边的梁掌柜根本没有考虑这些,更担心逃走的那几骑会不会引来更多的马匪打车队的主意。
穿越到了怡红院 歆月
郑大脸色难看的说道:“那几骑是虎字旗的骑兵,不仅如此,在二十里外的地方,发现了一支千人规模的大军,打着虎字旗的旗号。”
“啊!”一旁的梁掌柜惊呼一声。
梁家车队这一次来草原,是背着虎字旗偷偷来到的草原,现在虎字旗大军就在几十里外,一旦发现了梁家的车队,梁家所做的事情将暴露在虎字旗眼前。
周旗官沉着脸说道:“你确定自己没有看错?是虎字旗的兵马?”
“绝对没有看错,虎字旗的旗号不止一次看过。”郑大极为肯定的说道。
杨国柱曾经带着宣府的兵马和虎字旗在战场上相遇过,所以他对虎字旗的旗号印象十分深刻。
周旗官眉头紧锁,道:“想不到虎字旗在草原上养了一支上千人的骑兵大军,看来车队是走不了了。”
在骑兵面前,梁家车队这样满载货物的商队,没有一丝逃走的机会,被追上是迟早的事情。
“周旗官,您可一定要想办法不能让车队出事呀!”梁掌柜一脸哀求之色。
听到虎字旗有上千骑兵在几十里外,他心里就是一颤。
以梁家车队的那点自保能力,不要说上千的骑兵,就算只有一百骑兵,也不是梁家车队能够应对的。
现在他和梁家车队唯一的希望就在眼前这位周旗官的身上。
周旗官没有言语。
面对上千人规模的骑兵大军,哪怕他带来的人都是杨国柱身边的精锐家丁,也不可能是上千骑的对手。
“不,不是骑兵,是步卒,来的是虎字旗一支千人规模的步卒。”郑大解释道。
周旗官眼中多了几分活力,看向郑大问道:“除了步卒,有多少骑兵?”
“我们是在追那几骑的时候遇到了虎字旗大军,除了那几骑之外,并没有发现骑兵的踪影,就算虎字旗还有骑兵,也不会太多。”郑大说道。
周旗官手指捏了捏自己下巴上的胡须,自语道:“原来虎字旗来的都是步卒,并没有多少骑兵。”
“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郑大问向周旗官。
就算是只有上千步卒,也不是他们这么点人能够对付的。
“周旗官,你们可不能走呀,杨总兵帮你们派来,就是为了保证我们车队的安全,现在车队遇到了危险,全都指望你们了。”梁掌柜一脸愁苦的看向周旗官。
他最担心的便是周旗官这些人丢下他和车队独自离开。
周旗官等人全都人人配有战马,一旦选择离开,他一个梁家的掌柜根本阻拦不了。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周旗官看着一脸担心的梁掌柜,宽慰道:“梁掌柜放心,我们不走,总兵大老爷既然派我们来保护你们的车队,那我们自然要保证车队的安全。”
听到这话,梁掌柜安心了不少。
边上郑大张了张嘴。
有心想要劝周旗官带着他们离开,可因为梁掌柜在一旁,他不好直接问出来。
这时候,就听周旗官继续说道:“梁掌柜,你先回去安抚一下车队中的伙计,若有兵刃也都发现去,做好防范。”
“对,对,对,趁着虎字旗的兵马还没来,我先把伙计都安排好。”梁掌柜拍了几下自己脑门,旋即又道,“周旗官,车队就都指望你们了。”
“好说,好说。”周旗官应声道。
梁掌柜一路小跑,朝车队伙计那边跑过去。
郑大一直等梁掌柜走远,急忙说道:“咱们真的要留下保护车队,来的可是上千的虎字旗兵马,他们可不是那些一杀就溃散而逃的土匪,而是比边军营兵还要厉害的精锐。”
“我知道。”周旗官面无表情的说道。
郑大不解的道:“既然知道,咱们应该趁着虎字旗兵马还没有赶过来,抓紧骑马离开,虎字旗来的都是步卒,他们根本抓不到咱们。”
“还不能走。”周旗官说道,“咱们就这么走了,大老爷那边不好交代,弄不好还会被大老爷怪罪,开革出家丁的队伍。”
来之前他特意被杨国柱专门交代过,要求他一定要保护好梁家的车队,所以他不敢就这么离开。
郑大劝说道:“等到虎字旗的兵马来了,咱们就算想走都走不了了。”
“咱们都是骑兵,虎字旗来的是步卒,就算虎字旗的大军来了,只要咱们想离开,我想还是能够离开的。”周旗官说道。
他觉得自己就算打不过,还能够骑马离开。
郑大见对方铁了心要留下,一脸无奈的说道:“留下以后咱们怎么办?不会真的要上千的虎字旗兵马动手吧!”
