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1325 翠紅茶樓看書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刺史府门口
驴车晃晃悠悠的走到了这里,随着老者一声悠长的“吁~”,驴子听话的停了下来,打着响鼻,回头望着自己的主人。
姒 錦
赶车老者从车辕上跳下来,不过却没管自己的驴子,而是谨慎的看了看前面高大的刺史府,表情有些不自然。
他本以为萧寒一行人只是来刺史府附近,却没想他们竟然径直来到了府门前。
难道这做生意的年轻人,跟刺史府里的人还有买卖?要不,就是有什么冤屈,特地跑来告状的?
越想心中越是不安,赶车的老者长吸了一口凉气,赶紧回头对萧寒说道:“这位小哥,地方也到了,老汉还有别的事情,得快些去忙了,这就告辞。”
车后头,萧寒刚把薛盼和孩子接下车,听老头这就要走,赶紧客气的说道:“有劳老伯相送了!”
说完,他又从吕管家手里接过一小串早就准备好的铜子,递给老者:“这点铜钱,老伯不要嫌弃,只是在下略做感谢之用。”
“哎呀,这使不得,绝对使不得!老汉都说了不收钱,要是再拿了,岂不是自己抽自己嘴巴么?!”
老者这个时候哪里肯收钱?
在一番推辞过后,更是直接跳上车,在驴子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催的驴子拖着车,“哒哒哒”的往前走去。
萧寒见状,只得无奈的收回铜钱,向着驴车上的娃娃和老者挥手告别,对于别人的善意,他始终心存感激,这无关身份,只关乎品性。
驴车慢慢行远,赶车的老者回头望了望,终是耐不住好奇,把车往胡同里一拐,他自己则跳下了车,来到胡同口,悄悄往刺史府看去。
刺史府门前很安静。
他送来的一行人依旧站在台阶下面,既没人来领着进府,也没人出来驱赶,更没去敲那面竖在门旁的巨大牛皮鼓。
“难道,这些人只是恰巧在那下车?”
故乡旅人 灵紫曦
就在老者以为是自己大惊小怪的时候,突然,高大的刺史府中门打开了!
伴随着大门打开,一个衣着凌乱,光着脑袋的大汉跟火烧了屁股一样,从门里面几步窜了出来,然后跳下台阶,一把就抱住那个青年,又蹦又跳!
“爷爷,那是谁啊?扭的好难看!”
也不知什么时候,小孙儿也跑到了老者身边,同样伸着脑袋,看向刺史府门前那仿佛疯癫的二人。
不过小孙儿只看到了那疯癫的两人,却浑然没有发现:自己的爷爷这时候眼睛早已经睁到了最大,就连身子,都跟着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我的天老爷爷,老汉刚刚拉的那人,究竟是谁啊?!”
深深地咽了一口唾沫,老汉死死的盯着那个光头大汉!
对于这个人,他记得无比清楚!
曾经就是这个光头,在洛阳城的大街上,当着无数人的面,将曾经那些不可一世的洛阳强人全部都砍了脑袋!
想着当初血流成河,人头滚滚的一幕,老者就禁不住浑身颤抖!转身一把抱起孙儿就跑到了车上,然后赶着驴子逃也似的离开了这里!
此刻,刺史府门前。
那些守卫呆呆的看着自家老爷和那个不知名青年拥抱在一起,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
在他们有限的认知里,怎么也想不通:这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青年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可以让自家老爷这般失态?!
“放手,要死要死……呼……”
费力的推开段志玄,萧寒恶狠狠的瞪着这只热情的二哈,他对男人没兴趣,真的!
不过段志玄明显会错了意,以为萧寒生气是因为自己没去接他,当即豪放的拍着胸脯认罪:“哈哈哈!今天这事确实怪哥哥我了!待会一定自罚三杯!”
说着,可能觉得光罚酒不够真诚,段志玄又搂住萧寒的肩膀,挤眉弄眼的说道:“如果兄弟您觉得还不够,今晚翠红楼,哥哥包场请客!环肥燕瘦……”
“咳咳咳……”
突然,萧寒剧烈咳嗽起来,同时眼睛不住的往旁边瞟去!
段志玄一愣,马上顺着萧寒的目光往旁边一看!