“别担心,咱们可是大老爷的家丁,虎字旗的人就算胆子再大,难道还敢杀了咱们这些人不成!”周旗官宽慰他道。
听到这话的郑大眉头蹙起。
他觉得对方想的太简单了,换做其他大明境内的兵马,说不定看在杨国柱这位总兵的面子上,不会为难他们,可虎字旗不一样,那是真刀真枪杀过官军的存在。
虎字旗未必会因为这一层关系,而放过他们。

精华玄幻小說 大明流匪 起點-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樑家車隊出關推薦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看着马车远去的背影,裴顺嘴角往上一挑,露出一抹嘲笑。
武侠位面交易终端
“裴长随,刚刚送上马车的那只不是刚抬进去的吗?怎么又抬出来了。”守在门口的一名差役来到裴顺身边好奇的问道。
守在衙门口的两名差役还是之前那两个人,所以当看到木箱被抬出来的时候,一眼就认出木箱是他们抬进去的那只木箱。
裴顺回转过身,看着说话的那名差役,连一板,道:“不是你该管的少在这里瞎打听。”
“是小的多嘴了。”差役急忙用手抽打在自己的脸上。
在衙门里当差他明白一件事,有时候知道的太多未必是一件好事。
裴顺冷哼一声,转身走进了衙门。
回到后衙,他看着坐在太师椅上的裴鸿,躬身说道:“老爷,人已经送走了,而且他看到银子已经被咱们收下,肯定会放心的回去。”
“本官什么时候收别人的银子了!”裴鸿脸一沉。
听到这话的裴顺先是一愣,旋即恍然大悟,急忙说道:“老爷说的是,咱们没有收田家的银子,刚刚小的回来的时候,衙门口的差役还问小的怎么又把木箱还回去了。”
“哼,告诉他们,别乱说话,田家私通奴贼,本官岂会收他们的银子。”裴鸿冷哼一声。
裴顺躬着腰,小心翼翼的说道:“老爷放心,该叮嘱的小的都会叮嘱到,保证衙门里的人肯定不会乱说话。”
“嗯。”裴鸿微微点了点头。
很明显收了田家的银子,却根本没有打算替田家办事。
可惜田管家根本不知道这些,还以为对方收了银子,便会救出关押在牢里的两位田家少爷。
………………
“加快速度,东西全都装车上去。”
梁家的一间库房外面,停着一支车队,许许多多的伙计从库房里面进进出出,把货物搬往外面的大车上。
除了这些干活的伙计,马车周围有着一群身上穿甲手里持刀的汉子。
这些汉子人人带马,有些人身上还带着弓箭,周身散发戾气。
让人一看就知道这些人不好招惹。
“车队的安全就指望周旗官了。”梁友在一名头戴铁盔的汉子面前拱了拱手。
誓不为妻:全球豪娶少夫人
被喊作周旗官的汉子嗓音粗犷的一笑,说道:“放心,有我们在,保证你们梁家的这批货物无恙。”
啸傲仙穹
他手拍胸脯,大包大揽的说。
“哈哈,有周旗官在,相信一路上的那些宵小之辈自然不敢在打车队的主意。”梁友在一旁附和的笑了两声。
周旗官是杨国柱养在身边的亲兵。
这一次梁家车队请来了这位周旗官,还有周旗官带来的一队骑兵作为车队护卫,梁友相信,有这样一支武力来护卫车队,就算虎字旗的人知道梁家的车队去了草原,虎字旗的人也不敢乱来。
在干活的伙计一番忙碌下,所有的货物都搬运到了车上。
超品仙医
捆绑好车上的货物,头车的车夫牵着拉车的牲口,驱赶马车,从仓库门外的街上向远处行去。
后面的其他大车缓缓而行,周旗官带着手下的兵马,随同车队一同离开了仓库。
梁友站在仓库门外,目送车队远去。
梁家的这批货已经准备了许久,虽然还比不上虎字旗那般大量的货物,可对于梁家这样的晋商来说,已经是不小的数目了。
梁家的车队从宣府离开,车队里除了梁家的人外,还有周旗官这样的亲兵家丁在,普通的匪类根本不敢打这样的车队主意。
车队一路顺顺利利的来到和王家约定的边墩。
两家的车队汇合,组成一支规模更大的车队,在边墩守将的安排下,顺利的出了关,进入了草原。
草原上不缺少马匪。
可马匪也不是什么人都劫,像梁家车队这般规模,一看就知道带来了不少的好东西,可因为有周旗官这些身上披甲,一看就不好惹的护卫在,马匪遇到了也只是绕着走。
进入草原梁家车队,三天后,也不过走出不足一百里。
虎字旗修建在草原上的道路他们不敢走,只能走一些偏僻人烟稀少的草地,然而,这样的草地没有路,也难走,夜晚还要防备狼群。
车队又携带了许多的货物,所以车队行进的速度并不快,远远赶不上虎字旗的车队在草原上行进的速度。
虎字旗在张家口外的草原上也已经开始修建了墩堡。
王云成率领了一个战兵师的兵马停驻在这里,保证修建墩堡的民夫安全,同时也对修建中的墩堡进行驻守。
“快,带我去见王师正。”
几匹快马从张家口方向疾驰而来,出现在了虎字旗的一座营地外面。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说话的是骑手手里拿着一块铜块,交给了守在营门外的战兵。
战兵检查完铜块,确认对方身份无误外,这才搬开营门前的鹿砦,放赶来的这几骑进入大营。
营地是一个战兵营的规模。
虽然虎字旗在这片草原上配备了一个战兵师,可因为修筑的墩堡太多,一个战兵师自然不能留在一个地方驻守。
每修建一座墩堡之后,都会分出一部分兵力,同时正在修建的墩堡附近也要有战兵守卫。
几名骑手被营地里的战兵直接带去了王云成的大帐。
“参见王师正。”
来到营地的几名骑手中的一名骑手进入到王云成的大帐。
王云成见到来人,并不认识,也不像自家大营里的人,便问道:“你是何人?”
“属下是驻宣府的外情局的人员,奉赵副司局长的命令,把梁家和王家车队已经来到草原的消息给王师正送过来。”骑手从怀里掏出一个一封信函,双手呈递了上去。
师正一级的人员身边已经配备了护卫。
王云成的一名护卫走上前,接过信函,检查了一遍,发现没有破损,这才转手呈给王云成。
接过信的王云成打开上面的火漆,抽出里面的信纸,放在眼前看了一遍。
看完之后,他对面前的人说道:“信我已经收到了,你回去告诉赵先生,我马上派人去解决梁家的这支车队。”
“属下告退。”骑手干净利索的离开了大帐。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大明流匪 腳踝骨折-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總兵府的命令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PS:感谢书友Leo-q的打赏。
狂傲总裁,来势汹汹!
如此开门见山,陈功微微有些不适应。
以往他接触过的人,不管是官员还是读书人,见面后先会随意的聊上几句,最后才会说出到来的目的。
而眼前这位虎字旗的赵先生,上来就直奔主题。
既然问起了,他也不打算废话下去,直接开口说道:“总兵大人让我过来,是要问一声,最近宣府死伤这么多百姓,是否为虎字旗所为?”
这话一问出,场面当即一冷。
几名持刀的虎字旗战兵手掌按在了刀柄上。
“在下听说死的都是一些奴贼,什么时候这些人也算是宣府的百姓了。”赵宇图轻轻一笑。
并没有承认宣府最近发生的事情与虎字旗有关。
陈功目光盯在赵宇图的脸上。
虽然赵宇图没有直接承认宣府发生的事情与虎字旗有关,可他能听出来,主导这件事背后的势力就是虎字旗。
我是神医我怕谁
“来,陈先生用茶。”赵宇图端起自己手边的盖碗,旋即又道,“死了一些奴贼,反倒是维护了宣府的稳定,不管这件事是谁做的,对总兵大人来说,似乎都不是一件坏事。”
说着,他笑呵呵的看向一旁的陈功。
陈功眼睛微微一眯,道:“死的这些人里面确实有一部分是奴贼,可更多的还是宣府的百姓,这件事赵先生是不是该给总兵大人一个交代?”
“交代?”赵宇图笑了笑,旋即说道,“陈先生怕是误会了,虎字旗一直都是奉公守法的商人,至于宣府那些被杀的百姓,陈先生问在下,那可就问错人了,应该问那些杀人的人。”
承认是不可能承认的,哪怕所有人都猜到宣府最近枉死的这些人和虎字旗有关,他也不会承认事情是虎字旗做下的。
只要他不承认,没有人能够找到虎字旗杀人的证据。
这并非虎字旗在害怕,只是不喜欢麻烦而已,加上虎字旗刚刚得了大板升地,需要韬光养晦,不想太高调,引来朝廷的注意。
陈功目光再次打量着面前的赵宇图,嘴里说道:“不管宣府最近死的那些百姓是不是和你们虎字旗有关,可那么多枉死百姓,必须要有一个交代。”
说完,他死死的盯着赵宇图。
“在下倒是听说,死的那些已经算不上什么普通百姓了,都是些被奴贼收买的探子,这些人死多少都不无辜,要让在下说,死了完全是活该。”赵宇图语带轻笑的说。
若是一般的势力,面对陈功这样一番吓唬,说不定还能奏效,然而王保这个宣府总兵对虎字旗的威胁着实有限。
别说没有证据证明被杀的那些人与虎字旗有关,就算是陈功拿出了虎字旗杀人的证据,赵宇图也根本不在乎。
陈功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以往的那些经验用在赵宇图身上,一点用也没有。
明明他背后占着宣府总兵,而赵宇图背后也只是大同的一个游击将军,在算上虎字旗这样一家商号。
在他眼里,真正有用的也只是刘恒游击将军的头衔,至于虎字旗这家商号,对于官场上的人来说,翻手就能覆灭。
士农工商,商人永远是最低贱的存在。
若不是虎字旗背后有刘恒这么一位游击将军存在,赵宇图根本没有资格和他这个总兵幕僚坐在一起喝茶。
赵宇图端起手里的盖碗喝了一口茶水。
至于陈功脸上不高兴的神色他同样注意到了,不过,他根本不在意。
别说一个幕僚,就算是王保这位宣府总兵,能够给虎字旗带来的威胁都十分有限,毕竟虎字旗背后有着庞大的关系网,仅凭一个总兵根本撼动不了这层关系网。
“宣府需要安稳,总兵大人不希望看到经常有百姓被杀。”陈功盯着赵宇图一字一句的说道。
奴贼若是被总兵府的人找出抓起来,对宣府总兵来说是一件好事,可现在死了很多无法分辨出是否是奴贼的普通百姓。
总兵府有没有证据证明这些被杀的百姓是奴贼探子,如此一来,对总兵府来说,反倒不是一件好事了。
一旦被言官盯上,难免要被言官弹劾。
生还游戏
这时候赵宇图明白了对方的来意。
不过,他并没有打算按照陈功说的去办。
总兵王保的要求对宣府其他晋商来说是必须服从命令,可对他来说,虎字旗想要做什么,轮不到一个王保来指手画脚。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
对于宣府的奴贼和那些为奴贼做事的探子,只要发现,虎字旗依然会毫不留情的予以消灭。
锁宫闱 轩辕楼主
他笑着对陈功说道:“在下倒是觉得那些和奴贼有关的人,死了最好,这些人活着也是祸害,陈先生你说是不是?”
“这么说你们虎字旗不愿意听从总兵府的命令的了?”陈功声音冷了下来。
赵宇图微微一摇头,道:“陈先生不要误会,虎字旗只是一家商号,留在宣府也只会安安稳稳行商,不过在下相信,有王总兵坐镇,宣府会很快恢复以往的平静。”
这番话算是他给总兵府的一个交代。
宣府的奴贼和奴贼有关的探子已经被清理的差不多,虎字旗在这个时候完全没有必要去得罪死总兵府。
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而是值不值得的事情。
陈功脸色依旧难看。
虽然赵宇图最后答应了他的要求,可这依然让他十分的不爽。
他能感觉得出来。
赵宇图虽然答应了虎字旗不会在宣府继续杀那些和奴贼有关的宣府百姓,可这并不是因为对方忌讳总兵大人的威势,更像是虎字旗已经把和奴贼有关的人杀的差不多了,开始主动停手。
好在总兵大人交代的事情已经完成,他也算是有了交待。
“希望赵先生记住你说过的话。”陈功从座位上站起身。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现在他看赵宇图这张脸就感觉厌恶,一刻也不愿意在这里停留。
赵宇图站起身,笑着说道:“在下送送陈先生。”
“哼!”陈功冷哼一声,迈步往外走去。
赵宇图一路把人送到了院门外的街上,一直目送陈功走远,消失在远处的街头。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大明流匪笔趣-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各有打算分享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说实话,但凡有选择,我都不想与虎字旗为敌。”梁嘉宾突然叹了一口,脸上神色戚戚。
王大宇抓在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旋即放下酒杯,说道:“你说怎么办吧!”
“按田生兰说的办,拉拢商会成员,插手虎字旗走私生意,打通自己的商道。”梁嘉宾一巴掌按在桌子上。
王大宇点点头,说道:“就按你说的办,反正虎字旗的那一套走私手段咱们都熟悉,只要手里有货物,咱们自己就能做。”
感动天地:从唐山到汶川
“事情肯定要做,但不能现在做。”梁嘉宾若有所思的说。
听到这话的王大宇愣了一下。
不过,他们两个中间,一直以来梁嘉宾都是出谋划策的那个人,现在梁嘉宾这么说,肯定有其道理。
所以,他没有急着问,而是等着梁嘉宾的解释。
梁嘉宾拿起酒壶,分别给两个人的酒杯中斟满了酒,自己重新坐回座位上,这才说道:“事情咱们要做,但不是替田生兰做,我记得你们王家在杨总兵里有些关系?”