在那里,一个抱着孩子的美丽少妇正在朝他微笑,只不过在这微笑中,似乎隐隐透着几分杀意……
“啊!薛家妹子,您怎么…也来了!”
揉了揉眼睛,迷糊外加激动的段志玄这才发现薛收的妹子还在旁边!当即就是一个激灵,连说话都结巴了起来。
无他,但凡是李世民身边的武将,都知道薛收对她这个妹子简直是回护到了极点!
当初襄城候家的傻儿子想瞒着他强娶薛盼,结果被萧寒一顿折腾后不算,又被赶回来的薛收接连使了阴招,连襄城候的爵位都一并撸了去,真正是惨不忍睹。
还有刘宏基他们,因为各种原因,被薛收好一桶折腾,偏偏连还手都没法还手。
有了这样一个强悍且护短的哥哥,自己要是再被她记挂上,段志玄只是想想,额头上就已经是汗如雨下。
“那个…薛家妹子别误会!那个翠红楼是茶楼,我这是邀请好兄弟去喝茶,喝茶而已……”
急切之下,老段的脑子终于灵光一次,憋出了一个借口来搪塞。
只不过这个借口,连他自己都不信!谁家茶楼疯了,取这个名字?
幸好,薛盼也知道他们这些牲口的德行,也相信自家老公的品性。
所以在狠狠瞪了一眼满脸无辜的萧寒过后,就直接转过头去,权当没听到他们刚才的话。
段志玄这时还在小心的看着薛盼的反应,见她没有追究的意思,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赶忙把萧寒让进府里。
不过,在把人迎进门以后,他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趁着其他人没注意,悄悄拉过管家,嘱咐他:立刻,马上!去把那家翠红楼给改造成茶馆!
得到这个命令的管家一头雾水,却又不敢忤逆,只能匆匆领人去了翠红楼,将里面晚起的恩客和姐儿全揪了起来,又在老鸨子死了亲爹一般的眼神中,拉了大队的匠人进来。
在一阵鸡飞狗跳后,由青楼改造的“翠红茶楼”就新鲜出炉了。
只不过,管家不知道刺史大人的想法,老鸨又不舍得放自己手下的摇钱树跑路。
所以青楼虽然改成了茶楼,但是里面的姐儿却依旧还在。
就是由披红戴绿的风尘女子,换了一身小斯的装束,变成了伺候的店小二。
如此这般改动,翠红茶楼日后的买卖竟然比之前还要火上三分,多年以后,分店都开到了长安!
得知消息的段志玄对此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他本意只是想瞒过薛盼,哪知道一不小心,还创了一个流派出来……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線上看-1301 尷尬分享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古书有云:再美味之物,亦不可多食也!
一只乌鸡对于愣子的肚皮来说,是没多大,但是再加上一罐子汤,那就是要了亲命了!
更别说厨子为了配合乌鸡滋补,在汤特意里面还加了譬如人参,鹿茸,花胶等大补之物!
一口下去,鲜美无比!两口下去,元气充足!可要几十口下去,再美味的东西,也跟毒药没什么区别了。
原本,愣子只要说一句“不行了,实在吃不了了!”
向来体恤手下的萧寒就会借梯子下驴,不可能让这家伙真的干了这罐子汤!
但是愣子今天偏偏就钻了这个牛角尖,一顿饭歇了三起,愣是把这坛比酒缸小不了多少的乌鸡汤,给喝的一点不剩!
当然,这样做的下场,就是他足足哼唧了一个晚上,外加补得鼻血横流,险些让同屋的小东以为菜里有毒,再把那厨子给逮回来。
好不容易,熬过了一宿。
第二天一早,紫衣就早早起身去了衙门,与那县令,乡绅,粮商,一同商量粮食的问题。
像是这种买卖事情,还不用萧寒亲自出马,没得掉了身份,所以才让紫衣代为前去商谈。
萧寒原本以为,像是这么大宗的粮食买卖,一定会商讨很久。
毕竟粮食在如今的社会不比其他商品,突然一次性抽取这么多,很容易引起地方物价飞涨,继而造成民众恐慌,所以一定得立下一个详细可行的章程!
可是,他却没有想到,连一个时辰都没到,就有人回报紫衣已经乘马车回来了。
“怎么回来这么早?难道出了什么岔子?这里也没那么多粮食么?”
大宅内,听到紫衣回来,萧寒神情一紧,立刻抛下报信的人,快步来到前院。
等他到了前院,果然看到紫衣正从马车上下来,于是连忙上前问道:“怎么样了?这里粮食也不够?”
紫衣闻声回头,见是萧寒,轻身对他一福道:“侯爷。”
萧寒心急,大手一挥道:“别管这些虚礼,现在粮食的事情才重要!”
紫衣款款起身,笑着看向萧寒道:“侯爷多虑了,湖州县令听了咱们需要的数目,虽然也是有些牙疼,但是与那些粮商商讨一番后,觉得也不是凑不够。”
“哦?单凭官粮不够么?”萧寒眉头松了松,不过神情似乎还是有些失望。
“不够。”紫衣摇摇头,轻声道:“供应大军所需要的粮食这么多,单凭一地的官粮怎么可能够?我听他们商谈的意思,应该是先取用官仓和义仓里的粮食,然后剩下的再从周边几个县城调取,这样勉强能达到我们需要的数目。”
“呵呵,看来我还是高估了‘湖广熟天下足’这句话。”萧寒本来是打算以一地而尽全功,也省的他再到处跑了。
不过现在看来,他还是想错了这时候的粮食产量和储备量,于是只得苦笑一声,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阵冷风吹过,萧寒想着粮食的事情犹自未觉,但是紫衣却不自然的环抱住了双臂。
她来回皆乘马车,身上的衣服自然不会太厚重,此时被萧寒留在院子里说了一会话,单薄的衣服已经被冻透,冷风透进去,激的她俏脸都有些发白。
“筹集粮食的事情,一定要他们赶紧去做,眼下马上开春,风向不等人啊……咦?紫衣你怎么了?”
不知过了多久,萧寒终于长叹一声,也是在此时,他才发现紫衣有些不对劲,她的脸怎么煞白?身子还在发抖?
“哎呀,冷你怎么不说!”懊恼的一拍脑袋,萧寒赶紧脱下自己的裘衣,不由分说的披在紫衣的身上,又拉着她冰凉的手,一路往屋里跑去。
披衣,拉手,这些动作都是萧寒下意识而为,根本没有往男女之情上寻思。
毕竟他平日里就比较粗枝大叶,跟愣子小东等人闹起来没个正行,勾肩搭背,脚踹手打都是寻常之事。
所以此时牵着紫衣,他只顾着往前走,浑然没有发现身后紫衣那冻得有些发白的脸,在这一刹那变成了一颗熟透的红柿子。
“他给我穿他的衣服,他还牵我的手……”
闻着身上还带着萧寒味道的衣服,紫衣脸红的几乎都要滴出血来,动作更像是一只牵线木偶,只能机械般的随萧寒进入前厅正屋。
“快坐下,你是不是傻,那么冷怎么不说一声!看把你的脸冻得……”心急火燎的拉着紫衣走到正厅的火炉前,萧寒刚要拉她坐下烤火,突然间又发现有些不对劲。
“咦?你刚刚脸不是冻得发青?现在怎么,这么红?!”
一句话还没说完,萧寒又想给自己一巴掌了。
为什么这么红?还不是自己的爪子一直抓着人家的手不放?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都凝固了!
幸福的味道
知晓原因的萧寒本该第一时间松手,这时却不知怎么,压根就没有放手的意思,而紫衣也没有抽手的举动。
两个人就这样一直牵着手,呆立在那只烧的正旺的火炉前。
“砰……”
屋子角落,一道重物掉落的声音打破了这份凝滞。
“谁!”
听到声音,牵着手的两人闪电般的分开,然后一起往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
在哪里,一个硕大的屁股“嗖”的一闪,就不见了踪影,唯有一只花架还斜躺在地上。
“惨了惨了!怎么撞破侯爷幽会情人?这下子完蛋了,他会不会杀我灭口?”
手里抱着一只花瓶的愣子在园间小路跑的飞快!
此时的他,也终于知道这种扭扭曲曲的小路有什么好处了,它不好追人啊!