说着,他看向坐在对面的王大宇。
“是有一些关系,不过自打杨总兵去了大同,来往便少了。”王大宇说道。
梁嘉宾说道:“只要能让你我见到杨总兵就足够了,能办到吗?”
“只是见杨总兵自然是没有问题。”王大宇点点头,旋即问道,“为什么你一定要杨总兵,莫非这里面还有杨总兵的事情?”
梁嘉宾笑着点点头,说道:“东林党是通过大同巡按御史和杨总兵找上田生兰的,只要咱们搭上了杨总兵的关系,等于搭上了东林党,以后也就用不着看田生兰的脸色。”
“我这就回去准备一份厚礼送去大同。”说着,王大宇从座位上站起身就要走。
同桌的梁嘉宾急忙拦了下来,打趣道:“你这性子还是那么急,外面天都这么晚了,就算去大同也要等明天天亮才行,来,坐下喝酒。”
幻世忆
重新把王大宇请回座位上。
“看我这脑子。”王大宇一脸懊恼的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脑门,随后拿起桌上的酒杯,喝了一口酒。
谈完了正事,两个人在桌上推杯换盏的吃喝起来。
就在梁嘉宾在家中宴请王大宇的时候,回到田家的田生兰一个人坐在书房里,吃着田管家让下人送来的饭菜。
“老爷,小六子回来了。”田管家在田生兰耳边轻声说道。
田生兰放回筷子上的菜,对田管家说道:“带他进来。”
时间不长,一名身穿短打的青壮来到书房。
“看清楚梁友去见什么人了吗?”田生兰看着来到面前得小六子,语气淡淡得问。
小六子躬着腰说道:“小的一路跟着梁友去了王家,后来王家得王东主随梁友又回到了梁家,小的特意又在梁家门外多等了一会儿,见人始终没出来,这才回来。”
“哼,还算他聪明,没耍什么花花肠子。”田生兰冷哼了一声。
站在边上的田管家问道:“老爷,还让小六子盯着他们吗?”
田生兰想了想,说道:“不用盯着了,梁嘉宾若要向虎字旗告密,用不着把王大宇找过去。”
“老爷说的是。”田管家付和道。
田生兰再次对面前的小六子说道:“行了,退下吧,让后厨赏你一个菜。”
“小的谢过老爷。”小六子面露喜色的连忙给田生兰行礼。
谢过之后,小六子退了出去。
田生兰放下碗筷,对田管家说道:“撤了吧,换上茶盏。”
田管家喊来下人把田生兰吃剩下的剩菜剩饭撤走,自己又走到一旁亲手给田生兰冲泡了一杯热茶。
“老爷,有梁东主和王东主他们参与到走私的生意当中,虎字旗这一次算是被老爷您给釜底抽薪了。”说着,田管家把刚冲泡好的热茶放在田生兰手边。
田生兰看着田管家笑骂道:“你都懂什么叫釜底抽薪了,说的不错,这一次我就让是要对虎字旗釜底抽薪,彻底打垮虎字旗。”
说到后面,田生兰咬牙切齿,面露恨意。
宣府商会是他带头创建的,虎字旗却因为一点小事,把他从理事的位子上踢开,只给他留下一个商会普通股东的身份,就连后来才加入商会的梁家和王家等人骑在了他头上。
这让他对虎字旗的不满一日多过一日。
不然的话,他也不会一听到要对付虎字旗,就马上亲自赶往大同与大同新任巡按御史见面。
“一旦梁东主他们开始派车队去草原,很难瞒得过虎字旗,听说虎字旗养不少做黑活的打手,咱们是不是也找一些打手,提前做好防备。”田管家说道。
田生兰冷笑道:“有梁嘉宾和王大宇顶在前面,虎字旗的人就算发现有人背着虎字旗和蒙古人来往,也只会找上梁嘉宾和王大宇,与咱们田家没有丝毫关系。”
“怪不得老爷您先找梁东主,原来老爷已经算到这一切,老爷您真英明。”田管家在一旁竖起大拇指。
田生兰开怀的大笑起来。
可以说,这是他最得意的地方。
既对付了虎字旗,还有替死鬼挡在前面,将来虎字旗一倒,虎字旗拥有的一切都将属于他,到那时候,什么梁家王家,屁都不是,他们田家才是晋商中实力最强大的商号。
………………
草原上。
随着潘毅护卫的车队接触的部落越来越多,关于车队的消息渐渐传播开,很多草原上的部落都知道虎字旗的车队来了。
一些部落干脆带着自己部落的东西,朝虎字旗车队方向赶过去,想早一些从虎字旗车队里换来粮茶这些他们急需的东西。
科尔沁派出打探虎字旗车队的队伍不止一支。
一些科尔沁部的甲骑得知虎字旗车队来草原的消息,开始派人回科尔沁部去送信。
“大汗,刚收到消息,虎字旗的车队正在去喀尔喀五部的路上,最多半个月,就能到喀尔喀五部。”
万古神帝
同样收到虎字旗车队来蒙古左翼的还有察哈尔部的人。
“终于来了。”呼图克图汗一侧嘴角朝上一勾。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大明流匪討論-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好處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走出乾清宫的魏忠贤擦了擦手心的汗。
“干爹,今晚你是留宿宫里,还是出宫去住。”一旁的小太监恭敬的询问道。
魏忠贤这样有身份的大太监,宫中有专门的住处,宫外也有自己的宅院,身上带着一块出入皇宫的腰牌。
“出宫。”魏忠贤说了一句。
边上的小太监上前一步,伸出手臂让魏忠贤搀扶。
走出几步的魏忠贤突然停了下来,侧头对身边的小太监说道:“咱家不出宫了,你拿着咱家的腰牌出宫一趟,见一见虎字旗的人,就说东西咱家收下了。”
“一切都听干爹吩咐。”小太监谦恭的身子说。
作为伺候魏忠贤的小太监,自然是魏忠贤说什么,他就会去做什么,将来才能够有更好的前程。
自打王安失势,紫禁城内的小太监想要出人头地,最好的办法就是投靠魏忠贤。
魏忠贤手指搓了搓另一只手大拇指上的扳指,又道:“告诉虎字旗的人,说咱家很喜欢这个板指。”
“孩儿明白了。”小太监瞅了一眼魏忠贤手指上的扳指。
这枚扳指还是通过他的手交到魏忠贤手中。
魏忠贤迈步离去。
小太监拿上出宫的腰牌,一个人离开了皇宫。
紫荆城外不远处有许多二人抬得小轿,平时宫中有太监或是宫女出宫,喜欢乘坐这样的小轿。
来到皇宫外,小太监喊来一抬小轿,自己坐了上去,让轿夫抬轿从皇宫外面离开。
两人抬得小轿子一路晃晃悠悠的远去,最后消失在街上的人流中。
我穿成了小说昏君大反派
轿子来到街边的一家皮货铺子门前停了下来。
“贵人,到地方了。”走在前面的轿夫恭敬的对轿子里的小太监说。
小太监一撩轿帘,从轿子里走了出来。
抬头看了看眼前铺子外面的幌子,这才回过头对轿夫说道:“你们在这里等着,一会儿你们还要把咱家送回去。”
“贵人放心,小的们就在这里等着,那也不去。”轿夫点头哈腰的说。
小太监一撩衣服的下摆,迈步登上台阶,进了皮货铺子。
一半深情一半梦
天气渐暖,来皮货铺的客人并不多,铺子里的伙计百无聊赖的趴在柜上,空闲下来的一只手一下一下来回拨动算盘珠子。
“李公公,您今儿怎么有空过来!”掌柜见到走进铺子里的小太监,满脸笑容的迎了上了,旋即又回头对柜上的伙计吩咐说道,“快去给李公公沏茶。”
伙计丢下算盘,急忙跑去泡茶。
“李公公,里边请。”掌柜抬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小太监随皮货掌柜进了边上的一间房间。
房中的陈设简单,靠墙的地方摆放了几把座椅和一张木桌,用来招待客人或谈事情用,算是私密的空间。
小太监不是第一次来了,一进屋,直接走到主座的座位前坐了下来。
这时候,铺子里的伙计端着一杯热茶放在了小太监手边,恭敬的说道:“公公请喝茶。”
放好热茶,伙计从房间退了出去。
“王掌柜,你也坐吧!”小太监捏着手指,朝王自行点了点。
王自行走到小太监下首座位前,缓缓坐了下来。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小太监端起桌上的茶杯,看着王自行说道:“可以告诉你们东主了,干爹已经把事情替你们解决了。”
“草民先在这里替我家东主谢过魏大官了。”王自行站起身,朝皇宫方向拱了拱手。
小太监吹了吹茶杯中的热气,嘴里说道:“光嘴上感谢可不够诚心,干爹为了你们的事情,在皇爷面前都是吃了挂落的。”
“前不久铺子里来了一批东珠,小的挑出十颗上等货色,还要劳烦李公公带给魏大官。”王自行笑着说道。
小太监笑着用手隔空一点王自行,说道:“算你懂事,知道孝敬干爹,也不枉干爹出面替你们虎字旗摆平这么大的事。”
“因为虎字旗的事情,还劳烦李公公专门跑一趟,这是一点小心意,还请公公笑纳。”王自行从袖口里掏出一张一百两的会票,放在小太监手边的桌上。
小太监低头瞅了一眼,并没有去拿,而是说道:“干爹挺喜欢你上次送去的扳指,每天戴在手上都舍不得摘下来。”
“小的明白。”王自行说道,“最近铺子里收了一个上好的白玉扳指,还请李公公一同带给魏大官。”
“咱家就喜欢你们这份爽快劲。”小太监这才拿起桌上的会票,揣进自己袖口里。
王自行笑着说道:“只要魏大官满意就好。”
“放心吧,你们虎字旗这么有孝心,干爹又怎会不满意。”小太监端起盖碗,轻轻啜饮一口。
办完差的小太监还要回宫复命,并没有久留。
从皮货铺里出来的时候,他手里多了一个布包包裹的木匣。
抬他来的两名轿夫等在门外。
血色红玫瑰1
王自行一直把小太监送上了轿子,又看着轿子消失在人流中,才返回铺子里。
喊来伙计,他道:“你盯着点铺子,我去趟后院。”
说完,他进了铺子的后门。
后门通往着铺子后面的院子,还有几间正房和厢房。
来到正房的东屋,屋中坐着一名青壮汉子。
“收拾一下,回大同,告诉咱们大人,裴鸿的事情已经被魏忠贤摆平。”王自行对屋中的青壮汉子说。
裴鸿从阳和卫发出的折子,并没有瞒过虎字旗暗谍的眼睛。
折子还在送来京城的路上,虎字旗的信使已经先一步来到了京城,把消息告诉给了坐镇在京城的王自行。
“我这就把消息送回去。”汉子站起身。
王自行把人一直送到院门外才回铺子。
盗墓笔记之河木集 张家四爷
另一边的小太监从皮货铺离开后,没有回皇城,而是去了魏忠贤在城外的宅子。
十颗东珠被他放在了魏忠贤的宅子里,只把那枚扳指留在身上,带回了皇宫。
皇宫守卫认识魏忠贤的令牌,对小太监没有过多为难,简单的搜查了一下,便放进了皇宫。
回到宫中的小太监一路来到魏忠贤在宫中的住处。
身份普通的小太监只能许多人挤在一张大床上,魏忠贤这样的大太监,有专门的院子居住。
院子虽然不会很大,可比起宫中的其他太监宫女,强了不止多少倍。

好看的都市小说 大明流匪-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各方關注鑒賞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裴鸿从刘恒话语中感受到敷衍的味道。
不过,怎么说他也是上官,气势上不能弱,便道:“这么说巡抚大人让你把大同百姓放去草原的?”