说起来,愣子也是背。
本来他只是想溜溜腿,消消食,结果刚来到前厅,就见萧寒拉着紫衣也跑了进来。
大惊之下,他赶忙躲在了角落那里,一边躲着,一边四处搜摸逃走的路线。
好不容易,趁着两人发呆,愣子摸到了后门,刚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溜走,却没想到屁股太大,碰倒了花架。
结果,就变成了这样子:他接住了花瓶,却没接住花架……

km0yk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ptt-1296 夜話展示-gy0rw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很巧,当萧寒的船只来到苏州的时候,差不多也是夜半时分。
不过,又有些不巧,张继当初宿在船上时听到的钟声,萧寒却无缘得听。
有些失落的萧寒为此,还特地找来熟悉苏州的船老大,向他询问关千古名刹寒山寺的情况。
不想,那号称地域通的船老大听到萧寒的询问后,竟是一脸的茫然,直言没听说过还有一座叫做寒山寺的寺庙。
轮回之今生 夏代武
直到后来萧寒连说带比划,又把那极具代表性的钟声搬出来,那船老大才猛然醒悟,笑着对萧寒拱拱手道:
“哈哈,客官说的是妙利普明塔院吧!对!这附近是有这么一个寺院,就在城外五里左右,在寺院中,也确实有这么一口钟!
食 戟 之 我 有 万 界 食材
不过人家那钟,是早晨才敲的!晚上响的,只有鼓!晨钟暮鼓嘛,这是寺院的规矩,没听说过哪个寺院有夜里敲钟的,不怕吵醒周围的人家,让人把庙给拆了?”
“哦?晨钟暮鼓,原来还有这般讲究?”萧寒有些脸红,他之前光听说过这句成语,但是究竟何为晨钟暮鼓,却从未深究过。
“那是!”船老大对萧寒这个大客户很客气,闻言哈哈笑了两声,这才继续借着刚刚萧寒的问话,问道:”咦?客人以前没来过苏州城吧?那是从哪里知道这座妙利普明塔院?怎么又叫它寒山寺?”
“咳咳……我是从树上看的,可能是写书的人把名字记错了吧。”萧寒干咳了两声,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他刚刚猛然想起:寒山寺的名字,好像是因为那两个著名的和尚而来!而如今那两个和尚,估计还不知道在哪挂单云游四海吧?
船老大没发觉萧寒在诓他,闻言一脸羡慕的说道:“都说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果然如此。”
“哪里,哪里!我这不就把名字也弄错了么。”萧寒摇摇头,苦笑一声,然后又与那船老大客套几句,这才起身送他出了房间。
回到房间,中重新坐下。
看着桌子上那一豆烛火,再想着寒山,拾得二位高僧。
萧寒在这一刻,突然有种未来与过去,在此时重叠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妙!
让他原先还存在的丝丝睡意也瞬间消散不见,于是萧寒想了想,索性起身,一边低声念着二人的对话,一面向着甲板走去,想着看一看千年前的苏州故景。
校花身边小保镖
太子 妃 升 職 記 小說
只不过,萧寒没有想到,这么晚了,甲板上依然还有人。
在那盏气死风灯下面,一个俏丽的身影静静的立在那里,夜风吹动她的发丝,一眼看去,有种说不出的轻灵美感。
一品女官:绝色医妃倾天下 完颜七七
“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
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限 至 級
坏蛋之风云再起
甲板中间,萧寒低着头,将这段流传千年的对话念完,这才突然发觉紫衣就在前面,当即大为尴尬!
话说,自从两人在船上发生那起误会后,紫衣这几天就一直若有若无的在躲着他。
而萧寒因为占了人家便宜,心中发虚,自然也不可能光明正大的找她。
所以,当两人在大夜里又突然遇上,萧寒心中的第一个想法不是花前月下,而是想着要不要避开?
“咳咳,怕什么!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踌躇几步,萧寒觉得此时退去,会更显得心虚,于是咬牙挤出一个微笑,装作很自然的样子,上前跟紫衣打着招呼:
“呵呵,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原来我以为只有我睡不着,没想到紫衣姑娘你也睡不着。”
这句话刚出口,萧寒立刻恨不得跳起来给自己一巴掌!
自己脑子宕机了?怎么能说出这句话?这句可是至尊宝调戏晶晶姑娘的话!
此时,此景,此话?自己这不是明着在调戏人家?
反应过来的萧寒赶紧心虚的朝左右看看。
还好,甲板上没有其他人在,这多少让萧寒松了口气。
“嗯?侯爷为什么睡不着?”
前面,紫衣听到声音,消瘦的肩头动了一下,然后缓缓转身,一双美丽的眼睛看向萧寒,目中似乎带着些幽怨。
“哈…哈哈,可能是白天睡多了吧……”
萧寒被这个眼神看着,心里更加没底,只能随口编出个理由应付着,只是他的那张脸,却已经从脖子,红到了耳朵根。
此时的他,哪还有一朝国侯的模样?整个就跟一位有贼心,没贼胆的小偷一样,要是紫衣再多说几句,他非得跳江里不成。
“咯咯……”
紫衣看出了萧寒的窘态,不禁“噗嗤”一笑,在这笑容下,似乎整片夜空都瞬间变得温和了起来。
“侯爷刚刚念得诗很有趣,不过怎么听,都像是一个出世之人的感悟,不像是您的诗啊?”
笑过之后,紫衣很自然的理了理鬓间的发丝,把话题从暧昧,引到萧寒刚刚念的诗句上。
“啊?哦!”
萧寒见紫衣不纠结那段至尊宝的名言,而是说到诗句上,脸上的窘态终于散去了一些,同时也在心里暗暗骂自己,人家一个女孩子都不怕,自己怕个什么劲?做不了禽兽,也不能连禽兽都不如吧?
“不错,你连这个都能听出来,果然厉害!”
自嘲的一笑,萧寒挺起胸膛,上前两步与紫衣站在一起,凭栏远望苏州城内的星星灯火。
重生:史上最强战神
不过两人此时虽然站在一起,却并没靠在一块,中间还留着一个人的空档。
望着城里的灯火,与天上的星辰相互辉映,彻底去了尴尬的萧寒长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开口道:“这是两位高僧的对话,听起来很有道理,但是和你说的一样,它却不并适合我!我一直以为,等待的时间太久,做人应该只争朝夕!”
“等待时间太久么?”
紫衣侧过脑袋,深深地看了萧寒一眼,然后回过头,像是自言自语般说道:“是啊,应该朝夕与争,方才不负韶华。”

44vqs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大唐騰飛之路 起點-1294 着火讀書-6khyh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
安抚了马帮主几句,从他那里得到自己想问的信息。
都市逍遙邪醫 木燃
萧寒紧接着又让人去找了县尉,从已经蒙了厚厚一层灰尘的润州库房中,找到了当初南城的房产地契。
至此,南城产业的主人,已经彻底明了在萧寒的眼前!
不过,就在所有人以为萧寒掌握了这些,这就要行雷霆手段之时。
众神的阴谋
英雄联盟之不忘初心 观海云远
他却突的一收,宛若无事人一般,开始忙着雇佣客船,研究下一站的地点。
南城,似乎已经被他忘记了。
————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寝室美狼
站在甲板上,沐浴着夕阳,看那夕阳余晖将面前滚滚的河水染成血红一片,萧寒突然诗兴大发,当即摇头晃脑的吟诵一句!
然后,然后就忘词了……
“嘶,这诗后面是啥来着?小乔嫁给谁?咳咳,好像没嫁给我……”
boss很纯情:老婆,乖乖就擒
迎着风,尴尬的站了半天,萧寒也没憋出下面的一句,反倒被吹来的冷风,把他的鼻涕泡都快冻出来了!
哎,都怪自己!
当初学这首诗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美艳的姐妹花大乔和小乔,有美女可以歪歪,鬼还记得什么诗文?
“咳咳,下一句嘛,等我再推敲推敲……”
我是校花控 馬君武
绞尽脑汁,也想不起下一句,萧寒只能厚着脸皮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然后看都不敢看周围几人,转身一溜烟的往船舱里跑去。
不过,萧寒的担心似乎是有些多余。
重生农村彪悍媳
在他身边的人除了紫衣,就没个正经文化人,偏偏紫衣还不在甲板上。
于是,那几个文盲看到终于不用陪着家主,在冷风里发什么鸟神经,可以回屋里暖和暖和时。
他们不光没取笑的意思,反而齐齐松了口气,也缩着脖子争先恐后的往船舱钻去。
唯有慢一拍的愣子一边看着江水,一边嘟嘟囔囔的念叨:大江东去?咱这明明是向南吧?侯爷是不是晕船忘了方向?