“这种事情巡抚大人怎么能明说。”刘恒笑了笑,旋即说道,“大人若是想要知道事情缘由,最好还是亲口问一下巡抚大人。”
听到这话,裴鸿脸一沉。
一地巡抚和巡按之间的关系历来就不会太融洽。
巡抚掌管一地军政大权,巡按所拥有的权利,恨大一部分和巡抚重叠,不仅如此,巡按还担负着考察监督本地官员的职责。
上到巡抚衙门,下到州县衙门,没有巡按不能过问或是不能插手的事情,并且巡按具有直接上奏天子的权利。
如此一来,巡抚和巡按之间的关系若是能好,那才奇怪。
“本官自会向刘巡抚问清此事,在此之前,不能在有百姓从新平堡这里出关去草原。”裴鸿对刘恒说道。
刘恒一摇头,说道:“恕下官不能答应,除非巡抚大人的同意。”
“本官身为圣上亲封的大同巡按,难道本官的命令,你一个小小的游击也敢违抗?”裴鸿脸色阴沉下来。
眼前的这个新平堡守将如此不配合,让他心中恼火。
“下官自然不敢违抗巡按大人的命令,可同样也不敢违抗巡抚大人的命令。”刘恒不软不硬的顶了一句。
漫踏仙途
把百姓送去草原为虎字旗种地,是虎字旗发展大板升地的一项重要举措,不可能因为眼前这个大同巡按一句话,便停止百姓进入草原。
裴鸿目光盯着刘恒,冷声说道:“看来本官这个巡按确实不如刘巡抚在刘游击心目中有地位,很好,本官记下了,裴顺,咱们走。”
说着,他从座位上站起身,黑着一张脸往外走去。
随他一起来游击将军府的下人裴顺,紧紧跟在他身边,一块往外走。
“下官恭送大人。”刘恒手里端着盖碗说,坐在座位上的屁股更是动都没有动一下。
人已经得罪了,他也懒得在去做表面功夫。
以虎字旗如今的实力和在朝廷的关系,完全用不着看一个巡按的脸色行事。
裴鸿脸色难看的走出偏厅。
一直出了游击将军府,始终没有看到有人出来送他,这让他心中的异常恼怒。
“老爷,您上车。”裴顺用手去搀扶裴鸿上马车。
裴鸿一甩袖袍,甩开裴顺伸过来的手臂,自己踩着木凳进了马车。
“快点赶车!”裴顺命令赶车的车夫赶车。
车夫一只手牵着牲口,看着裴顺问道:“咱们去哪?”
“先离开新平堡再说。”裴顺脸色难看的说道。
车夫牵着牲口在游击将军府外掉了个头,赶着牲口往新平堡城门方向走去。
“呸!什么东西,得罪了我家老爷,你一个小小的游击等着被朝廷免去乌纱帽吧!”裴顺朝游击将军府方向用力的啐了一口,犹不解气的又骂了一句,这才随马车一同离开。
作为巡按身边的下人,以为借助自家老爷的官威,来新平堡能捞取一些好处,如今不仅没有好处,反倒弄了一肚子气。
他对新平堡这里的守将可谓记恨在了心里。
巡按的马车很快出了新平堡,一路朝阳和卫方向驶去。
坐在游击将军府偏厅的刘恒喝着杯中未喝完的茶水。
“这个姓裴的巡按恐怕不会放过大人您,不如由属下带人半路把他解决掉,省的以后找大人您的麻烦。”杨远在一旁说道。
似乎杀一个巡按像杀一只鸡那么简单。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就算是刘宏这个大同巡抚,虎字旗外情局的人想要杀他,也一样能够轻轻松松解决掉。
刘恒摆了摆手,不以为意的说道:“一个巡按而已,还奈何不了咱们,没必要因为他一个人,引来朝廷的关注。”
“属下担心他会暗中找咱们虎字旗的麻烦,不如宰了一了百了。”杨远说道。
刘恒轻轻一笑,道:“整个大同从巡抚到总兵,在到各级州县衙门,哪一个不是和咱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就连京城也有咱们暗中支持的官员,凭他一个小小的巡按,翻不起多大的浪花。”
大同在虎字旗多年的维系下,早已是铁板一块,连杨国柱这位大同副总兵几次想要对付虎字旗,最后都不得不无功而返。
“大人您既然不愿意动手,属下会多派几个人安插在他身边,盯紧他。”杨远说道。
刘恒点点头,没有拒绝,同时说道:“这段时间咱们需要的是稳,不仅大同这边要稳住,草原更需要安稳。”
“属下明白。”杨远郑重的点了点头。
在新平堡受了一肚子气的裴鸿回到阳和卫的巡按衙门,一连半个月都没有走出阳和卫一步,对虎字旗也没有做出任何针对的举动。
金田 怎麼 念
仿佛已经认怂了一样。
这让很多原本等着看热闹的官员和一部分士绅对此颇为失望,同时也越发瞧不起裴鸿这位刚上任的巡按。
就连去阳和卫拜访的官员都明显少了许多。
大同府巡抚衙门内。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无甚事的刘宏在书房里练字,幕僚杜万远在一旁作陪。
盛夏之吻:都是情书惹的祸
“看看本官这几字写的怎么样?”刘宏放下笔,把镇纸移开,双手捏着纸张的两边,拿给杜万远看。
杜万远仔细打量了一遍,一竖大拇指,称赞道:“好。”
“你倒是越来越会省事了,一个好字就把本官给打发了。”刘宏放下手里的纸张,笑着用手指点了点杜万远。
杜万远一旁陪笑道:“学生说的全都是心里话,一看到大人您的这几个字,一个好字立刻脱口而出,要说哪里好,学生也说不出来,总之就是一个好。”
“在本官身边这么多年,你倒学会巴结本官了,算了,不为难你了,能让你说出一个好已经实属不易。”刘宏笑着说。
杜万远端起一旁的盖碗,送到刘宏身边。
刘宏接过盖碗,两根手指夹起杯盖,拨了拨杯中的茶水,问道:“阳和卫那边有什么动静没有?”