愣子的方向感没有错,他们此时,确实在向南。
就在在经历过人头事件过后,马老六专程从外地跑回来拜会过萧寒。
等风尘仆仆的马老六确定萧寒没有事后,这才大松了一口气,顺便又把这两天他的工作成果,跟萧寒交代了一下。
船,他已经找的差不多了!
不灭丹皇 箫轻宇
人,也基本都定了下来!
接下来,只需要萧寒给出地点,这支巨型的船队,就可以从各处启航,向那里集结。
说完了这些,马老六还跟萧寒建议:运粮的事,一定要尽早安排好!当春天来临,冰雪消融,这些船就可以借着南风,一路北上,直抵关中。
否则,以运河由北至南的天然水流方向,一路上不知需要调动多少纤夫民壮,才能将这支船队送抵长安。
专业的事情,必须听从专业人的建议!
所以萧寒对于马老六的提议从善如流,当即收拾东西,乘船顺江南下。
————
“王管家,那人今日已经到了南浔。”
就在萧寒与小东一群人挤在船舱中抢着烤着火炉时,润州南城古宅内,一个黑衣劲服的汉子从门外倏然闪入,看到坐在屋里的老管家,连忙对他拱手施礼说道。
“哦?已经到了南浔了?呵呵,速度够快的!”
老管家听到声音,垂下的眼睑抬了抬,突然自得的笑了起来:“看看,这位小侯爷对我们王家,也是忌惮的很嘛!亏我担心了这么久,生怕他年轻气盛,吃不下这口气,要与我们王家开战。”
“哈哈,量他也不敢!”
汉子见老管家心情不错,也跟着恭维道:“王管家,您本就不用这么大惊小怪!咱们王家立足山东这都已经千年有余!
他一个小小县候,出身简末,背后也无家族扶持!只靠刚立国不过十年的小皇帝照拂,怎么可能敢与我们为敌?照我说,您先前肯把那些人头交给他,已经是给足了他的面子,他该感恩戴德才是!”
“呵呵,这些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说了!”提到人头,老管家的脸色微微一变,摇摇头道:“这里毕竟只是家里的一处宅子,又不是老家祖屋。
用几个蠢材的脑袋来了却此事,算不得什么亏赚!不过我今天听采买的下人说,前两日有人跟那些粮商菜贩悄悄打听过咱家的食粮采买,不知是不是……”
老管家这句话刚说到一半,突然戛然而止!随后,他的眼睛蓦然睁大,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那个汉子习惯性的弯着腰,看到老管家这幅模样,正觉得奇怪!突然间,他也感觉出不对来!
四周的房间,好像在震动?
而且随着这震动,还有无数肉眼可见的灰尘瞬间弥漫而出,笼罩在整个房间里!
面前的这一幕实在是过于诡异,老管家与那汉子还没想清楚发生了什么,一声巨大的轰鸣,已经携裹着重重狂风,自前院席卷而来!
“砰砰砰……”
雕花镶嵌的精美门窗在这股狂风下,真如纸糊的一样,连一秒钟都没坚持上,就已经轰然碎裂,化为无数碎屑,倒飞进了屋里!
“怎么回事?!”老管家骇然大吼,可惜他的声音刚一出口,就被淹没在了这道狂风之中,而紧接着,他的身体也被狂风冲的倒飞出去,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轰……”
就在老管家身体落地时,又是一道轰鸣紧随而来!
如果说,上一道只是降临在前院,那这一道,已经结结实实的落在了前屋当中!
爆炸声起,无数碎木瓦片飞溅而去!
原本精美绝伦帷幔随之燃起大火,又被冲击力带起的狂风冲散到四方!
一时间,整个南城老宅,都陷入了一片火海当中!
“不,不!”从地上爬起来的老管家透过残破的门框看到这一切,大吼一声,双目登时一片赤红,宛如外面那升腾的火焰。
顾不上身边被一根木棍穿胸而过,眼看就活不成的壮汉。
也顾不上自己身上密密麻麻,渗着鲜血的伤口!
老管家挣扎着冲到了外面,两行血泪滚滚而下,到了这一刻,他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是王家!这是我守护了几十年的王家啊!!!萧寒,你安敢如此!”
創世遊戲法典 清水小蝌蚪
“轰……”
回应他的,是又一声轰鸣巨响!
“恶贼!”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声嘶力竭的吼出了最后两个字,然后就这样,一步,一步,径直走入了面前的火海!
这一夜,南城,着火了!