EXO呆萌相公从良记
“过去半个多月了,始终不见那边有什么动静,看情形像是忍下这口恶气了。”说到正事,杜万远神色认真起来。

s5baj熱門連載小說 大明流匪 愛下-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來自察哈爾部的威脅分享-hg06i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PS:感谢书友KzT的打赏。
来自两个察哈尔部的两个人脸色十分难看。
当初他们察哈尔部已经有机会夺得科尔沁草原,却因为科尔沁部倒向了后金,使得他们察哈尔部失去吞占科尔沁草原的机会。
“刘东主,就算科尔沁部与后金结盟,那也是我们蒙古人与后金之间的事情,好像与你们虎字旗没有任何关系。”巴图冷着脸说道。
听到这话的刘恒淡淡一笑。
科尔沁部和察哈尔部的事情与虎字旗有没有关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察哈尔因为科尔沁部的关系,林丹汗无力派兵西进来土默特草原。
“谁都知道,虎字旗的车队遍布草原,相信刘东主也不希望因为土默特部的事情,使得自家的车队以后在草原上寸步难行。”阿当罕眼睛盯着刘恒说道。
整个漠南蒙古,遍布虎字旗的车队。
“你这是在威胁!”李树衡猛地站起身,双目怒瞪着阿当罕。
他再一次感受到这些来自察哈尔部蒙古人的无耻。
为了逼迫虎字旗交出土默特草原,就连威胁虎字旗车队这种话都说得出口。
一旁的巴图这时说道:“李掌柜莫恼,阿当罕说的也是事实,大汗是蒙古人的大汗,大汗的命令全蒙古自然要遵从。”
“林丹汗是蒙古大汗不假,至于各部会不会听从林丹汗的话,那就不好说了。”刘恒淡然的一笑。
对巴图的威胁,丝毫没有当回事。
“刘东主这是不相信我们大汗有这个能力做到!”巴图圆眼微眯。
刘恒端起桌上的茶缸,笑着说道:“你们尽管去做,看看是我们虎字旗的损失大,还是你们的损失大。”
说完,他喝了一口茶缸里面的白开水。
草原各部和虎字旗之间的利益关系,远不是林丹汗这样一个名义上的大汗能够控制,林丹汗最多只能让虎字旗的车队无法再去察哈尔部,除此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少了察哈尔部,虽说对虎字旗的走私生意多少会有一些影响,却到不了伤筋动骨的程度,而且现在虎字旗拥有了土默特草原,完全有机会把车队派去漠北和漠西,开拓更多的商路。
“林丹汗真要有本事,早就统一蒙古各部了,也不会连一个科尔沁部都收服不了。”李树衡毫不客气的讥讽道。
达延汗之后,蒙古各部便再次四分五裂,林丹汗也只剩下一个大汗的名头,真实实力最多算是一个大部落的领主。
“这么说虎字旗是铁了心要与我们察哈尔为敌了?”阿当罕面带怒容的说。
这会儿他已经看出来了,虎字旗根本不会把土默特草原交给他们察哈尔。
留得星辰也曾为花霜末篇
“虎字旗不愿与任何人为敌。”刘恒轻笑的说,旋即脸色一正,语气强硬的道,“若谁要与虎字旗为敌,我虎字旗也不介意再多一个像土默特部一样的对手。”
察哈尔部在左翼蒙古的情况和土默特在右翼蒙古差不多,只是在实力上比多年内耗的土默特强大一些。
阿当罕阴沉着面容,道:“刘东主今天的话我阿当罕记下了,希望刘东主不后悔今天的决定,咱们走。”
他转身朝屋外走去。
察哈尔部的另一个人巴尔思随阿当罕一同往外走。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巴图看着刘恒,说道:“刘东主,你今天得罪了大汗,以后草原上将不会再有你们虎字旗立足之处。”
说完,他也往外走去。
对于这几个蒙古人的威胁,刘恒面露冷笑。
蒙古各部早就不复当年的强大,哪怕林丹汗有实力统一蒙古各部,也无法和当年的达延汗相比。
如今土默特部已经落入虎字旗手中,林丹汗想要统一蒙古各部无异痴人说梦,有虎字旗在,察哈尔部就不可能有机会统一漠南蒙古。
“这些蒙古人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开口就想拿走土默特草原,他们算什么东西。”李树衡愤恨不平的说。
察哈尔部派来的使者这一次算是把他给气到了。
他们虎字旗已经打败了土默特部,或者说是大半个右翼蒙古三万户,就这样的实力,察哈尔部的人居然还大言不惭的威胁他们虎字旗,简直没有把虎字旗放在眼里。
刘恒喝了一口白开水,笑着说道:“没什么好生气的,林丹汗还做着一同蒙古的美梦,当然不会把咱们虎字旗放在眼里,等以后把他打疼了,自己就会老实了。”
“说真的,听到刚才那几个蒙古人的话,我恨不得立即带兵去攻打察哈尔部,让他们知道一下咱们虎字旗的厉害。”李树衡恨恨的说道。
刘恒笑道:“以后察哈尔部自然会有人收拾,咱们不急着动手,当务之急还是先把土默特草原发展好,这里才是咱们的根本。”
“刚才也只是气话,事轻重缓急我还是分得清的。”李树衡点着头说。
刘恒笑了笑,旋即正色道:“不过,对察哈尔部也不可一点不防备,原本我准备等王云成的第三战兵师训练好新兵在派去宣府,看来不能等了,现在就派他们过去,新兵先由第一战兵师接手训练,训练好后再给他们送过去。”
“我同意。”李树衡说道,“修建墩堡的民夫可以先由大同这边出一部分,缺少的部分再由宣府那里的商会出面凑齐。”
刘恒手指轻轻在桌面上点了两下,随后说道:“由军政司下一道公文,分别送往大同和宣府。”
“我来拟写。”李树衡说道。
刘恒从办公桌后面的座位站起身,一旁的李树衡坐了过去。
几份桌面上的公文被放到一旁,重新在桌子上铺了一张干净的白纸。
李树衡拿起笔,一笔一划在白纸上写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当他写完最后一个字,双手捏住白纸的两个角提起,递给了站在一旁的刘恒。
刘恒接过来看了一遍上面的内容,又还给了李树衡,嘴里说道:“就找这样写两份,然后用印。”
李树衡誊抄了一份。
最后两份并排摆在桌上。
桌子上摆有一个木盒,李树衡从里面拿出军政司的印章,放在嘴边哈一口气,转而盖在了白纸上面。

px9o4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流匪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如何與大明相處相伴-51fi1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报告!”
办公房外,响起来王云成的声音。
李树衡朝门口方向看了一眼,笑着说道:“王云成性子比陈寻平稳重,由他坐镇一地,确实是合适的人选,这一次解决掉蒙古人的大军,是该让他动动了。”
我来自阿斯嘉德
虎字旗的几支战兵师里,最尴尬的就是王云成的第三战兵师,另外几个战兵师每一支都统辖几支战兵营和辎重营,只有第三战兵师只有一个战兵营的兵马,人数不到四千。
“进来。”刘恒冲门外喊了一声。
办公房门前的棉布帘子被人从外面掀开,王云成快步走了进来。
“属下见过大人,见过副司长。”王云成进来后,朝刘恒和李树衡两个人分别行礼。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坐吧!”刘恒指了指旁边的一条长凳。
王云成走过去,转身坐了下来。
“这次让人把你找来,有事情交代你的第三战兵师去做。”刘恒倒了杯水,走过去递向王云成。
王云成急忙站起身,道:“属下保证完成任务。”
“别急,什么任务还没说呢,坐。”刘恒拍了拍王云成的肩膀,示意他先坐下。
王云成再次坐回到长凳上。
“接下来你的第三战兵师要做好扩充兵马的准备,所需基层军官会由讲武堂派遣一批,另外还有这一次立功提拔的军官加入。”刘恒说道。
“是。”王云成面露激动的道,“属下的第三战兵师终于不在是空架子了。”
一旁的刘恒笑着说道:“先别忙着高兴,还有任务呢!”
“不管什么任务,只要给属下的第三战兵师补齐兵马,属下敢带着第三战兵师灭了察哈尔部擒住林丹汗。”王云成拍着胸脯说。
右翼蒙古最强的部落是土默特部,如今随着土默特部最后一支大军兵败,整个右翼蒙古已经对虎字旗造不成多少威胁,若还有能够威胁到虎字旗的蒙古部落,只剩下左翼蒙古的几个部落。
刘恒说道:“半个月后,从大同方向会来三个营的兵马,这三个营的兵马都会加入第三战兵师,我会再给你一个月的时间用来整合和训练,一个月,第三战兵师必须开赴张家口。”
“大人是要我们第三战兵师去攻打宣府的张家口?”王云成激动的脸上露出了潮红之色。
没想到他们第三战兵师没捞到和蒙古人的这一战,反倒捞到了攻打宣府这样的好事。
虎字旗东主刘恒明面上大同的游击将军,不过,在虎字旗内部,谁都没有把这个官当回事,甚至虎字旗内部很多人私下里都在讨论什么时候高举义旗。
所以在听到第三战兵师即将去张家口,王云成第一个反应就是他们虎字旗准备反明了。
“你就这么想去攻打宣府?”刘恒笑吟吟的说。
听到自家大人问话的口气,王云成知道自己想差了,不过还是说道:“咱们虎字旗有几万大军,如今又占领了青城,大人您在大同只是一个小小的游击将军,也太委屈您了。”
“你觉得游击将军委屈了咱们大人,那你觉得应该给咱们大人一个什么官好?”半天没有说话的李树衡笑呵呵的问道。
王云成胸脯一挺起,说道:“土默特大汗是顺义王,大人您最起码也要是一个亲王才行。”
“大明的宗室可没有兵权,不管是亲王还是郡王,全都像彘一样养在封地,难道你希望大人像那些宗室一样,被圈养起来”李树衡说道。
王云成急忙摇着脑袋说道:“那不行,咱们大人就算当亲王也要是那种手握大权的亲王,再说,那些宗室根本不配和咱们大人相提并论,咱们大人可是平定了土默特部,那些宗室哪一个能比得上咱们大人。”
“既然亲王配不上咱们大人,你觉得什么位子才配得上咱们大人?”李树衡再次问向王云成。
王云成想都没想,便说道:“自然是皇帝老儿屁股底下的那张位子。”
李树衡笑了起来。
豪门新妻有点萌
“大人,你下令吧,属下愿意作为大军先锋攻打宣府。”王云成反应极快,当即请令。
刘恒脸一沉,道:“胡说什么,谁告诉你要攻打宣府了。”
王云成下意识往李树衡那边瞅了一眼。
“行了,回去准备一下接收新兵。”刘恒挥了挥手,示意王云成可以走了。
本来后面还有些话要说,这会儿他也不想说了。
“是”王云成站起身,旋即从办公房里退了出去。
待他以走,刘恒扭头看向李树衡,说道:“树衡哥,这种话以后不要再说了,你也清楚咱们现在的情况,正是需要安稳的时候,别看土默特草原已经落入咱们手中,可察哈尔部对这里同样虎视眈眈,随时有可能再起大战。”
“我倒是觉得有些话不能在藏着掖着了。”李树衡说道,“若让朝廷知道咱们虎字旗攻占了土默特草原,就算咱们不想开战,朝廷也不会任由咱们虎字旗坐拥土默特草原,一定会想办法对付咱们。”
刘恒眉头微微一蹙,道:“你说的也是我担心的,现在咱们能做的只有暗中积攒实力,就算将来朝廷要对付咱们,咱们也能够有应对的底气。”
“这些我都明白。”李树衡说道,“这个时候,咱们要开始摸清下面的人都是怎么想的,否则哪天朝廷真的出手了,咱们内部却有人选择站在朝廷一方,这对咱们虎字旗将会更危险。”
听到这话,刘恒面露沉思。
一直以来他都没有想过要反明,或者说,没来得及往这方面想。
自打拥有了后世的记忆,建奴就是他心中最大的敌人,他把精力始终放在如何扩充实力上面,就为了将来能够抵挡建奴南下,不让汉人忠魂悲泣。
如今伴随虎字旗的实力越来越强,如何与大明朝廷相处,已经成了迫在眉睫的事情。
“我觉得可以小范围的散播一圈传言,弄清楚下面人的想法,看看他们是忠于咱们虎字旗,还是忠于京城的那位。”李树衡面色认真的看着刘恒。
刘恒想了想,说道:“这种事树衡哥你就不要掺和了,传言也不能出现在你我的嘴里,下面的人想要说什么又他们去说,总之你我不支持不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